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平分賭資 兩年之約
loading...

“諸位,按照本院的規矩,你們的賭戰共有八人參與,共有賭資八千枚青龍幣,本院抽取其中的百分之五的稅,也就是四十枚青龍幣,其餘的你們自行分化。可曾有什麽質疑?”


彪形大漢見眾人皆是沉默,隨即點頭。


說話間,就隨手抽取了其中的四十枚青龍幣,隨即轉身離開。


“虧本買賣啊!”


金沫獨龍笑著,看著金沫孤雲和文傑兩人,像麵粉一樣白的臉,滿身爽快,似乎剛才打贏他們的,就是自己。


“獨龍師兄,還請勞煩將剛才各位的賭資如數奉還給他們!”


楊立麵容冷竣,甚是有一股紳士風度。


“這就來!”


金沫獨龍拿起桌上的幾千枚青龍幣,向眾人走去。


“這個玄武幣,就送給我吧,我想,王氏小姐不會介意的!”


楊立說話著,拿起其中最為顯眼的玄武幣。


那一枚,可是相當於一千枚青龍幣啊!


楊立開心的拿著,直接扔到了儲物袋內!


“喂!為什麽這樣對我啊?”


王曉嘉揮舞著小拳頭,似乎極為不服氣,對楊立的好感再次消失。


“因為,我喜歡!”


楊立看著王曉嘉的臉,後者頓時升起一團紅暈,兩手有些不知道該往哪裏放。


“它!”


楊立似乎是在變戲法,另一個手裏,拿著那枚玄武幣,認真地放在額頭上,閉上眼睛。


“哼!不理你了!”


王曉嘉轉過了身子,極為失落,沒想到,她心裏如此完美的男子,竟然還是個好財的人,不禁悵然若失。


“好了,一分不少的按照原數都給發完了,就剩下這麽多了。”


金沫獨龍剛才雖然一直認真地發著錢,可心思,卻一刻也沒有離開楊立,一直關注著楊立的一舉一動。


“這是剩下的兩千九百六十枚,你看著處理吧!”


金沫獨龍將手中錢幣放在了原桌子上。


“獨龍師兄,這是你的一千,再多給你二百枚,算是謝謝你給我的鼓勵,沒有你的鼓勵和信任,我也不可能贏得這麽輕鬆!”


楊立輕笑著,一眼就分出了一千二百枚青龍幣,放在了一邊。


“這二百六十枚,就交給各位,隨意分取!”楊立說著,再次劃開一部分。


“至於這一千五百枚,王氏小姐,我想你應該不會拒絕吧?算是我對剛才的冒失賠禮道歉了,也感謝你,讓我見識到了這玄武幣的樣子!”


楊立笑著,看著一旁還轉著身子,不知道表情的王曉嘉。


楊立怎麽可能沒有見過玄武幣,隻是口頭這麽說著罷了!


“給我的,一千五百枚,你確定是給我的?”


王曉嘉滿臉歡喜,看著楊立確認的眼神,飛撲向那一千五百枚青龍幣。“這次,我又可以買很多的糖了,哈哈!”


“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金沫孤雲在一旁冷言打擊道。


“我看你是屎坑裏跳高,過分(糞)!”


金沫獨龍毫不猶豫的回擊道。


“你,好,好,很好!我沫氏記住了,金沫獨龍,你就等著吧!諸位告辭,文傑公子,告辭!”


金沫孤雲兩手恭恭敬敬的拜道,隨即不等眾人在說話,轉身獨自離開。


“慢走不送!小心踩到屎!”


金沫獨龍頗為得意,似乎能打擊這個自詡天才的蠢材一番,就是他最大的樂趣。


“各位,我們王氏兩年後,會有一場大型的試煉會,也是我的che:n-g人禮,希望諸位能到場參加!曉嘉我在此感激不盡。”


王曉嘉當即決定,發出邀請給各位,既然都認識,也沒有什麽好隱藏的。


“我們到時候一定到場!也不知道糖糖公主,可有合適的伴侶選擇?”金沫獨龍好奇的問道。


“未婚妻,到時候可別羞澀噢!”文傑滿臉賤氣看著王曉嘉。“到時候,我一定會來的。”


“這個,暫時還沒有!不過,我會等的。”


頓了頓,王曉嘉看著一眾人,直接忽略掉了那個文傑。


隨即再次對著楊立開口:“特別是你哦!這位楊什麽公子!”


王曉嘉滿臉紅暈,眾人哪裏能不知道她的心思,隻是笑著,也不說話。


“我叫楊立,你也可以叫我本名嶽易星,這個什麽糖糖公主!你放心,兩年後,我一定到場,說到做到。”楊立笑著回應道。


“哈哈,當真幽默,有趣啊有趣,看來二位有戲啊!”


“是啊,提前祝二位快樂了!”


一眾人笑著調侃道。


“哼,囂張什麽,兩年後,我讓你給我跪著認錯!為你今天所做的一切認錯,收你為我的奴隸,專門給我擋死。還有這個愛錢不認人的人,嗬嗬,到時候,讓你知道什麽叫後悔!”一旁受到冷落的文傑,在心裏這般說道。


“諸位,我有事,家族裏傳喚,先走一步!”文傑強壓住心中怒火,憋著一肚子氣,離開了。吹起一旁櫃台老者的白須,和案上賬本。


“如此修養,難成大器者!”


“唉,可惜了,空有了這一副好皮囊,和驚人的世家背影,卻無半點修煉大道的修養,真是可惜啊!”


白須老者一番歎息道:“眼前這個白袍的年輕人,倒是似乎有一番修為,明明隻有聚氣初期的實力,卻可以碾壓同階高者,也是個難得的人才了,恐怕是前途無量啊!所謂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


“我們有事,也走了,各位告辭!”金沫獨龍說完話,拉著楊立胳膊迅速離開,不等楊立反應,已經來到了門口。


“二位慢走,歡迎下次再來!”門口兩個護衛彎腰送楊立和金沫獨龍離開。


“沒有下次了!”金沫獨龍一邊趕路,一邊回應道。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般火急火燎啊!前麵的兩位,第一個出來的時候,直接讓我滾。這第二個,更是可恨,竟然讓我去死!現在這兩位,態度也這麽凶狠,老馬,你說我到底做錯了什麽啊?”年輕護衛說道。


“時間長了,就會習慣的,誰沒有這一步啊!記住,水低方能為海,人低才能為王!”另一名年齡略大的護衛說道。


“說的也是啊,下次換個話教育我好嘛?這個什麽水低為海,人低為王,我都聽得不想聽了,就不能換個嘛?”年輕男子似乎極為不服氣,沒事挑事道。


“遇順境,處之淡然;遇逆境,處之泰然!”頓了頓,繼續說道:“這次的咋樣,比上次的可好多了啊!”年齡略大的男子開口道。


“你們還想不想掙錢了,不想掙錢就滾,在這裏跟個雞一樣,嘰嘰喳喳的,讓我怎麽掙錢啊,掙不下錢,把你們給上麵交啊!這個月再掙不夠錢,我把你們送出去招客去!”


一聲傳音緊接著來到。


“是是是!”“下次不敢了!”一老一小兩護衛連番說道。


“這個掌櫃的,一天也不見出來,就知道掙錢,掙錢,也不知道有多少錢被他拿去了,一天到晚都是掙錢!沒救了,沒救了,整個就是一錢罐子啊!”年齡小的護衛在心裏說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