第二百八十八章 初賽 1
loading...

“哦?道友可不要後悔。”陸旭看著對方冷冷一笑道。


雄霸哂笑一聲道:“看來你是打算送死了,這一戰,可是生死勿論!我的金剛霸體,也僅僅隻是初成而已,還控不住力。你死在我手裏,可別怨我。”


“囉嗦!”


陸旭搖頭,直接朝著裁判開口道:“可以開始了!”


雄霸頓時氣得麵色鐵青,眼中布滿陰翳,殺機更是深沉。


此時廣場上中,早已是議論紛紛。


“這人是誰啊,這麽狂。”


“我知道,這是大梁城以北颯慶城雄家的人。”


“是啊,我看過他先前的比賽,肉身防禦極其強焊,力量極大。”


“那小子能行嗎?”


“能夠撐過兩三回合,就算保住顏麵了,不算丟人了。”


防護禁製落在了地麵,對麵十丈外的雄霸,已是一聲獰笑,大踏步的飛奔而至。


“不知死活的蠢貨!”


一拳轟至,卻在半途中陸旭剛欲閃身躲避的時候,那雄霸手臂卻又忽然再次伸展,骨骼關節爆響聲中,那雄霸的臂展竟又憑空增了整整一尺,幾乎就印到了陸旭的胸前。


陸旭見此有些詫異,挑了挑眉,而後微微一笑,這時躲閃就有些狼狽了。幹脆是不閃不避,任由這一拳,猛轟在他的胸前。


“給我去死!”


氣勁震蕩,向四麵八方排開,下方青石方磚,再次紛紛開裂。


但此時臧雄霸的臉上,那猙獰之色卻已經全數褪盡,麵容扭曲,滿眼都是錯愕與不感置信。


陸旭立在原地,腳下似乎生了根,不曾後退挪動半步。而胸前毫發無傷,就連衣衫也是分毫無損,隻有衣袂,在氣浪吹拂下,不斷的飄舞震蕩。


也直到近半個呼吸之後,台下諸人這才紛紛反應過來。


“怎麽回事?”


“那小子,他,好像沒傷到?”


“不可能!金剛霸體本就力量奇大,便是練氣期大圓滿的修士,硬接之下也要被一拳打傷,怎麽可能一點事都沒有?”


“騙人吧?怎麽可能還安然無恙?是不是在硬撐。”


“不對,是橫練霸體,這叫陸旭的小子,也有橫練霸體!”


“元磁之力,莫非是那門元磁霸體?而且還是練成了第一層,不可能吧,元磁霸體可是比金剛霸體還要難練。”


台上的陸旭,胸前灰色光暈一個起伏,就將雄霸的拳頭,震得向旁滑開。而後欺身而近,迅若靈猴,氣勢又無比的剛猛霸道,一隻拳頭上,青焰洶湧。


“來而不往非禮也!道友也請接我一拳。”


雄霸發出一聲不甘的冷哼,下意識的,就把左臂護在胸前,意欲擋住陸旭的拳勢。這二人都是修習的體修功法,竟是都沒有激發防禦護罩和法器,隻憑肉身戰鬥。


而後就隻聽‘哢嚓’一聲碎響,雄霸的左臂直接就被折斷,那隻拳頭,也是毫無懸念的就轟在他的胸前。


頓時肋骨凹陷,雄霸整個人似被巨象正麵撞擊,直接倒飛出數十丈外。撞在了外麵的護罩上,這才停下,整個人如爛泥般癱軟在地上。


而整個擂台下,此時再無一絲聲息,大家似乎都有些發愣。


台上的陸旭也是微微一愣,倒非是因被眾人驚奇注目之故,而是遠處被他輕描淡寫擊飛的雄霸,情形略有些不對。


剛才他出手其實不重,雖然激發了青焰,但在擊中之時,就已經收了七成的力量。以雄霸的金剛霸體,最多也隻是輕傷而已,一條肋骨都不會斷。


然而此時此刻,這人卻躺在十數丈外,麵如金紙,再沒爬起來。仔細傾聽,氣若遊絲,似乎霸體已經被破掉。


正錯愕間,陸旭好似想明白了什麽,不禁臉上一陣古怪:“此人倒是有趣,把罩門放在正胸,對手多半意料不到。”


此時擂台下的諸人也漸覺不對,那雄霸的金剛霸體似乎是被陸旭一拳就給破掉了。


從雄霸率先攻擊,到昏倒在地上,前後也就幾個呼吸的工夫,而陸旭自始至終就隻出了一拳就取勝了,甚至法器都沒祭出。


這在這次的擂台上,可以說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了。


而圍觀的眾人,也是看的有些目瞪口呆起來。


“本場比鬥,大梁城陸旭獲勝!”


