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靈丹宗
loading...

斷去一臂,古老對陸旭可謂是恨之入骨,在他心中早已閃過好幾個惡毒辦法,要將陸旭折磨夠了才會殺掉他。


“年紀輕輕就能練成金剛不壞神功,你也算是天賦過人了。”


緩緩的舉起了手中的長刀,古老的臉上露出一絲獰笑,“不過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扼殺天才,小子,我會讓人嚐遍人間苦楚的……”


之前古老對陸旭根本就看不上眼,到了二十多歲還沒能練出內力,怕是此生都是一個賣力氣的鄉下小子。


但是此刻古老發現陸旭居然有一身極強的橫煉功夫,這卻是讓他震驚不已,但也不認為對方會是自己的對手。


“是嗎?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陸旭冷哼一聲,也不多言,直接一個箭步就衝了過去,仗著強悍的肉身,甚至不做任何防禦。


“哼,蠢貨。”


古老冷笑道:“看我的真氣外放如何破除你的金剛不壞防護!”


看著像蠻牛一樣直接衝過來的陸旭,古老心中不由升起了一陣快感,刀光一閃,就對著陸旭的右臂砍了下去。


“叮!”


就在古老長刀砍下的時候,他的耳中突然聽到了一聲“叮”聲響,麵色不由大變,右手一翻就舉掌向陸旭胸口爬去。


卻是他真氣加持的長刀斬在陸旭臂膀上,就如同砍到了鐵石一般,奈何不得分毫。


噗噗的兩聲。


陸旭的手掌以及古老的手掌同時擊在了對方的胸口上,隨即就見陸旭隻是微微晃了一下,竟是不能對他造成絲毫的傷害。


而古老則是直接被陸旭這一掌擊穿了胸膛,胸口一個碩大的洞口曆曆在目,下一刻,古老就在這一擊之下栽倒在了地上。


“不……怎麽可能?”古老的雙眼中生機漸漸消散,看著身前那個身影,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俗話說“獵犬終須山上喪,將軍難免陣中亡”,古老從來都沒想過自己能得善終,但是他更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喪身在一個絲毫內力都沒有的小子手中。


看向坡下的一片狼藉,陸旭不由搖了搖頭,那古老渾身的鮮血幾乎都流光掉了,那股子血腥味遠遠的傳出去。坡上已經有狼嚎聲響起了。


這段時間沒人加柴火,那堆篝火也快要要熄滅了,陸旭相信,如果不是那片蔓藤的震懾,恐怕山頂上的狼早就衝下來了。


“沒多少時間了,隻有對不起你們了。”


陸旭皺著眉頭看著其餘十多個護衛栽倒在地上的身軀,忍不住暗歎了一聲,最終還是狠下心,一一走過去捏斷了他們的脖子,就連那老道長天機子也不例外。


隨即又到那兩個帳篷裏,就楊紹葉婷解決了之後,陸旭定定的看了幽暗的樹林一眼,然後直接蒙著頭衝了進去。


剛一進入,陸旭就感覺無數的蔓藤瘋狂的向他卷來,隻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已將他淹沒。


……


與此同時,大崖山上空數千丈的高空之中,忽然,一個閃亮的火球劃破虛空,轟的一聲紮進了密林之中。


黑暗的密林之中,一陣銀色的電弧不斷的湧現,滾滾的銀色霧氣將方圓數裏籠罩的嚴嚴實實。


下一刻,滾滾銀氣漸漸稀薄,一個身著月白色長袍的英俊青年從銀氣中走出,雙眉如箭,麵如冠玉。


“嗬嗬,總算有驚無險的來到了這一界,希望能找到那件東西,要不然可就白白浪費了那顆遁虛破界石了。”這男子輕笑了一聲,隨即感悟了一下周圍的空間氣息,以及天地靈氣,這才臉色一沉的喃喃自語道:“下界就是下界,空間法則竟然殘破到這個地步,不過還好,算上空間法則的壓製,我現在還能有煉氣期初期的修為,足夠了。”


這男子冷笑一聲,隨即身形一個模糊,就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


就在離那片花海的數裏外,一條人影在月下飛奔,朝龍神天宮飛快靠近著。


這正是陸旭。


就在剛才,他依仗自己強悍的身軀,硬是直接用蠻力從那片蔓藤中強行闖了過去,剛一闖過去,他就迫不及待的順著地圖顯示的方向狂奔,


大概一刻鍾後,陸旭精神一振,腳下一頓,身子頓時停住了。


他看到了一處懸崖深澗,深澗上空漂浮著一些白霧氣,似乎和地圖上顯示的很一致,應該不會錯,這就是那龍神天宮所在的深澗。


隻是,站在懸崖邊上望下一看,底下如天坑,無比深邃,絲毫感應不出地底深度!


“這裏真是龍神天宮嗎?”


陸旭有些懷疑,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是,直覺上他卻覺得這裏就是。


如果真的是,這裏是墓地?傳承地?或者幹脆是一處陷阱,裏麵是否有妖獸?或者是危險的陣法?


“不對?”


