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療傷
loading...

“不!”下半邊身子血肉模糊的黃袍中年人不甘的嘶吼道,身形這才倒射出十幾丈遠去。


這位天殘山的長老身為金丹期的強者,但還是有些小瞧了星河沙的恐怖威能,竟然在硬接下,一擊就被斬成了兩段。


他死死盯著眼前的玉玲瓏,臉上獰色一閃即逝,一張口,一團血光噴出,迎風而散,化為絲絲血氣混入了周身彌漫的血霧之中,同時其雙手和臉孔開始異常殷紅起來,轉眼間就鮮紅似血,幾欲從皮膚上噴射而出一般。


黃袍中年人卻恍若未聞般,手中手印捏掐的更加快了幾分,又兩口精血飛快噴出,剩餘的大半邊身子徹底被血霧罩在了其中,變得若有若無起來。


下一刻,血霧籠罩的空間一陣扭曲後,黃袍中年人驀然化為一道血虹衝天而起,隻是幾個閃動後,就到了百餘丈外,再一個模糊後,就徹底消失不見了蹤影。


這時,那擊碎了黃袍中年人身軀的巨大星河,才光芒一斂,重新化為了一團細沙。


不過這團細沙,隨之一聲哀鳴後,表麵的金光幾乎消散一空,變為了銀白之色。


從玉玲瓏祭出星河沙,到黃袍中年人被轟掉半邊身子,再到其施展秘術逃跑,整個過程隻不過彈指一揮間而已。


陸旭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半晌之後一回頭看向玉玲瓏時,卻又是一驚。


隻見是這位美人師傅不知何時,竟然又昏倒在了飛舟甲板上。


見此情形,陸旭無奈地苦笑一聲,正欲俯身扶起她來,卻發現在其臉上黑金之色一陣變幻。


陸旭搖了搖頭,也不知該怎麽救治,隻得大袖一揮下,又衝飛舟打出一道法訣。


飛舟一顫之下,立時黑光大盛,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虛空之中。


……


半日之後。


數百裏外的某個山峰中。


一個數十丈大小的洞府內,洞府之中某處平坦之地上,玉玲瓏正雙眼緊閉的躺著一張石床上,一副昏迷不醒的樣子。


而陸旭在其不遠之處席地而坐,待其全身法力稍許恢複之後,才緩緩睜開雙眼,眉頭微皺的看著石床上的玉玲瓏。


玉玲瓏額頭大冒虛汗,原本在祭出星河沙後黑金兩色不斷變換的臉上此刻卻變得潮紅起來,且呼吸有些急促,身體更是在微微顫抖著.


陸旭見此,目光一閃,緩緩走了過來,一把將玉玲瓏手腕抓起,並將神識緩緩放出,開始沉吟不語起來。


半響之後,陸旭緩緩收回手掌,臉上若有所思。


經過剛才的探查,便是發現這玉玲瓏體內此刻情形十分糟糕,不禁各處經脈錯亂,真元之力嚴重虧損,且發現了一股燥熱的能量,慢慢的侵蝕著五髒六腑,若不加以驅除的話,恐怕後果真不堪設想了。


不用想,陸旭也知道這毒就是玉玲瓏之前服用那團黑金色火焰強行將法力恢複,所遺留的火毒反噬。


但卻沒想到這火毒的後遺症,端的是厲害異常,宛如跗骨之蛆一般。


以金丹期修為的玉玲瓏**之強,居然都無法將此火毒逼出體外,此刻隻能依靠殘餘法力將其強行壓製。而且在其體內還有另一股燥熱的能量,似乎是粉紅色的,散發在其體內,不知道是什麽東西造成的。