隨著宣布戰鬥結果的聲音傳來,陸旭嘴角微翹,身形一個晃動間,便出現在了擂台之下。


“嘖嘖,這雄霸是你們雄家的子弟吧。”高台上,一個身著青袍的老者輕笑一聲的說道。


一旁的一個身材雄壯的男子聞言,也是一臉尷尬之色,心中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雄霸此子資質並不差,卻生性狂傲,雖然一身修為隻有煉氣期中期,但如今金剛霸體卻是修成了第一層,憑借其肉身的強悍,對付一般煉氣期後期的修士,取勝的可能性還是頗大的。


但他卻萬萬沒想到,此子卻偏偏將金剛霸體的罩門放在胸口,結果才會出現這種烏龍的局麵。


各個擂台上的比鬥仍激烈的進行著,陸旭隻是找一個角落靜靜的盤膝而坐著,並沒有太過關心他人的比鬥情況。


下午,陸旭又再一次輕而易舉的擊敗了一名手持玉如意的修士,對方這件法器倒是攻防一體,但可惜鬥法的經驗不足,被陸旭憑借經驗抓到一個空隙,一拳便擊敗了。


隨著第二天的比賽臨近尾聲,陸旭見自己今天不會再有比鬥,也毫無興趣看其餘人,就自顧自的回到了盧家。


第三天的比賽依舊緊張的進行著。


不知該說陸旭幸運還是對手的好運用盡,第四場比賽的對手赫然又是一名體修,此人先前幾輪並未遇上肉身比他強悍的修士,倒也頗為幸運。


結果僅僅幾個呼吸間的功夫,這人的護體防禦就被陸旭一擊而破,便急忙主動認輸了。


隨著比賽有條不紊的進行,各分區的情況也逐漸明朗起來,陸旭所在的第十區,目前僅有二十餘人了。


而根據初賽的規則,這第五輪篩鬥,卻是僅有十場兩兩的對決,至於輪空的幾人,則可隨意挑選前十之中任何一人進行一場比鬥,若是勝出,即可取代其前十的位置。


此刻陸旭正站在寫明對戰情況的石碑之前,靈魂力一掃之下,卻發現自己最後一輪的對手,竟然是盧開雲先前所提到的一個需要注意的人。


半個時辰後,第十區的擂台上,陸旭與一名綠袍青年正對峙而立。


一旁的築基期裁判方一宣布戰鬥開始,那綠袍青年便二話不說的一拍腰間,三道黃色的煙霧頓時一卷而出,滴溜溜的一凝後,赫然幻化成三具渾身散發著屍氣的煉屍,且每一具都身著鐵甲,赫然都有煉氣期中期的修為。


隨著綠袍青年一身低喝之下,三具煉屍頓時口中吐出絲絲黃色的屍氣,邁開大步就向陸旭所在方向衝去。


陸旭目光一厲,一催法決,滾滾青焰從體表翻滾而起,伴隨一聲破風聲,兩側青焰一凝之下,頃刻間化作兩條火蟒盤旋而出,朝其中兩隻煉屍激射而去。


四者方一接觸,兩條青色火蟒便輕易的破開屍氣,緊緊盤踞在煉屍身上,周身青焰更是一陣翻滾不已。


兩頭煉屍在青焰之中一滯,竟無法動彈起來。


綠袍男子雖然手上法決連連變換,但被困住的兩頭煉屍無論如何掙紮,都無法擺脫束縛。


綠袍男子臉色微變,但這時,剩下那隻煉屍已然幾個晃動後,就在怪叫聲中躥到陸旭身前不遠處,並驟然一張口,噴出一大股濃鬱的屍氣。


陸旭似乎早有準備一般,冷哼一聲,重重一拳搗出,將屍氣擊的四散而開,並毫不停留的徑直擊向了煉屍麵門。


綠袍青年顯然沒料到陸旭竟絲毫不閃不避還迎麵而上,倉皇之下,連忙想要催動煉屍避開,卻已是不及。


隻聽見一聲整耳欲聾的大喝之聲!


伴隨一股衝天的青色火焰,一隻青焰包裹的手臂從煉屍身體內一穿而過。隨即,手臂上的青焰,在虛空中微微一頓後,便滾滾而凝,朝對麵一湧而去。


綠袍男子見此,臉色一沉,袖子一抖,兩柄骨刃便握於手中,雙手一揮下,一道紅藍兩色的匹練便一凝而出,並“嗖”的一聲朝火焰一卷而出。


虛空中火光一盛後,青色火焰竟化作幾縷火星潰散開來。


陸旭微微一怔之下,雙目一眯,打量起對方手中的兩把骨刃來。


但見其中一柄表麵紅色靈紋閃動不停,有一縷縷火焰繚繞其上。另一柄表麵靈紋,則是藍色的,並正散發著絲絲的水霧。


這對骨刃赫然是一對罕見的水火屬性法器!


陸旭神色一動之下,單手隻是虛空一點。


兩頭火蟒當即猛然身軀一勒,被困住的兩頭煉屍,當即“砰”“砰”兩聲的爆裂而開,無頭身軀立刻癱軟在地。


綠袍男子見此,頓時大怒。


這兩頭煉屍頭顱被毀算是廢了,即使要恢複也不知要在屍氣之地溫養多少年,還不如從新祭煉兩具。


但未等綠袍男子采取何種舉動,對麵陸旭卻已經搶先出手了。


他雙臂一振,再往前一推,兩頭青色火蟒在空中一個盤旋後,便朝綠袍青年激射而去。


綠袍青年見此,口中念念有詞起來。手中兩把骨刃驟然靈紋一閃一陣狂閃,一個交叉並再一分之下。一道藍色水柱與一股赤色火焰一並激射而出。


虛空之中頓時發出一陣“呲呲”之聲。


火焰瞬間圍繞著水柱盤旋起來,化為了紅藍兩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