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獨龍之見 破界之梭
loading...

“獨龍師兄為什麽這麽急著叫我出來啊?”楊立頗為不解,疑惑的問著。


“等你到了就明白了,這次,怕是麻煩了,也不知道家裏那邊準備的怎麽樣了,能不能抵擋得住這沫氏瘋狂的攻擊!”


金沫獨龍一心念叨著家裏的情況,隨即,速度越發快,因為戰力不敵。


金沫獨龍的實力雖然不及楊立,可畢竟,聚氣期滿的階段確是明擺著的。


遁光速度自然不會慢,楊立隻好緊緊跟隨。


“我們這樣,要飛到什麽時候去啊?”楊立又是問道。


“對了,我來之前,父親可有一個家族重寶賜給我,我倒是把這個忘了。”


金沫獨龍說話間,手中出現一個白色小船。


“破界梭?竟然出現在這個小子手裏,不可能吧?”


寂冥珠內,鬼王感應著周圍的一切,自然也發現了這個突然出現的東西。


“這是?”楊立看著麵前小船,極為精致,細看下,竟能隱隱約約看到其中的一道道符文,不斷變幻著位置,交錯之下,形成一個個玄妙的圖案,又快速的消失不見。


“這是破界梭,不過,是個仿製品,成功大半,就差最後嵌入符文了,可惜,一直沒有找到最後的撕裂符文,也就算是個失敗品了,不過,速度倒是奇快,絲毫不比聖人之速慢!”


金沫獨龍笑著解釋道,似乎極為自豪。


“哈哈,當真可笑,聖人,還有速度嘛,一般都是穿來穿去的,你要是能比得上,我就認你做主人!哈哈,心智太年輕啊,太年輕!”


鬼王笑著,是真的被這金沫獨龍的話語逗笑了。


是啊,真正的聖人,直接一個滑步,就可劃開千裏,甚至是萬裏的空間,一步就可到達大陸的另一端。


“師弟,我施法過程中,千萬不要打擾,也要注意這周圍,小心被人偷襲啊!”金沫獨龍傳音給楊立。


“放心吧師兄,盡管施法!”楊立也傳音道。


“好!”金沫獨龍一個答應,也不再管楊立,直接將手中白色小舟放在口中,任由其漂浮著。


口中念著晦澀難懂的法訣,小舟越發變大,變大,整體顏色也由之前的乳白色化為淡白色,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舟身的一道道符文閃爍著,交錯相通。


“好東西!”楊立看著其中的符文,不自覺有些感悟,深陷其中。暗自誇讚一番。


“感應空間位置!”金沫獨龍腦海中,金沫城的場景出現。靈舟一個閃動,似乎是找到了方位。金沫獨龍一個閃身,進入了其中。


“師弟,進來!”金沫獨龍對楊立傳音道。


楊立也是一個閃射,進入了其中。楊立隻覺得眼前一亮,身體之間各色光芒交錯,竟是來到了這靈舟內部。頗感好奇地楊立左顧右看,時而用手觸摸,金沫獨龍一聲命令,靈舟在原地消失,以一種難以用肉眼查看的速度,飛快向前飛去。


“這可真是好東西,獨龍師兄為何站起身來,怎麽還不開始呢?”楊立問道。


“已經到了啊,快出來吧!”金沫獨龍率先走出了靈舟,楊立緊接著,疑惑的看著周圍場景,似乎極為懷疑。


“不用看了,這裏就是我金沫氏的城池,不過,卻是南北城的交界處,如今正是緊張時期,師弟可要小心了。”金沫獨龍好言提醒楊立。


楊立輕點了點頭,隨即也不顧金沫獨龍的勸告,向一方飛去。


正要全速飛行,卻被一雙大手緊緊抓住了身形,回頭一看,正是金沫獨龍師兄。


“你再跑,我可就不敢保證你的安全了!”金沫獨龍傳音道。


“為什麽?這裏難道不是金沫城嘛?”楊立滿心疑惑不解,似乎對那個靈舟有所懷疑,也對這個地方有所好奇,正欲飛去一看究竟,卻被這金沫獨龍一個大手拉了回來。


“你看!”金沫獨龍說話之時,一道靈力打出,看似平淡的一擊,並沒有像想象中的那樣,一直向前方飛,而是在前方數十丈處猛然轟散,化為陣陣靈力向四周飛去。


轟擊之處,一張透明的靈線若隱若現。楊立頗感好奇,也是同樣的一道靈力打了出去。


同樣的一幕再次出現,不過,同時出現的,還有一聲怒吼:“大膽!”


楊立被這聲音嚇得一哆嗦,頓時原來位置有所偏移。


“滾!”金沫獨龍同樣一聲回道。


“小的不知是公子本人和好友在此,多有冒犯,還請見諒!”


那道聲音再次傳來,不過,比起第一次,卻是溫和了不知多少。


金沫獨龍輕笑著點頭,也不再管事。即轉身給楊立講了起來。


“這個,便是我們金沫城的南北分界線,你剛才已經闖入了南城區域,難保會不會有人再次駐守,我便將你強行拽了回來。”金沫獨龍細細的講到。


“倒是我心急了,剛來此地,難免心生好奇,便是想到處走走。多有冒犯之處,還請師兄諒解啊!”楊立也知道了自己的錯誤,當即傳音道。


“楊立師弟要是對我這金沫城有興趣,師兄我自當做主,明天便帶你到這城內逛逛,也讓師兄我盡盡地主之誼,也算是感謝師弟的大恩了!”金沫獨龍笑著對楊立說著。


一想起金沫孤雲那難看的臉色,就覺得滿心興奮,不由得對楊立越發感激起來。似乎兩人的關係也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那就依師兄所言,明日便到這城內一逛,好久沒出來了,更是幾年都沒有去過大些的集鎮了,也不知明日之行怎樣!”


楊立一番感慨,自從被族裏淨身驅逐後,就再也沒有回過那裏,自然也沒有去過其他地方了,更別提逛集了。


“現在時日已晚,我還是先給師弟安排一間像樣點的客房,休息便是。”


金沫獨龍說著,就率先飛離原地,楊立緊緊跟隨。


“到了,師弟的住處便是這裏!有什麽要求盡管提,在這裏,我說了算的,師弟大可不必客氣,隨意便是!”


金沫獨龍笑著,一番問話,楊立也隻是含糊蓋過,絲毫沒有提及任何要求。


“可有人在此?”金沫獨龍帶著楊立進入了這家店內部,直奔樓上,卻無一人在此。


“掌櫃的出去了,想住房還是想吃飯,住房已經沒有空位置了,飯菜也都賣完了,客官還是明日早點到此便是。”


一個聲音從樓上傳出,顯然是一個小孩童的聲音。


他每說一句話,金沫獨龍的臉色就愈發難看一分,這不是給他丟臉嘛,堂堂一城之主的兒子,出門在外,更是自家城內,都沒有一個人出來歡迎,豈不是太過分?


“老板滾出來!”金沫獨龍一聲怒吼,頓時整個小店的花花草草都有些震顫。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