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打狗焉用 刺人之劍
loading...

“賭戰要按照賭資多少,從中抽取百分之五的利息,作為本院損失,另外,一枚白虎幣方可進入鬥亂場,請幾位熟悉規則後,方可開始!”


又是一聲傳音,轟擊著每個人的心神,其中的警告之意,再明顯不過。


“這真是......”楊立苦笑著搖頭。隨即,口袋內掏出一枚白虎幣,扔在了桌上。


店掌櫃看了楊立一眼,就不在有所作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進去。


看見楊立先進去,隨後又跟進去了兩個人,這長胡子老者摸了摸腦袋:“一個打兩個?這年輕人什麽來頭,竟然惹著了這兩位貴客!”


隨即輕笑,手一招,鬥亂場的門隨即變的模糊起來,逐漸消失。


“一旦交過錢,生死由天定,與本店無關,鬥亂場開啟,捏碎了信符,自然會出來,信符也要錢,不打擾各位。勝者免收費!”


熟悉的傳音,熟悉的場景,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錢!


楊立看了看手中信符,隨即放在了儲物袋裏,不再動作。


“可以開始了嗎?”


楊立冷冷的看著麵前兩人,一個狡詐無比,滿臉狡詐之氣,看著就想打上幾拳。


一個冷漠無比,像一團寒冰,又像一把**,收攝了渾身殺氣,竟有種美態。


“看我映雪鞭!”文傑一聲輕吼,手中白色長鞭擦著楊立衣服而去,衣服留下一個長口。


文傑心驚,楊立隻是一個換步,身形就離開了原地:“不錯,很有感覺,逼我動用實力,你很厲害。”


“雕蟲小技!看針,寂滅之針,去!”


楊立手指一翻,手中不斷有銀針飛出,向著文傑的腦袋射去。竟是不留絲毫餘地,就要將那文傑置於死地。


“還有我!烈焰之掌,降天服地!”


金沫孤雲一個閃身,手中紅色火光大放,整個手臂如一條燃燒的火爪,直接抓向楊立。


“五鳳劍,擋!”楊立一聲怒吼,頭頂金光大放,五鳳劍祭出。


飛速旋轉的劍身,猶如一根梭子,穿透一切。


就見火色大手一個下抓,交鋒之下,竟發出劈裏啪啦的響動聲。


無論大手怎樣攻擊,總能被五鳳劍本體抵擋,劍尖還不時給火色大手留下一個小坑,金沫孤雲用盡全身力氣,卻也是無能為力。


“可惡,竟然打不過!”


金沫孤雲滿臉怒氣,顯然不知道楊立實力如此強悍,硬是接下兩人連番攻擊,卻是遊刃有餘。


“再來戰!寒冰之手,撼天動地!”


這金沫孤雲自恃體攜水火雙靈根,實力絕對強悍。直接施展最強招式,水火合體之式。


“水火交融,相克相生,水火化手,千變萬化!”金沫孤雲聲聲輕吼,顯然被楊立逼到了絕路。


“不錯,居然能夠將水火融合,看來我還是實力太低,日後定要好好參悟一番。”


楊立暗自評論,也反省自身,不覺已被那水火之手近身。


“寂滅之針,本體出,萬物破!”楊立手中金針金光大放,直接朝著水火之手轟擊而去。


“再吃我一鞭!映雪鞭,化物無形,去!”文傑手中長鞭瞬間在手中消失,化為丈許長劍,直接刺向楊立身體。


“嘭!”楊立隻覺得胸口一悶,整個人向後倒射出去。


原地空留下一根根銀針,和一把金色的五鳳劍本身。


“好機會!”楊立整個人倒飛在口中,身後靈光大放,瞬間消失在原地。


“先試試我這風體之效如何,應該有點掌握了,足夠施展開了。”楊立一個閃身,出現在文傑的身後,一把血色長劍。


“隕滅之劍!”“刺!”


文傑隻覺得身後冷風襲來,未曾作何反應,胳膊上就多了一道傷口。他暗罵楊立狡猾,直接捏碎了手中信符,身形消失在原地。


楊立身形一頓,出現在了原地。“跑的倒是夠快,沒有重傷他,算他命好!”


楊立隨即冷笑的看著麵前的金沫孤雲:“我說,你家主人放棄你都逃了,你還在這裏死命糾纏啊,果然夠忠誠,給你一個呼吸考慮,是去是留,要不,我不介意在你身上留下點印記,甚至是,嘿嘿!s-a人滅口!”


楊立一聲冷笑,就見對麵金沫孤雲收了冰火之掌,立即離開原地。


空間波動之下,楊立的身形,出現在門前,一個跨步,就出現在了室外。


“來了!”一眾人看著最先走出來到文傑,手臂上,殘留著點點血痕,麵色煞白,顯然剛才一戰,力氣絕對消耗了不少。


緊接著,金沫孤雲大搖大擺走了出來,好像那場戰鬥與他無關一樣。


雖然瀟灑,卻也掩蓋不住臉上怒氣,臉色同樣慘白,費勁力氣拚命的神通,卻被楊立的一把劍輕鬆擋下,對他,絕對是最直接的打擊。


最後,房間門打開,楊立輕鬆的走了出來,看著一眾驚慌失措的表情,楊立滿臉的笑意。絲毫不將幾人剛才的選擇放在心裏,卻是閑步走向了賭桌。


“這些錢可都是我的?”楊立轉身問道。


“是你的,都是你的!”金沫孤雲幾乎帶著哭腔說著。


“師弟果然沒有讓我失望,某些人可別哭啊,這可是正規的賭局呢!”


金沫獨龍大笑著,抱住楊立,以感謝楊立的出手。


“師兄客氣!”楊立剛說完,就發覺現場氣氛不太對勁,一看才明白,他正緊緊地抱著金沫獨龍的身體,兩手還不斷地在金沫獨龍的背上蹭來蹭去。


“哈哈,這個,那個......”


楊立正在思考該說什麽,眼睛一掃,正好看到了桌上的錢:“師兄,這些錢,一分不少的還給人家,我們隻要他們的。”


楊立指了指一旁臉色極為不好的金沫孤雲和文傑。


“好!”金沫獨龍說著,就要拿錢,發給幾人。


“慢著!誰說這錢是你們的?我們還沒有從中抽取利息,請稍等片刻。”


又是那個熟悉的傳音,楊立苦笑搖頭,這個地方,以後還是別來了,整個就是一個錢罐子啊。


一個彪形大漢,不緊不慢的走來,走路的姿勢,頗像一位貴族世家裏的小姐,小碎步,和他的身形極為不符。


“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的王曉嘉再次笑了起來。卻是頗為不舍得看了楊立一眼,仿佛麵前的少年,有一種特殊的親切感,和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感覺。


“不計錢財,不服壓迫,不與世俗之人計較,就是嘴上功夫有些厲害,和我一樣。似乎,很是那般。”


王曉嘉自言自語道,隨即小臉微紅:“哎呀,我在說什麽?我這是怎麽了?”隨即轉過身去,不再言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