陸旭神識探查之後,心中一動。


一道靈光閃爍而出,一枚外形圓潤,宛如玉石般晶瑩,散發著陣陣清香的丹藥,出現在其手中。


大袖一揮,手中的丹藥就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玉玲瓏的口中。


丹藥入口之後,就瞬間融化,化作一道精純的靈氣,遊走在玉玲瓏全身經脈之中。


隨後,陸旭雙目一凝,伸出雙掌,運轉法力,在玉玲瓏的身體數處,連拍幾掌,幫助其將藥力煉化,牽引到火毒所在之處。


原本玉玲瓏體內剩餘的法力,在與火毒勢均力敵的對抗中,維持了一種微妙的平衡,而由於陸旭丹藥所化藥力的加入,這種平衡瞬間便被打破了。


“噗”的一聲。


仍在昏迷之中的玉玲瓏,麵色一白,不由得一張口,一團帶著炙熱高溫的黑血噴了出來。


看來其體內大部分火毒應已被兩股力量合力作用之下,被逼出了體外。


見此情景,陸旭卻大鬆了一口氣,想來暫時應不會有什麽問題了。


隨後,陸旭就一個轉身,在離其不遠之處盤膝而坐運起功法,開始為自己恢複法力。


正當陸旭雙目閉上不到半盞茶工夫,其耳邊卻是突然傳來一陣輕哼之聲。


這聲音,卻是從玉玲瓏口中發出的!


“莫非醒了麽?”


陸旭驟然睜開雙眼,口中喃喃低語道,抬頭向著玉玲瓏所在之處望去。


就在這時。


玉玲瓏剛剛睜開雙眼的瞬間,其身體之內卻猛地爆發出一道靈力波動。


其經脈之中,本已所剩無幾的炙熱火毒,卻在丹藥之力消失的瞬間驟然爆發,接著其體表驟然間紅光閃動之下,一圈圈的紅色光暈狂湧而出,頓時便化作一團熊熊烈焰,將玉玲瓏身體包裹在其中,瘋狂的燃燒起來。


這火焰呈黑金之色,散發出炙熱的氣息,端的詭異之極。


陸旭見此,心中不禁大駭!


沒想到此火毒居然如此難纏,僅僅一點殘留都如此驚人。


然而,就在火焰爆發的瞬間,玉玲瓏身上的白色裙衫瞬間化為飛灰,潔白如玉的身體。就這樣**裸的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看著火焰之中如羊脂白玉般的嬌軀,陸旭一時間怔住了,不禁有些口幹舌燥起來,心中暗道:“不要這樣吧,哥們可還是個處男,你又是我師父,不要逼我做出欺師滅祖的事情啊。”


絕色的容顏配上潔白如玉的肌膚,再加上那光滑筆直小腿,纖細的腰肢,在黑金火焰的襯托下,此情此景實在是充滿了無盡的誘惑。


陸旭心跳猛地加快了幾分,目光深深的被吸引住了,一時間無法自拔,就連呼吸也不知不覺變得急促了起來。


不過也就是這一聲稍重些的深深呼吸之聲,終於讓麵前的**佳人,清醒了過來。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玉玲瓏也是瞪大了美目,同樣怔住了當場,一時間竟忘記了遮掩一下自己的身體。


她麵上一絲羞惱之意閃過後,忽然單手一揮,當即一股金燦燦狂風一卷而開,不但將體表火焰一壓而滅,更是瞬間就將陸旭推出了數丈之外。


而當此風一斂消失的時候,玉玲瓏不但站起身來,身上赫然多出另外一套精致異常的白色宮裝,望向陸旭的雙眸,更是驟然間多了一絲殺氣。


一股鋪天蓋地的恐怖氣息驟然從美人師父身上爆發而出,就宛如寒冬臘月一般,使洞府之中的溫度驟然爆降,隱隱結出冰霜。


陸旭心中一沉,知道這時解釋什麽也無用,苦笑一聲後,正欲回身退出洞口。


玉玲瓏見此,玉臉卻是驀然一沉,袖子一抖之下,當即一道金色飛虹席卷而出。


金芒之中,隱約包裹著一股燦爛的星光。


而陸旭和玉玲瓏之間,不過相隔數丈遠距離,金色星光幾乎一閃後,就到了其麵前,這一擊快似閃電。


“不要這樣吧,我好歹是你徒弟,又不是故意偷看的。”陸旭心中咆哮不已,再想放出防護法器和其抵擋,卻已是來不及了,索性心中一橫,雙臂猛然往身前交叉一檔,同時經脈中法力瘋狂湧出。


