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亂逃 下
loading...

陸旭一聽此話,心中一動,神識不由的掃了一下,心中頓時一緊。


此時的他的體內確因長途奔馳,且在之前強行通過符籙提速之下,法力消耗了大半,顯然是快支撐不住了。


若是再不顧後果的驅使前行,隻怕會法力不繼了。


思量到這,陸旭將思緒一轉,一拍儲物袋,掏出一顆丹藥吞了下去。


狄卞見狀,麵上一僵,立刻掐訣令腳下黃色飛舟加速趕上,同時繼續以傳音之術勸誘陸旭道:


“看來道友也是聰明人,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何況,我與廣寒仙子其實也算是故交了,此次本想請廣寒仙子去寒舍小坐一會,隻是她心高氣傲,我性急之下又說錯了幾句話。產生了點誤會惹得她一怒之下出手相向,在下無奈之間才失手令她受傷昏迷。實是在下醉心修煉,不通人情世故之過,還望小道友原諒一二。道友依靠丹藥補充法力又能堅持的了多久,難道你身上還有數十顆丹藥不成。”


劉老感到陸旭不理不睬,急忙將條件加碼的提了出來:


“道友盡管放心,隻要你願意停下來,讓在下帶廣寒仙子隨我回洞府,我不僅可以確保你和她的絕對安全,還可以送你一件極品法器作為報酬的。”


見陸旭似乎在考慮自己的條件的樣子,狄卞暗自得意自己這神識秘術的玄妙。


以自己金丹期神識之強,加上此秘術之玄妙,對付區區一個築基期小輩,自然不在話下。


但就在下一刻,他笑容一下凝固住了,接著便臉色陰沉似水起來。


隻見前方的黑色飛舟在一顫之後的速度又提升了幾分,顯然先前並未真受到任何影響,狄卞心中也是一驚,暗道這小子修為雖然不高,但神識卻能如此強大。


他心中那對陸旭的殺心更盛了幾分,決不可讓這小子如此成長下去,否則,日後必將成為自己的心腹大患。


一炷香過後,加速後的陸旭已與後麵的狄卞拉開了足足有十幾裏的樣子,但陸旭臉色卻開始陰沉下來。


在神識一探,他明顯已感到體內法力已經有些後繼無力了,畢竟他的丹藥不是那種專門迅速補足法力的丹藥,跟不上消耗的速度。而且隨著不停的服用丹藥來不及煉化提純,他體內的法力也緊跟著雜駁起來。


眼看著飛舟的速度降了下來,兩者之間的距離在不斷縮小,陸旭沒辦法,隻能一手翻轉,手中又拿出了一顆丹藥,張口吞了下去。


隨之他單足一動,就將自己體內大量法力直接往飛舟內狂注而去。


黑羽飛舟一震後,當即體表黑光一盛,遁速就再次加快起來。


陸旭感受著自己體內法力的宣泄而出,臉色凝重無比,知道如此下去,自己絕對堅持不了太久的。


但眼下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當即暗自煉化丹藥的藥力,咬緊牙關,繼續為飛舟輸送法力。


感應到前麵飛舟速度加快的狄卞縱然一臉的鐵青,但也並不著急,自己這飛行法器雖然速度不算頂尖,但勝在自己法力雄厚,丹藥畢竟非長久之計,自己抓住他已是時間問題。更何況就憑前麵那小子區區一個築基期的修士,不可能有多少丹藥,總有用完的時候。


……


如此二者在空中又是一前一後,持續了半個時辰。


此刻陸旭因為法力損失太大,臉色極為蒼白,雙目神光也變得頗為黯淡。


而此時,那黃袍老者已再次追進了距離自己十裏之內,且再次通過神識秘術不停的騷擾他來。


陸旭在自身龐大神識的保護之下,對狄卞的傳音一時倒也無須理會,不過這時的他,體內法力已所剩無幾,而丹藥的補充根本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難道自己這次真要和一名金丹期強者正麵交手不成?”


陸旭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禁露出了一絲苦笑。


他對自己的實力很清楚,若是自己一個人,在巔峰狀態之下,憑借其各種手段的話,應該還能有不小的逃走的機會。


但若是帶著昏迷的玉玲瓏的話,能在其麵前溜走的幾率,可是實在沒有多少的。


更何況,自己此時的法力也差不多到了快油盡燈枯的地步了。


陸旭心中如此思量著,不禁將心神沉入體內,掃了一眼仍靜靜漂浮在丹田附近的青蓮火種一眼。


萬不得已的情形下,也隻有冒險將體內的青蓮火種激發給予對方最後一擊,但至於後果如何,陸旭心中卻是一點底都沒有的。他知道對金丹期強者來說,自己的極品法器根本就是擺設,目前拿的出手的也就是青蓮火種了。


“怎麽,狄卞還是在緊追不放嗎?”就在陸旭麵色陰晴不定的時候,忽然一個淡淡的聲音從後麵傳來。


陸旭先是一驚,隨之大喜的立刻轉身過來:


“師尊,你醒了!”


