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大亂逃 中
loading...

董原另一手掐訣之下,懸浮在不遠處的大印便是一顫,在一陣紅霞閃動中,大印湧出一股紅色的氣芒,向著赤筱席卷飛去。


就在氣芒卷出的瞬間,董原口中念念有詞,單手掐訣,而後又一口精血“嗖”的射入氣芒之中。


‘去!”


董原暴喝一聲,隨之氣芒在不斷翻滾之中,頃刻間就化作了一個旋轉的氣芒漩渦,在空中一個盤旋繞過小山後,向著赤筱席卷過去。


隨後,他這才身影一閃,避過小山,向著不遠處的飛舟飛遁而去。


感覺到氣芒漩渦中散發的毀滅氣息,赤筱臉色微微一變,身體立刻爆退數丈,而後抬手輕輕一招。


小山滴溜溜一轉後,化作一道光芒激射而回,接著一大片火紅烈焰宛如泉湧,在漩渦氣芒麵前化作一片火海,熊熊燃燒。


隻是待到一切都再次恢複到了平靜之後,董原早已不見蹤影。


赤筱一揚手收回了小山,在麵容一陣陰晴變化不定後,隻能滿臉悻悻之色的原路而回。


……


墨度此刻正盤坐在地麵,臉色十分難看,眉宇間黑氣環繞,隱隱間如一道道斑紋在麵部遊走,十分猙獰。


隨即其右手一張,掌中多了一枚晶瑩剔透的丹藥,丹藥化作一道光芒,瞬間消失在其口中,入口即化,化作一道淡青色的靈氣,湧入到經脈之中。


同時,其雙手掐訣,經脈之中的法力與那淡青色的靈力在控製之下,紛紛與體內滲透進去的氣芒對抗。


漸漸的,渾身氣芒都被逼到了嘴角之處,而這時這些氣芒卻化成了凝聚成為實質,鵝蛋般大小的紅色血塊,發出陣陣毀滅的氣息。


墨度緊閉的雙眼驟然睜開,其中凶光閃爍,就在低吼的瞬間,其渾身微微顫抖。


‘噗‘的一聲。


一口沾染著血液的血塊,噴湧而出。


但是,就當墨度心中微微一鬆之時,那身體之外的血塊,居然像是擁有靈性一般,在空中驟然散開,再次化作一道丈許高的氣芒,呼嘯著向墨度襲來。


墨度瞳孔一縮,心中大駭,沒想到這氣芒如此難纏!


‘給我滅!”


眼中厲色一閃,其右掌張開,一團黑氣瞬間憑空而出,隨後將氣芒團團圍住,氣芒在黑氣之中一陣翻滾,片刻之後終於消散不見。


‘呼”


見此,墨度這才鬆了一口氣。


沒想到那董原大印催動的氣芒這般厲害,深入其身體之後竟是繼續在破壞著其體內髒腑!


正當墨度再次閉眼,準備恢複身體失去的法力之時,人影一晃,赤筱卻麵無表情的突然出現在其身旁。


“人呢,莫非讓他們跑掉了?你是幹什麽吃的。”


墨度雙目猙獰,望著眼前的四尾女子,臉色陰沉了下來,心中想必已是猜測到了什麽,話語中充滿了憤怒之意。


‘哼,不惜大損法寶靈性釋放的氣芒之威,想必你也深有體會,其他的先不必再多說,我替你護法,先療傷要緊。等恢複了法力,再從長計議。”赤筱冷哼了一聲,淡然的說了幾句後,就化為一道虛影的在原地消失不見。


墨度臉色陰晴不定了好一會兒,才雙目再次閉上,開始運功療傷起來。


……


離數百裏之外的天空之中,隨著一聲呼嘯聲傳來,一艘黃色飛舟從遠處某朵不起眼的白雲之中一飛而出。


在飛舟上,一個黃袍中年人掐訣催動之下化為一道長長黃光的向前方破空而行。


在其前方一百多裏處,此刻的陸旭雙手不斷打出一道道法訣,拚命催動著黑羽飛舟向前激射而行。


此刻陸旭臉色極為的難看,他隱隱能夠感覺到後麵的追兵正在不斷的縮小二人之間的距離。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被追上,到那時對方要是金丹期強者話,自己絕不是對手的。


想到這裏,陸旭不禁微微側首,看了躺在飛舟中的玉玲瓏一眼,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這美人師傅身上氣息若有若無,看樣子短時間是無法醒來了。


但奇怪的是,看似重傷的玉玲瓏卻是臉色呈現一種異樣的潮紅,極為的不正常。


陸旭目光一動,又落在了美人師傅肩頭不知何時浮現的一片殷紅,以及甲板上的幾滴血跡上。


玉玲瓏肩頭之傷,當時她隻是通過符籙和丹藥暫時控製了傷勢而已,而先前一番激發潛力的急速飛行,卻讓此傷口再次崩裂而開。


不過,她畢竟是金丹期強者,僅僅借助肉身的強大,也就在陸旭驅舟飛行期間,再次愈合上了。


不過看著這些血跡,卻讓陸旭心念一動之下,想到了一個拖延時間的辦法。


他冒險令飛舟降落,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疊藍色陣旗,而後雙手掐訣,擲出一顆圓珠,化作兩隻傀儡,融入這些陣旗中。


“起!”