刹那間,其雙臂上之上青焰一閃,竟生出了厚厚的一層青色火焰,這青色火焰蘊含炙熱的高溫,宛如一層鎧甲覆蓋在皮膚之上,並瞬間疊加了數層之多。


“噗”的一聲。


金色星光瞬間洞穿其手臂數層青焰而過,留下一個血色洞孔,又一閃的狠狠紮在了陸旭胸膛上。


一道尖銳的碰撞之聲,回蕩在山洞之中,金色星光當即潰散而開。


陸旭隻覺胸前仿佛被炮彈擊中一般,當即一聲悶哼後,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飛出去,並重重撞在了後麵丈許遠的石壁上,讓這整間洞府都微微一晃。


幸虧,之前洞中布置了天門金鎖陣,此時法陣光幕輕輕一顫,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光芒之中符文流轉,將四周牆壁牢牢固定,以至於山洞沒有坍塌。


陸旭強忍著手臂上的劇痛,驀然一低首,這才看到自己胸膛處衣襟已經化為飛灰的殘缺了一大片,顯露出裏麵結實的肌肉,但上麵同樣多出一個手指粗細的傷口,隱隱有鮮血流出。


陸旭見此,頓時生出了一身的冷汗。


要不是他修煉了龍象挪移功肉身極為強悍,恐怕剛才這一擊,真要洞穿其心髒而過了。


這美人師傅已經身負重傷,隨手星辰之力一擊,竟然還有這般大威力,不愧為最玄妙的神通之一。


這時,不遠處的玉玲瓏,見自己一擊竟然沒有得手,也是一怔,但馬上黛眉倒豎而起,單手虛空一點,就又要催動星辰之力。


不過就在這時,這美人師傅忽然麵現痛苦之色的一聲悶哼,嘴角突然噴出一口鮮血,手中所催法決不由的為之一緩。


“不管了,還是小命重要,師傅不師傅的先製服了你再說。”陸旭見此,心念一轉,想都不想的身形一動,就化為一股狂風的從牆壁上一撲而來。


玉玲瓏見此也是一驚,但如此短距離下,根本來不驅使星辰之力,隻能下意識的一隻芊芊玉手衝對麵一拍而出。


“轟”的一聲巨響。


陸旭手臂一動,同樣一掌拍出,兩手正好擊在了一起。


玉玲瓏手掌一顫,但覺自己手掌仿佛拍到了銅牆鐵壁上一般,同時一股驚人巨力從對麵手中傳出,手臂一麻後,身軀不由得向後倒退出了兩步。


陸旭卻隻是身軀一晃,就若無其事的樣子。


對麵的美人師傅大驚之下,再也顧不得什麽,單手急忙一掐法決,體表淡淡金光一閃,就要催動某種威力極大的秘術。


陸旭見此,幾乎下意識的又欺身上前,兩臂一個模糊後,竟一把抱住了正在施法的美人師傅,並驟然發力死死抱緊。


就在身體被抱住的瞬間,玉玲瓏隻覺身軀已微一僵,體內剛剛提起的一絲法力,頓時潰散而開,口鼻間盡是濃濃的男子氣息,讓其驚怒之下,卻不由的渾身發軟,再也提不起絲毫的力氣。同時體內的百花合歡散藥力也上來了,更是一股燥熱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對玉玲瓏來說,被男子這般如此貼身抱住事情,自然是以前想都沒有想過會發生的。


對她來說,自從踏入修仙界,拜入了紫霄宗門下後,便因為修煉資質驚人,被丹陽峰峰主直接收為親傳弟子,全心加以栽培,結果讓其短短百餘年時間,就進階到了金丹期境界,從而名震整個八國聯盟。而其師傅衝擊元嬰期失敗,壽元耗盡坐化之後,更是直接將丹陽峰峰主的位置傳給了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