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煉體銀針 隕滅之劍
loading...

說話間,楊立一家三人,來到了村頭一塊空地上,麵前一棵百年古樹,張開繁茂的枝葉,遮擋了天上的陽光。


眾人齊齊的站在樹前,就連一向頗有風度的村長,此刻也是低頭垂足,一身傲氣,早就丟在了一旁。


每個人心中都有各自的想法,期待,驚喜,興奮,當然,對於把頭埋在大人懷裏的孩子們來說,還有恐懼。


天上一陣光色變化,老樹也是一陣陣顫動。眾人屏住了呼吸,不敢抬頭,村長看著眼前的巨蟒,高喊一聲:“拜見蛇神!”說著,雙膝跪在了地上。


有了村長的帶頭,眾人紛紛照做,一時間,所有的人都跪在了地上。當然,一個人例外,這個人,依然就是楊立。


嶽宗元雙膝跪在地上,看見身邊的兒子,筆直的站著,頓時臉上一陣驚恐,生怕眼前這個數十丈的巨蟒一怒,他就少了這個兒子。


無奈,單手再拉兒子,這個孩子猶如古樹一般巍然站立,絲毫不為所動。


“孽子,見了蛇神,為何不跪?”嶽宗元一聲怒吼,他已經好久沒有用這樣的口氣對兒子說話了,但是,今天如果不這樣,楊立的生死也就難說了。


巨蟒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一道熾熱的火焰,看著麵前的人,這些村民,哪裏受得了這樣的折磨,虛靈期的境界,就足以將這些人壓為血泥,更別說,加上那道熾熱的眼神。


“老黑,你在搞什麽?還不帶我去參加比武大會,啊!”楊立小聲的叱道。


一眾村民以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楊立,當然,不會少了他的父母。


嶽宗元臉上的怒色漸漸顯露,楊立起先不跪,蛇神並沒有計較,現在,居然口出狂言,仗著自己的偽靈根,就目中無人了。


嶽宗元“騰“地一聲站了起來,一巴掌照著楊立的臉上打去,然而,眾人耳中那聲“啪”聲音,卻遲遲沒有出現。


這使得嶽宗元,用出了全身的力氣,他的手就是停留在了半空中,絲毫不能動彈。


心中驚怒交加,本以為是楊立搞的鬼,打算好好教訓這個逆子一番。


下一刻,他的麵前,卻出現了巨蟒的身影,將楊立一掃,就到了背上。


巨蟒離開的一瞬間,嶽宗元的手才恢複了行動,遲疑,恐懼,驚怒充滿了心中。


“爸,媽,這就是我說的朋友!這下子,你們可以放心了,有他在,我不會有事的,我會風風光光的帶你們回嶽家。”


巨蟒背上,楊立大聲的喊道,一旁的村民尚未反應過來,一日幾十年都不曾見到一次的蛇神,今日,好不容易出現,可是,卻容忍一個十幾歲的毛孩子騎在背上,是誰,都不會相信的。


嶽宗元這才反應過來,滿臉的高興,一旁的王伊嫆,更是流著淚,向楊立揮手。


一旁的村民跪在地上,滿臉的驚訝。


愣子,雙虎和二牛,滿是羨慕的眼神,恨不得騎在巨蟒背上的人,就是自己。接下來,令眾人更加難以置信的一幕發生了。


“主人,我們可以出發了嘛?”巨蟒冷冷的問道。


“嗯,走吧!”楊立和巨蟒之間的一句簡單的對話,卻讓下方的村民,頓時炸開了鍋。


“這是我們的蛇神嘛?”


“這孩子將來必成大器!”


“蛇神就這樣被一個毛孩子征服了,這也太難以置信了!”


“蛇神咋就這樣走了,一句話也沒說!”


各種議論聲讓這個山村熱鬧非凡,從此,茶餘飯後,人們又多了閑聊的話題。


當然,人心詭測,人群中,有不少人,已經開始打著算盤,準備和嶽宗元一家攀關係了。


這也是楊立的一步棋子,他可不想,自己走後,父母在這個村子裏受到冷落,那樣,他還有什麽臉麵,再回來見父母。


在空中的楊立,自然是不知道這一切。


他已經按著先前的路線,向著太機城飛去。


在老黑背上,楊立看著巨蟒送給自己的幾部功法,還有三個被靈力封印的白色氣團。裏麵隱隱約約包裹著一個銀色小劍,一個乳白色小球,另一個氣團裏,是一套繡花針一般的武器,雖然看不清具體的形態,但是,光看那透明的玉盒,就知道這些東西絕對不是凡俗之物。


“主人,試著把手指在我背上擦一下,然後按在靈力封印上。“楊立的耳中,傳來了老黑的傳音。


“好,我試試!“說話間,楊立一根手指從巨蟒的背上劃過,些許疼痛感從手指處傳來,楊立一機靈,收回來手指,這時,已經來不及了,一滴血液直直被靈力封印吸附過去,穿過看似無形的靈氣團。


這個氣團,巨蟒在自己法力全勝的時候,全力一擊也沒有撼動絲毫。


如今,看著那點血液竟好似無物一般穿過,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也隻能暗罵楊立的前世太狡詐。


就在此時,楊立的周身忽然一道靈力保護罩升起,空中順勢多了一根根銀針,外麵的巨蟒,隻覺得渾身一輕,再看去,楊立整個人就消失了。


它搖了搖頭,懸浮在了空中,將身體最大化變化,防止楊立從哪個空間掉落下來,萬一沒接住,掉到了地上,憑借楊立的**,一灘肉泥是最輕的。


楊立周身被一根根銀針包圍,散發出陣陣寒芒,快速吸收著楊立身上僅有的靈力,一開始,楊立並未在意。


但是,隨著時間變化,楊立臉色也是越發的難看,身上的靈力消耗一空,銀針絲毫沒有停頓,向著一處空間飛去,天轉地旋,一道道精純靈力被一根根銀針快速吸附,化為己有。


隨著空間靈力的消耗,銀針也壯實了幾分,寒芒更加驚人,銀針吸附靈力的速度,慢慢減弱,最終,幾十根銀針化為了一根,陡然間一聲寒嘯,向楊立飛馳而來,楊立未來得及做任何反應,就被穿體而過,胸部留下一個眼睛大小的洞口。


楊立一驚,那可是心髒,現在,恐怕已經爆裂了,可是,現在的自己,卻是活生生的坐在這裏,甚至,看著血液從心髒處流過,也沒有任何的痛感。


銀針並未停止,換了個方向,繼續從楊立的身體穿過,漸漸地,速度越來越快,楊立隻能看到一道道幻影從身邊飄過,他的肉身,就少了一塊,從心髒,向下身走去,不過,隻是去掉了皮肉,血管骨頭卻是絲毫未傷。


楊立試著站了起來,紅色的血液,順著血管向著心髒流去,心髒正“撲通撲通“的跳動著。


一切正常,銀針還在穿梭,隻剩下楊立的頭部,乍看上去,就像一個沒有皮肉的厲鬼,滿身布滿紅綠色的血肉,和血管,恐怖之極。


這時,銀針一聲厲嘯,空間隨之扭曲,一股聖威彌漫開來,天地之間靈力朝著楊立的身體湧去。


楊立痛的一聲悶哼,隨之雙眼失去了光澤,直直的被空間靈力包裹著,倒了下去。


這般大的靈力怎能是他肉身可能承受的,就算煉體期強者,也會瞬間爆體而亡。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