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風雲動 2
loading...

“我這倒有一塊高階火屬性晶石,便是上次在一個坊市遊曆之時與一個散修換來的,其中靈力頗為充足,董兄看是否可行?”白發老者毫不猶豫的搶口道,當即取出了一枚約莫拳頭大小的火紅色晶石。


“如此甚好,那某這便開始布陣祭煉法寶。”綠袍中年人接過白發老者遞過來的火屬性晶石後,臉上不禁騰出了欣喜之色。


隻見這晶石表麵紅光閃閃,從中散發出一圈圈驚人的靈力波動,遠非一般中階火屬性晶石可比。


綠袍中年人緩緩退後了幾步,便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臉上露出沉吟之色,目光緩緩掃了一下前方,似在計算著什麽。


突然間其單手猛然一拍腰間儲物符,數道綠光物體從儲物袋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落入了其手中。


郝然是六根通體淡綠色有一些符文的陣旗,有兩三尺長的樣子。


綠袍中年人沒有多想,一張嘴,一口精血噴到了旗杆之上。


頓時六杆陣旗綠光大盛。


接著綠袍中年人目中晶芒一閃,一抖手腕。


手中陣旗便化為六道綠芒直射向了身前虛空之中,轉眼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下一刻,綠袍中年人雙目微微一凝,單手一拋,手中那枚拳頭大小的火紅色色晶石便堪堪懸浮在了前方半空之中。隨即其又一拍腰間的儲物袋,隻見一方紅色的大印浮現而出。


緊接著,一陣清脆的咒語聲,從綠袍中年人口中輕重不一地傳出。


隨之驚人一幕出現了!


那枚懸浮在半空之中的晶石泛出了一圈圈耀眼的火紅色色光芒。


與此同時,無數淡綠色符文從陣旗消失處紛紛湧現而出,並飛快組成一個丈許大的光陣,正好將火紅色晶石圍在中心處的樣子。


光陣在咒語聲中閃爍起來,紅光逐漸將浮現在綠袍中年人身前的紅色大印包裹起來,瞬時間,通體淡紅色的大印變成了有如鮮血一般的通紅。


綠袍中年人見此情景,有些凝重的臉色微微一鬆,不過目中的專注還絲毫沒減半分,十根手指車輪般又是一陣變換,一道道法決打入了光陣之中,被吸納的一幹二淨。


紅色大印在一陣劇烈搖晃後,“嗖”的一聲,向前方激射而出,其尺寸驟然提升了不少樣子。


若說這白發老者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但看到這紅色的大印散發出來的威壓,也不由有些發愣,半晌過後才偏過頭對著綠袍中年人說道:


“這方大印法寶果然不凡,再有兩日便可到那,董兄可要加緊祭煉……”


綠袍中年人聞言點了點頭,赤紅色的臉龐上浮現一絲笑意的說道:


“雖然有了這法寶,但墨度赤筱能將錢伯君打成重傷,此番到應安城,恐怕還是一場惡戰啊。”


“要不是那墨度使了詭計,諒墨度赤筱就算有三頭六臂,也不是這般容易擊傷錢伯君的。我身上帶來了不少的丹藥,隻要能及時趕到,就能保他無事的。”白發老者哼了一聲說道。


“希望如此吧,此番商盟采購之行,我們這一路已經向那商盟三大勢力采購到了足夠多的資源,待那邊事情一了,我們便可一同向聯盟那邊交差了。”綠袍中年人一邊祭煉法寶,一邊目光一閃的回道。


“說到此事,結合不久前天殘山發生的事情,我們以前來商盟采購的修士失蹤的事,料想必是天殘山左光鬥所為了。此人仗著自己金丹期中期修士身份,竟如此血祭我正道聯盟的人,實在欺人太甚。”白發老者冷冷的說道。


“丁兄,還是要以大局為重,目前最重要的是先解決達蘭族墨度之事,省的節外生枝,天殘上左光鬥之事可以後再說。”綠袍中年人搖搖頭的開口勸道。


白發老者麵帶思量之色的沉吟不語,半晌後,才長吐一口氣的點了點頭:


“也罷,此仇以後總有機會相報的,就不急於這一時了。我等現在還要麵對達蘭族的蠢蠢欲動,這次辦事的確不容出半點差池的。哼,都是魔道七宗那群不知死活的家夥開了個壞頭,弄得現在達蘭族也是按耐不住了。”


綠袍中年人見此,心中也是微微一歎。


的確啊,現在北極域可是亂成了一鍋粥了,先是有魔道七宗大舉入侵八國聯盟。達蘭族見此情形也是躍躍欲試,不時的在製造摩擦。


這沒有平靜多久的北極域,恐怕在未來的數年都會戰火連天了。


……


商盟轄內一處不知名的地區,低空中,一襲白衣飄飄的女子正踏在一道金色的星光上急速滑行。


這女子麵色蒼白異常,一點血色都沒有的樣子,但是依然不掩她那絕色的容顏。隻是在其胸口衣襟處,卻是能看到那顯眼的一抹殷紅。


正是被左光鬥追殺一路,駕馭星光的玉玲瓏。


因為身受重傷,玉玲瓏已經無法在高空飛行,隻能勉強在低空滑行。


饒是如此,其速度依然堪稱恐怖,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人就出現數十丈之外。


玉玲瓏回頭望了一眼後方,仍舊看不到什麽人影,但憑借強大的神識,卻能清楚感應到左光鬥依然在十餘裏外不緊不慢的緊隨著,似乎是有些忌憚她的星辰神通,並不敢追得太近的樣子。


