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金沫獨子 試煉之約
loading...

“你所言不錯,這金沫城確實是兩家合並所創,不過,聯合之勢已是萬年之前,人族剛到呉洲天地時的事情了。”


“到如今,聯合大勢已去。兩家互相擠壓,外邊看似平靜,實則內鬥不斷。經常發生低層戰鬥。這不是,今日以對我高層部族動手了。”金沫獨龍看著楊立靜靜地聽著,絲毫不為所動。


“至於我,乃是金沫氏,金城之主金莽獨子金沫獨龍,雖然你我不是同門,但你也可以叫我一聲獨龍師兄。”金沫獨龍話語一轉,向楊立說明了身份。隨即又問道:“對了,師弟,你可是從未提起你的名字啊,說來聽聽唄!”


“我,嗬嗬,來曆普通,本是嶽家城主嶽霸天第十八代嫡係子孫,本名嶽易星。現如今,被驅逐出族,成了野山浪子一個。無名無份,換名楊立。取老祖之母楊氏之姓,又是重立門戶,便是以楊立自稱了。”楊立絲毫不以為然。


“早就聽聞太機城城主嶽霸天之威,今日聽聞師弟如此一說,便覺太機城短短千年內,人口地域規模迅速發展,不是運氣,而是真正的實力崛起啊。師弟絕對前途無量,前途無量啊!”金沫獨龍一番捧成。


“那師弟為何被驅逐出族啊?難道是因為上代人的恩怨?”金沫獨龍隨即問道。


“是啊,老祖有令,從他那一代算起,三代內嫡係一家無靈根者,即被驅逐出族,保留族權,可是,沒有實際意義可言。”


“沒有靈根之人出現,那就是一紙空文,任何作用也起不了。”楊立頗為抱怨這製度,深知此製度害人不淺:“等我一日回到家族,登上那族主之位,定要廢掉這害人的製度。”


金沫獨龍卻是心中一震,太機城之地,本是一片荒地,卻被嶽家老祖短短千年內,整理的有井有條,實力暴漲,直接威脅其他城地安全。


曾一度占據呉洲中心腹地霸主地位。就連呉洲最西部的金沫城,也頗為忌憚。就連占據呉洲小部分土地的,呉洲最大聯盟,最南部的皇甫明盟,更是和太機城城主主動交好,要求聯盟,卻被一口拒絕。


敢拒絕整個皇甫明盟的人,在呉洲,一個指頭都數的過來。


那可是勢力龐大,情報網絡遍布呉洲各個城地的超大型聯盟,說是呉洲第一,也不為過。當初太機城城主一口拒絕,著實讓皇甫明盟三位盟主暴怒,連番攻打之下,卻是節節敗退,最終,在文清城城主和賀均世家家主的調節下,才停戰。嶽家的實力,由此可見一斑。


“獨龍師兄,不知道你要參加那試煉,是何意?”楊立也對這試煉很是好奇,能讓一城之主之子都為之舍命爭奪,其誘惑之大,可想而知。


“師弟要不要和我一起,我一路上也有個朋友。再者說,參加了那試煉,隻要能成功進入文清城,成為城內護衛,好處,可是多的超出你的想象。”


頓了頓,金沫獨龍再次看向楊立:“師弟說是被那家主逐出家門,原因是沒有靈根,可師弟修為連師兄我都難以察覺,莫非是?”


麵前師弟也是個陰靈根的妖孽?這個念頭在金沫獨龍的心中萌發。


從小,金沫獨龍就不受父親寵愛,就連旁係家族也對他冷眼相看。


可自從前幾年一場變故後,他的土極夾雜一絲半點木極陰靈根被發現,這才一躍,地位迅速上升,父母對他關愛有加,家族更是把他當做族主似的,整日跟在身後,生怕他受到半點傷害,家族四大護衛,都任由其調遣。


“陰靈根嘛,不錯,師兄你說的不錯!莫非師兄也是陰靈根之體?看來,我們能遇到,也是緣分啊!”


