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呉洲危局 大漢告言
loading...

“敢問前輩,晚輩愚鈍,未曾想起在哪裏見過前輩,不曾有絲毫記憶,前輩可否指點迷津,以解晚輩心頭之惑!”


楊立看著眼前大漢,渾身很是不舒服,卻是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總覺得在哪裏見過,卻是想不起來。


定睛看去,卻是連實力也無法發覺。


“你不知道我,我卻知道你,三百年前,你可是以一己之力,救了數十萬人的性命啊!”


彪漢說著,不由投射出點點感激之色道:“也是那次,你救了我一家,我發誓要報答這個恩情,卻不曾想,這一等,就是幾百年。”


楊立摸了摸頭,絲毫不解,顯然並不知道其中的經過。


“來來來,不想了,不想了。你不記得我,我卻是識得你身上的氣息。我這千年靈茶,可是不等人啊,特來與你一飲,敘敘舊。”


壯漢一臉笑容,真把楊立當成親人。


“這,前輩,正所謂無功不受祿,前輩這般待我,讓我如何償還?”


楊立心中雖然驚疑,卻也是有了幾分猜疑。


從那天晚上,那一大段記憶輸入身體後,他總能時常回憶起前世的一些事情,不過,都是些殘碎的記憶罷了,沒有能夠聯合起來的記憶,也隻能等待記憶複蘇的那一天早點到來。


“我們邊喝邊聊,你要的情報,就是我!”


大漢心情很好,麵前坐著的,正是數百年前救了他命的恩人,三百年不見,如今,意外相見,怎能不激動。


“也好!”楊立點了點頭。就見大漢打開了瓶蓋,一股靈力飄散,楊立隻覺得洗了一口氣就像修煉了幾天一般。


“好東西!”楊立一番默默讚歎,不覺多看了這大漢一眼,無限好感頓生。


能這般對待一個未知身份的“救命恩人”,這大漢,倒也是爽快之人。


大漢做了自我介紹,隻是說自己名叫慕沁鑫,在慕沁城做點小生意,讓楊立到了慕沁城找他便是。


之後,粗略的講述了一番楊立救自己命的事情。便開始了演講。


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整整一個下午,楊立都沉浸在太機城的曆史中。聽的最多的,便是嶽家老祖嶽霸天如何收服整片城池,如何一己之力擊敗各方來敵,又是如何平定外族入侵。


說的楊立滿臉羨慕之情,倒也頗為之興奮,仿佛自己就是嶽霸天,正指揮著一個不足千年曆史的城鎮修士,與一方曆史萬年的城池大戰。


說到這幾年的變故,大漢連連歎息。一提起鬼族,大漢就滿臉憤怒,大罵鬼族,滿嘴毒咒,似乎是和這鬼族有很大的仇恨。


楊立自然不會多問,隻是默默的聽著,記著一切。把鬼族這幾年的所作所為記在心裏,等著和鬼族交戰那天,一舉還回去。以解心頭隻恨,也算是告訴了其他城地之人,嶽家並非因為嶽家老祖嶽霸天的坐化,就無人掌權,這太機城,依舊是嶽家之地。


其他家族膽敢來犯,定將有來無回。


至於嶽家幾位長老和家主,楊立倒是不擔心了,因為他們還知道嶽家所有的秘密,隻要口風緊,就不會擔心有生命危險。


唯一讓楊立放不下心的,就是嶽家大長老嶽宗興,和楊立父親嶽宗元是親兄弟,那是從小看著楊立長大的叔叔,也是楊立在嶽家除了父母外,最親近的人。


“算了,不想這些了,還是問問這鬼族那封寫著:鬼族總部進攻在即,你我需聯合製敵。的信,是怎麽回事吧!”楊立一拍腦袋,隨即明白了方向。


楊立用手指蘸著被擱置在一旁的待客茶,快速的在桌子上寫著:鬼族總部進攻在即,你我需聯合製敵。


“鑫叔可知道這幾個字的意義?”楊立看著大漢,想知道些什麽。


“什麽?這是......”大漢遲疑一秒後,迅速反應過來,抓著楊立的手,就問道“此事可有別人知道?”


楊立雖然做好了被質問的準備,但還是被這大漢抓的滿臉汗水。


“鑫叔,這個,本是一封信,店小二說是送錯了地方,之後你就來了。我就知道這麽多了,鑫叔,這個,是不是?”楊立指了指慕沁鑫抓得死死的手臂。


“哈哈,這個倒是我失禮了。”慕沁鑫放開了楊立的手臂,隻見抓著的地方,鮮紅的血液,仿佛隨時失控就要流出來。


“此事說來話長,既然是小五給的,自然無須擔心,隻是,這是什麽意思呢?”大漢撓了撓頭,隨即接著說道:“恩人無需擔心,此事自然不需你多問,我們這些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們會有招對付他們,隻要敢來,保證將他們碎屍萬段。”


“好了,我也該回去了,這次任務完成,回去後,不知道要多久才能來了。能再次見到楊兄,我真的非常開心,楊兄有日去我那慕沁城,一定要找我,盡盡地主之誼。”說完話,不等楊立回話,大漢緊了緊白袍,就轉身離開了。


“果然做事雷厲風行,說來就來,說去就去,絕不拖泥帶水。”楊立這般評價著,隨即猛然起身,看著手中傳音玉符:“師弟,師弟在嘛,到眾觀院一聚。到之後,直接報我名字,自然有人接待。”


“眾觀院,獨龍師兄果然有些手腕,竟然能來這眾觀院。”楊立心裏自然清楚,這眾觀院的地位。想來這金沫氏的金莽獨子,也有資格入住這眾觀院了。


這眾觀院,就是為了方便各族聯係溝通的地方,隻要有族內出示的證明,就可以隨意進出,無人阻攔。每個族裏,都會有一個像眾觀院這樣的地方,裏麵有美酒音樂,靈茶美女伴舞,可謂一個享樂的好去處。當然,價格也是貴的讓人直叫娘。


“找金沫獨龍!”楊立說話之時,已經來到了眾觀院中,看著這裏豪華的建築群,似乎又回到了嶽家城地,想起來記憶中的那段快樂的時光。


“十八號客房,走過拍賣廳,後麵便是!”眾觀院老板看著楊立一身白色打扮,腰裏一把紅色長劍,讓脖子上那顆黑色珠子更加明顯。明顯不是個善茬,也不想多說,他知道這裏不允許私自鬥法,如果鬥法,會被禁製狠狠的折磨一番。


當然,事情也不絕對,櫃台旁邊就有一間隔出來的房子,不受禁製束縛,有什麽私人仇怨,隨意使用。


出了人命,也沒人說你。


死在這個房子裏的人,已經不能統計了,一人死,另一人就會將那人的東西收入囊中,直接從側門遁走,倒也不怕別人惦記。


自然,錢是不會少要的,眾觀院的主旨就是:用你身上的錢,買你身上的樂,隻要有錢就好使,沒錢你就滾出去。


我們的理想就是坑你點,坑你點,再坑你點,你的錢,是我們唯一的目標!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