玉玲瓏臉上泛起一絲冷笑,知道這左光鬥心中所想,分明是看到她身受重傷還勉強催動法力施展星遁飛行,抱著將其法力耗盡再出手的打算


她想到這裏,一咬銀牙,原本有些暗淡的眼眸中晶光再次閃耀起來,隨即法訣一捏,速度驟然提升,向遠處激射而去。


就在玉玲瓏身影消失不久後,赫然一隻血色圓盤激射而來,左光鬥麵帶一絲猙獰站在上麵,冷冷的望著前方玉玲瓏逃遁的方向,若有所思的在思量著什麽。


“這賤人此去似是那應安城方向,莫非她有什麽倚仗,還是隻是慌不擇路而已?哼,不過莫新穀那廝如今也在應安城主持拍賣會,裏麵正好有三個坐鎮的金丹期修士,正好請他們出手拿下這賤人。”


一閃之下,血色與那盤又破空遠去,對著玉玲瓏緊追而下。


時間飛快流逝。


轉眼間,商盟三大金丹期強者與墨度等人約定的一月之期即將來臨。


應安城中的一處幽靜的閣樓中。


陸旭正盤膝坐於床上,雙眼微微眯著,臉上顯出一絲喜意。


“如今算來,日期應該也快到了,我也該準備一番,才有些把握的。”陸旭這般說了一聲之後,身子一躍而起的落在地上,右手五指一張,手心處多出了幾杆黃色小巧精致的陣旗來,往閣樓內各個角落輕輕一拋,口中念念有詞起來,頓時一個小型迷惑法陣,罩住了此屋。


做完這一切,陸旭稍鬆了一口氣,這正是他在前線戰城擊殺魔道修士得到的一個法陣。


他隨即單手一翻,手中便是多了一道巴掌大小的散發著柔和光芒的圓球。


圓球通體流轉著一道青色的光暈,隨著光芒緩緩流轉,每轉動一圈,光暈便收縮閃爍一下,仿佛具有生命般的一樣。


望著圓球,陸旭瞳孔微縮了下,手上微微一用力,圓球便是被一把祭出,頓時一個人形傀儡就出現在其身前。緊接著,陸旭一拍儲物袋,掏出一張金色的符篆,口中默念咒語,然後貼在了傀儡身上。


……


這日,天尚未亮明,城中的街道、樓閣還被一層淡淡的霧氣籠罩。遠遠望去,如此一幕就仿佛來到了一個魔幻般的城堡。


就在此刻,忽然一聲尖銳的破空之聲從應安城之外傳來,這聲音來得極快,眨眼的功夫就已經近了百餘丈。


隨後,便能看到一隻被白色光幕籠罩的十餘丈長飛舟身影,急速在應安城上空放大開來。


正是一路急速趕來的正道聯盟來援之人。


在白發老者毫不客氣的破開應安城上空的禁空禁製後,飛舟便一路直接闖入應安城中了。


此時城中的煉寶閣的巡邏修士,卻猶如未睹這一切,依舊在自顧自的巡視著街道,但卻不約而同的避開了此飛舟附近。


白發老者一臉肅穆之色,靜靜立於飛舟前部,神識卻在下方不斷掃過。


“終於趕到了。”綠袍中年人丹鳳眼從下方密密麻麻的建築上一掃而過,隨即單手一翻,一個綠色法盤便是出現在她手中。


他寬大的手掌忽然捏起一個法訣,對著法盤一指,隻見上麵綠光閃耀,符文飛舞,一個碧綠色的箭頭一凝而出,正指著應安城遠處的一條街道。


“丁兄,錢長老他們就在那裏了,我們下去吧。”見此,綠袍中年人董原麵上一喜,衝著白發老者丁毅說道。


丁毅點了點頭,董原當即驅使飛舟按法盤所指位置,激射而去了。


……


應安城地下某個寂靜的寬敞石室之內,三名帶著鬼臉麵具的黑袍人,盤膝而坐。


“正道聯盟的人看似已到城中了,距離一個月之約似乎尚有小半日的樣子。”其中一名黑袍人忽然開口道。


“那墨度二人必不會容許他們相會,應會提前出擊,我們是否要出麵阻止一二?”另一名黑袍人聞言,緩緩的說道。


“到了這時,我等還出手什麽,兩方咱們商盟都不好得罪,還是靜觀其變吧。”中間一名黑袍人沉吟片刻後,擺了擺手,向其他二人這般說道。


那二人聞言,互望一眼後,也默默點了點頭。


石室再度恢複了一片寂靜。


……


一盞茶的功夫後,丁毅和董原等正道聯盟眾人已經降落在所居住的房屋之前了。


然而,就在這時,忽然一道黑色身影呼嘯著從一旁房屋中激射而出,“轟”的一聲落地後,化為一個身材高大的獨角大漢,攔在丁毅等人身前。


就在獨角大漢身影剛剛出現不久,又是一道火紅遁光從水晶等人所在房屋之後激射而出,在半空一個盤旋之後,便一落在獨角大漢身邊,化為一個背後長著四條尾巴的紅衣女子的樣子。


早料到二人會出現,丁毅和董原並不覺得意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