隻見後麵飛舟甲板上,原本躺著的玉玲瓏竟不知何時坐起了身子,麵容雖然還是些蒼白,目光仍然冷淡如冰。


“嗯,你做的不錯,我暫時沒什麽事了,這廝竟然至此還不願放棄,看來要讓其真正死心不用些手段是不行了。”玉玲瓏目光向飛舟後方處掃了一眼後,冷笑一聲的緩緩說道。


陸旭聞言,麵上有一絲若有所思之色,但沒有接口什麽。


“你且堅持拖延一會兒時間,下麵一切全都交給我就行了。”玉玲瓏一雙美眸中,晶光流轉的接著說道。


陸旭雖心中有些疑惑,但也隻能點頭答應,單手一掐訣之下,飛舟速度立時加快了幾分。


這時,玉玲瓏卻單手一個翻轉,摸出一個尺許長白色玉盒,表麵貼有一張金色符籙。


就見玉玲瓏袖子一抖,符籙當即飄落而下,盒蓋也瞬間自行一打而開。


‘“嗖”的一聲。


一道火光從玉盒中激射而出,直奔玉玲瓏麵門激射而去。


玉玲瓏不動聲色的手臂一動,一把將火光抓到了手中。


赫然是一團拳頭大小,金黑色的怪異火焰,隻見其不斷的在跳動,火焰的中心一點點黑色的斑點讓人感到有些怪異。


隨即她忽然將手中火焰一口吞了下去,驀然從飛舟上一站而起。


隻見她麵上浮現出一層黑金之色,但身上氣息竟然以極快速度飛快暴漲著,並在片刻功夫後,就臉色恢複如常,雙眸精光閃動,似乎一身法力已經恢複如初了。


這時,不遠處虛空中黃光一閃,一枚通體黃色的飛劍先從遠處一衝而出,一名黃袍中年人隨之駕馭著飛舟一閃而出,身形一個盤旋後,就停在了半空中,但看向這邊的眼神滿是吃驚之色。


玉玲瓏見此,隻是微微冷笑,示意陸旭將飛舟停下來。隨即二話不說的一張口,一道金色光芒頓一噴而出,並一個盤旋的懸浮在身前。


光團之中,赫然包裹著一團金色的細沙,一經出現便微微震動起來,頗具靈性的樣子。


正是玉玲瓏體內所蘊養培煉多年的星河沙!


就在這金色細沙出現的瞬間,一旁的陸旭卻是頓感身邊驀然一寒,附近一陣陣的徹骨的寒意傳來,不禁臉色微微一變,但心念一轉之下,就明白應是周邊的虛空被玉玲瓏所祭出的星河沙散發強烈的氣息牽引所致。


玉玲瓏隻是玉指輕輕一指前方,身前金色細沙突然迸發出一陣耀眼的金燦燦星光,一閃之下便是消失在遠處了。


下一刻,隻見黃袍中年人前方不遠處的虛空之中一陣波動,一道金色星河從中一閃而出,金光閃爍中頓時化為遮蔽小半天空的巨大星河,爆發出磅礴的氣息,引得四方流雲如萬馬奔騰般滾滾而動,迅雷不及掩耳的擊到了黃袍中年人眼前。


黃袍中年人見此情景,倒吸一口涼氣,不假思索的猛然張口噴出一團精血,在空中化作霧狀,紛紛融入到飛劍之中。


飛劍在吸收了黃袍中年人精血之後,驟然爆發出一股衝天氣息,在被法決一催後,赫然也迎風狂漲,化為了六七丈般巨大劍影,並在黃光大盛中,發出一聲淒厲尖鳴的一迎而上。


“噗”的一聲,巨大星河一閃的擊在了飛劍虛影上,當即將其一擊轟的倒飛出去數丈遠去。


飛劍當即體表虛影盡散,體表盡是裂痕的重新現出了原形。


巨大星河卻依舊勢不可擋的,直奔黃袍中年人迎麵轟去。


“給我爆!”


黃袍中年人見玉玲瓏的星河沙,竟然有這般大聲勢,也不禁臉色一白,但馬上又眼中凶光一閃,瞬間打出數道法決。


而倒飛回來到飛劍微微一顫後,當即體表漲縮不定,並在無數黃色符文湧現後,忽然化為一團黃光的爆裂而開。


隻見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後,滾滾的黃色震蕩氣浪瞬間將激射而來的巨大星河卷入其中。


正當黃袍中年人臉上神色略微一鬆的時候。


滾滾氣浪之中突然金光大放,星河沙所化的金色星河眨眼之間便到了黃袍中年人眼前,毫不停留的猛然轟下。


黃袍中年人大驚,隻來及將袖中一口盾牌往上方一揚祭出,但方化為一塊圓溜溜的盾牌後,就瞬間被星河一轟而碎。


黃袍中年人一聲慘叫後看,護體真元連同貼身所穿的一間黃色內甲,都被瞬間一斬粉碎,小半邊身子當即化為了漫天的血霧,漂離潰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