陸旭輕喝一聲,雙手之間法決一變,手中陣旗發出一道道柔和的光芒,向著四周散開,在半空之中交織形成了一道玄奧的陣法,隨後落在地麵瞬間隱藏不見,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看到陣法布置完畢,陸旭右手一揮,一張符篆在空中飛舟甲板上憑空出現,再溜溜一轉後,就將甲板上麵已經凝固的血跡盡數憑空攝到符篆中,並化為了一團黃光一飛而下,融入到陣法中的兩個傀儡身上。


他看著傀儡消失的地方,目中寒光一閃,又周身白氣一卷,將法陣氣息徹底掩飾的一幹二淨後,才再次騰空而起。


……


半個時辰之後,一道黃虹閃過,一輛黃色飛舟正懸浮在此地的上空。


飛舟上之人正是一身黃袍的狄卞,隻是此刻陸旭卻早已不見蹤影。


‘嗯?”


狄卞靜靜懸浮在空中,眼中冷光閃爍,不斷打量著周圍的一切,卻始終毫無所獲。


‘怎會如此,明明感覺到此女氣息就在此地……”


狄卞眉頭緊皺,口中喃喃低語,不解的看著手中的一個巴掌大陣盤。


正當他想要轉身離開之時,臉色突然大變起來,渾身氣息猛地爆發開來,飛劍化作一道寒光,瞬間被祭出,環繞其身體周圍。


下一刻,陸旭之前所布置的陣法就此激發開來,瞬間一陣滾滾黑霧的將其團團圍住,黑霧之中爆發出驚人的靈氣波動,而在黑霧之中郝然有著兩個栩栩如生的傀儡。


“該死,此子居然在此地布置下了如此隱匿的陣法!待其被我抓住之時,非要將其挫骨揚灰方,可泄我心頭之恨!”


頃刻間,狄卞眼中怒色一閃而過,開始催動手中飛劍全力應對眼前的陣法。


他方一接觸便立即明白,此陣隻是個純粹困人法陣,並無任何攻擊威能,但越是如此,想要脫困而出也要頗費些手段!


但他畢竟是一名金丹強者,舉手之間便是祭出飛劍,激發了其中的劍氣,化作一片劍影,向著四周劈砍起來。


僅半柱香的時間,在淩厲劍影的席卷之下,陣中的黑色霧氣已是稀薄之極,而那兩個傀儡早已在其含怒之下劈捏了粉末。


而狄卞的身影,也從陣法之中一閃而出,神色陰冷的掃了一眼手中陣盤,當即二話不說的取出飛舟,在空中化作一道黃色長虹的激射而去。


……


正在飛舟上運功調息陸旭,突然感到身前陣盤一陣波動,他一看之下,頓時大驚失色起來。


他先前布置陣法時,特意將一個法陣陣盤拿在了手中,如果法陣被破他立刻就能知道,而此刻這陣盤卻是已經碎裂了開來。


看來那狄卞已經破開了他留下的法陣,此刻正飛快向自己方向追來。


看來對方不愧為金丹期強者,手段也頗為不凡,竟能這麽快時間就識破了自己的傀儡,又破了困陣,追了上來。不過先前他也僅僅是布置了一個簡單的困敵陣法,天門金鎖陣卻是不舍得浪費掉。


陸旭臉上神色一陣陰晴不定起來,最後終於咬咬牙,袖子一抖,從儲物符中掏出一張符籙來。


符篆上有淡淡光華流轉,靈紋排列極有規律,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陸旭眼中肉痛之色一閃而過,緊接著,他目光一凝,咬破舌尖,一口精血便是噴在符籙之上,隨即一手將符籙捏爆,瞬間數股颶風席卷而出。舟身在颶風推動之下微微震動起來,速度頓時比之前快了幾分。


陸旭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這時才感到一陣微微的頭暈,心中不由苦笑起來。畢竟他平白失去一口精血,之前又一刻不停的催動飛舟遠遁。


但還沒等他坐下調息,恢複剛才消耗的精血法力,就再次感到了身後那股強橫無比的金丹修士氣息,就在離自己七八裏的虛空之外。


這個發現頓時令他警惕起來,再次掐動法訣,準備強行提升飛舟速度。


但令陸旭有些疑惑的是,此刻,這股氣息雖然依舊令自己有高不可攀的壓迫感,但似乎比之前柔和了少許。


他還沒搞清楚狄卞葫蘆裏賣的什麽藥,對方自己就主動傳音過來了:


“這位道友,我們何必如此你追我趕,我看你年紀輕輕,修為就如此不凡,想來也是天縱之才,心中實在佩服,不如我們先停下,談談如何?”


陸旭在聞聽這些話語的瞬間,隻覺神識一沉,竟忽然感覺後麵說話的是自己的一個親近之人,竟不由對其產生一種十分信任的感覺。


“不好,這家夥竟然還精通精神秘術,差點真著了其道。”但下一刻,陸旭依仗自己的強大神識,頓時一個激靈的清醒了過來,不禁麵露一絲駭然之色。


陸旭在意識到身後的老者可能用了某種迷惑心智的秘法後,咬緊牙關,左手開始捏起法訣,暗暗催動起龐大的神識抵抗。


見陸旭似乎並未受其影響,狄卞眼中厲色一閃,但語氣卻較之前更加祥和起來,隱隱還透著一絲關切之意:“道友,你這件飛舟的確也非凡品,竟能堅持如此長時間的飛行,且速度還能越來越快,不過老夫勸你,還是先看看自己體內的法力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