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靈根外放 巨蟒再現
loading...

“我們沒事了,原來那是蛇靈,我們的山神,我們居然見到了真正的山神了,我要回家告訴我的父母。”說完,頭也不回得,朝著家的方向,跑了。


愣子一向沉著冷靜的樣子,如今,這般高興,讓幾人有點有些不適應。


二牛雙虎也是一樣的興奮,經曆了生死的考驗,兩人的膽子又大了不少,至少,不會看見大蛇就唰的一聲跑開了。


反觀楊立,不緊不慢,不急不躁,但是,冷靜的麵容下,藏不住的,是一顆興奮地心。


隻要有了偽靈根,至少,自己可以做到很多基礎的功法,強化自身,保護家人,不是問題。


“今日之事,勿傳他人!”楊立頭腦中,老黑的聲音一遍遍的提示,聲音越發短小,化為一絲回音,消失在楊立的腦袋裏。


隨即,楊立邁著輕盈的步伐,回家了。


雙虎二牛相顧一笑,各自奔散。


“爸,媽,我回來了。今天沒砍到柴,不過,我有了比砍柴更好的寶貝!”楊立高興的聲音中,掩飾著心底的悲傷,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父親母親,一同出來,看著滿臉笑容的楊立,摸了摸他的頭,父親嶽宗元笑著看著楊立:“什麽驚喜啊,比砍柴還重要!”


嶽宗元知道,兒子楊立不會無的放矢,小時候的教育,讓他無論什麽時候都會保持鎮定,現如今兒子的狀態,完全是興致飛揚,絲毫沒有一絲鎮定的意思,看得出來,兒子確實很高興。


楊立反手在大腦上一拍,一道菜青蟲大小的藍色偽靈根顯現出來。


嶽宗元看到後,滿臉的震驚。不過,震驚之餘,細看上去,這不是真的靈根,表麵溢出的靈力並不充實,隻是一根偽靈根罷了。


嶽宗元鬆了口氣,要是真的,他們現在就可以回到太機城了,隻是,這樣一來,一家三口安靜的日子,也就到頭了。


嶽宗元看著兒子楊立,意味深長的話語卻咽在了肚子裏,硬生生沒有說出來。


因為,兒子自從離開嶽家後,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開心過。


他不想因為自己的幾句話,卻打攪了一個原本該嘻嘻哈哈,大聲笑著的孩子的最後一點童真。


楊立似乎看出了父親的心思,略微沉吟後,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爸媽你們放心,兒子我已經長大了,會保護你們的,決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你們,一個凶狠的眼神也不能有。”


嶽宗元幾十年的閱曆告訴他,兒子說的這些話,不過是一句玩笑罷了,不過,他確實看出了一絲端倪:“兒子,你現在長大了,有什麽話想說給我們聽嘛?”


“爸媽,其實這次,我回家的目的,是來向你們辭行的,我既然都長大了,也就應該有自己的想法,按著自己的目標去做事,我也該出去闖蕩一番了,呆在這裏,就算在長大,也不會有任何進步的。”楊立一字一句,說下了這番話。


一旁的楊立母親王伊嫆,雙眼滿是淚水,多半是高興,小部分是憂。


高興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思想了,難過長大後,就要與兒子分別了。


十幾年的母子之情,豈是一朝一夕,隻言片語就能遺忘的?王伊嫆還欲說話,一旁的嶽宗元擋住了她,將她擁在懷裏。


“既然楊兒長大了,就隨他去吧!想來,他能這樣和我們說,肯定也是做了萬全的準備了。”懷裏的伊嫆輕輕地點了點頭,兩道淚水無聲滑落,打濕了嶽宗元的肩膀。


“好了,不說這些了,既然兒子要走了,我去做些吃的,算是給兒子送行了。”王伊嫆擦了擦眼角的最後一滴淚,拂袖離開。


楊立看著母親離開,握住了父親那厚實的手掌,和父親來到了院外,在木桌前麵做好,一父一子,聊天劃地,規劃人生。


老仙山上:巨蟒洞。


黑白巨蟒看著滿洞的,被純白色靈力禁製包裹的寶物,功法,丹藥,不住的歎息。


“變了,全變了,整個人,連氣息都變了!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恢複記憶,幫我進階實靈期,脫離準靈蛇,成為真正的靈蛇,我還想早日化蛇為蛟,成為真龍呢!想想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去看看!”


一手一掃,幾團白芒被收入身體,黑白巨蟒穿過那麵靈力所化的幻化禁製之牆,一絲輕微的靈力波動,來到了外界。


頓時,外界方圓百裏的風聲,流水聲,甚至空中飛過的小鳥振翅之聲,也絲毫不差的落入它的隻有兩個黑洞的耳朵。


老仙村:楊立家。


“這孩子,真不讓我省心,不到十二歲,就想出去闖蕩,憑著一個偽靈根,隻能淪落到被人欺負的份。”說話的,正是王伊嫆,不過,雖然這麽說,也絲毫不能掩蓋對兒子的擔心。


但是,王伊嫆說的,卻都是實話。至於她口中的欺負,在修玄界,並沒有誰欺負誰的一說。


這個世界,強者為尊,一切的前提,都是實力。


實力弱下之人,隻能被殺,或者認人為主,侍奉一生,最終魂飛魄散,不帶一絲遺憾的離開。


“孩子,一個人出門在外,一定要小心,有什麽事情,自己解決不了,就回家,我們會等你回來!”王伊嫆留下這句話,轉身不再說話,雙手不斷的擦拭臉上難以控製的淚水。


“兒子,時候也不早了,早些趕路吧!”很少有人能像嶽宗元這樣,趕子出門。


不過,其中的辛酸,恐怕也隻有嶽宗元自己知道吧!


拍著楊立的肩膀,嶽宗元不再說話,三人之間,一時間,竟難舍難分,血肉親情,豈是簡單的道別可以割斷的?


“爸,媽,其實,我不是一個人,我還有一個很厲害的朋友,有他在,我不會有事的。很快,我會讓嶽家的人,在你們麵前低頭認錯,然後,風風光光的將你們接回嶽家,太機城城主,嶽家家主之位,定時我父嶽宗元!”


楊立意誌堅決,絲毫未曾改變,剛才的興奮之情,已然由一臉的嚴肅代替。


“嗯!”嶽宗元滿意的點了點頭,事實上,他是為楊立的第一句話感到高興。


有個朋友,總比一個人出去讓人放心。


至於第二句話,嶽宗元連一點思考的想法都沒有道:“不知道你那位朋友在哪?可否讓我們見上一麵。”


王伊嫆也是一臉茫然,從來也沒有聽楊立說起過,自己有這麽一個厲害的朋友呢?


“不用等了,我在這裏!”一聲如雷霆般的聲音,從遠處高空傳來。


傳入老仙村每一個人的耳朵,所有村民聞言,皆是滿臉驚喜,紛紛放下手中活計,循著聲音的源頭,向村口集合。


這個聲音,自然是巨蟒發出的。


他被這一方百姓稱作蛇神,保佑著這一方百姓平安。在人們心中的地位,自然是極高的。


一聲傳出,村口已經擠滿了人,都來一睹真神之顏。


“兒子,看來你暫時是走不了了,走吧,與父母一同去看看那條蛇神的真身。在這裏住了三四年了,也不曾見過,今日,正好一睹!”


說話間,嶽宗元拉著楊立和王伊嫆,三人一路小跑,一刻也不敢耽擱,來到了村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