看著麵前的深澗,陸旭隻覺撓頭不已,不過他可不會傻傻的直接從懸崖上朝前走,萬一下麵真是深澗,那才真冤枉了。


“對了,地圖!”


陸旭忙拿出地圖來,這一次,地圖剛一拿出來,上麵就忽然光芒大盛,而眼前,深澗上空漂浮的霧氣雲團忽然爆發出淡淡的光芒來,一條細細的繩索從雲團延伸,一直到了懸崖邊上,仿若輕絲,從無到有。


“真的存在!這地圖居然是鑰匙?!”


陸旭有點明白了,想必,那盜墓賊也是通過地圖才進入的裏麵。


“那麽,龍神天宮的存在就沒錯了,是真的!”


一切都豁然開朗,陸旭忍不住心情一陣激蕩。


麵前這細細的繩索是真的,這霧氣籠罩的應該是一個隱匿的幻陣,平時將這裏隱藏起來。


深吸一口氣,陸旭將地圖塞進懷裏,雙手抓著繩索,飛快的滑了過去。


……


而兩裏地外的除楊紹葉婷外的四大家族其他兩撥人,甚至依舊在更遠之處的北辰侯府的人,他們都不知道,此刻居然有人先一步持著地圖進入了龍神天宮!


他們如果想趕到那處深澗,估計得明天早上了。


因為天要黑了,而且敵人環伺周圍,他們根本沒法去考慮找龍神天宮,必須先把敵人消滅再說。或者,等他們明天一早相遇,擺明了身份,雙方一切矛盾解開,然後知道了有人設計了這個局麵,估計那時已經晚了


“好濃鬱的靈氣!”陸旭滑過了繩索之後,就走進了一處全部由白玉鋪就的精致小廣場,大約兩百平米,四周有著一些石柱,石柱上點綴著一顆顆月光石,照亮著整片廣場,亮如白晝,廣場正前,出現一個烏黑的大門緊閉的小殿,上方一幅巨型極品羊脂玉雕刻的橫匾:靈丹門。


而這裏到處都是如雨如霧的天地靈氣撲麵,其濃鬱程度讓陸旭非常震驚。


比外麵濃鬱了五十多倍的天地靈氣,如靈氣海洋,直讓陸旭感覺他還在萬靈世界一般。


莫非,這裏有一處靈氣眼?陸旭眼睛一亮,如果有靈氣眼,那就預示著他可以在這裏修煉。


“不對,應該是小聚靈陣?”


仔細一看,陸旭很快發現了蹊蹺,這些石柱上居然都刻畫著一些複雜符紋,整片小廣場上每一根石柱上都有,而整個廣場的符紋是完整連接的,在聚集著天地靈氣。


隻是這裏的小聚靈陣並沒有用煉製的陣具布下,而是刻畫在了石柱上。一般來說,小聚靈陣的布置,用相關陣具最省事。


“在這裏修煉肯定事半功倍。”


不過,陸旭稍一動心後很快冷靜了下來,外麵還有人在朝這邊趕,他們也會進入這裏。他必須抓緊時間將寶物取走,然後閃人。否則一旦和這些人遭遇,他或許得將他們全部殺死才能保守住自己修仙者身份的秘密了。


而他現在沒有禦空飛行的能力,很難保證會不會有漏網之魚。


深吸一口氣,陸旭走過小廣場,走到了小殿前,上前略一觸大門,大門上流光一閃,自己打開了。


“鐵精!”陸旭愕然。


兩扇大門都用鐵精鑄造的,估計有幾千斤,還真是奢侈。


“丹房?!”


回過神來,陸旭將視線轉移到了小殿裏麵,麵積不大,不到一百平米,一目了然,猛的,陸旭眼睛瞪了老大。


小殿中央擺著一張上好紫檀木桌,上麵放著三片玉簡,旁邊丟著一個小玉瓶,寫著清靈散,而周圍,卻有一個丹藥架,有上百個格,而每一格上麵放著一個玉瓶,瓶上標著一些丹藥名稱,數數不下百瓶。


“這就是那家夥進來的地方吧?不過,此人也奸詐,說的不對,沒有什麽黃金像,也沒什麽值錢的寶物,就是一個丹房才對!而且更奇怪的是外麵的匾額上寫的是靈丹門,卻不是龍神天宮。”


陸旭搖了搖頭,不過,這些丹藥,被一層無形護罩保護著,一時還拿不到,必須相應的解法才行。


“不急,先看玉簡!”陸旭壓抑著激動的心情,勉強收回了視力,轉移到了那桌上。


明顯,那桌上的三張玉簡應該有什麽說明的,還是先看玉簡為上。至於旁邊的什麽清靈散,此刻裏麵空空如也,估計被那家夥服用了。不過那清靈散算不上丹藥,服用了之後隻能使人耳清目明,沒什麽作用。


陸旭將幾隻玉簡捏碎,隻見數道光華湧進腦海裏,半晌之後,他的臉色變得極其古怪。


這些玉簡並不是傳承玉簡,隻是一些刻錄了信息的物件,而且直接捏碎就可以,不用具備神識才能查看,這其中一隻,是介紹靈丹門和這一方世界修仙界滅亡的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