楊立雖然臉上平淡,可心裏,未免有些震驚。


這陰靈根,哪是那麽容易出現,並且被發掘出來的。


“師兄我乃是土靈根,夾雜半點木極陰靈根之體,敢問師弟是何種陰靈根?”金沫獨龍輕聲問道。


“師兄請看!”楊立說話間,放出了水極陰靈根。


“水極陰靈根,還是純極,竟然不帶絲毫雜質,師弟果然好體質。有此靈根,師弟此後修仙路,定時順暢無阻。”


金沫獨龍滿臉震驚,下巴伸到極致。純極靈根,意味著什麽,他當然知道。


頓時,與生俱來的優越感,被楊立一個動作狠狠的抽到了一邊。再無絲毫高傲可言,隻是覺得自己先前的話太過愚蠢。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楊立體內,此時還有另外七根純極陰靈根整齊的排列著,散發出各自特有的光芒。


如果一起放出,恐怕這金沫獨龍被嚇死的可能都有。


陰靈根之體,本就是萬裏甚至是百萬裏出一個,能不能被發現,還要看機緣,幾乎就是億萬分之一。


而純極陰靈根,根據傳言,隻有上古時期,一位人族大能之士,同時擁有八根純極陰靈根,帶領人族征戰諸魔族,一己之力硬生生從魔族手裏攻打下一個星球。


帶給人族繁衍生息的條件。此後,一位八極同體的陰靈根之士都沒有,甚至是一位純極陰靈根之人都沒有出現過。


這就好像是原本已經發臭的雞蛋裏,孵化出了生命。而且,還不是一隻小雞,卻是一隻小鴨子。概率是何等之低,不用多說。


“倒是師兄唐突了,讓師弟見笑了。”金沫獨龍打個哈哈道。


閉口不提此事,轉而問起楊立身世。楊立自然也毫無隱瞞,如實訴說。好友難尋,知己更是難覓,不加把握,隻會是錯過。


兩人在簡陋的密室裏暢談許久,頗有一番相見恨晚的感覺。


“師弟,那你和師兄一同參加文清城試煉的事,就這麽說定了。我可就算是你同意了啊!”金沫獨龍緊緊握住楊立的手。楊立笑著點頭,和這獨龍師兄一番快談,他對這試煉之地文清城也有了向往。


“兄弟小心,有人來了!”鬼王直接對著楊立一聲呼喊。


楊立瞬間警惕起來。一旁的金沫獨龍卻是著實嚇了一跳,四處尋找這聲音的主人,卻是半點結果也沒有。


“師兄不用怕,這是我二哥。”楊立拍了拍金沫獨龍的肩膀,示意他能安靜下來。


“二哥,出來見見我這剛認的師兄吧!”楊立給鬼王慢慢悠悠的說道。


“不了,我還要鞏固境界,就不出去了。不過,要是有些人敢對你不敬,我定然不饒他。”


鬼王的聲音如陣陣轟雷在洞府裏回蕩。金沫獨龍麵色一黑,知道這話是給自己說的。可他也說不上什麽,畢竟,和楊立剛認識,對他的性格也不熟悉。時間長了,是人是鬼,自會顯出原形。


“金沫獨龍,狗雜碎,還不出來受死,今日是我第五次出手,若是你還有口氣,就別躲在地底下,跟個王八一樣,有種出來,咱兩決一死戰,是雄是雌,一戰便可見分曉。”地麵之人直接對這楊立洞府一聲巨吼。


金沫獨龍心中一震,同時臉色一沉。


“去你娘的!”不等金沫獨龍開口,楊立已經是絲毫不示弱的還擊一句。聲音中,帶著心神之力,還有滾滾怒氣,想來那地麵之人定然不會好過。


滿口狂言,更是大罵躲在地底的金沫獨龍是王八,那一旁的楊立是什麽?王八的師弟,二王八嗎?冥滅鬼王又是什麽,王八的二哥嗎?他這一句話,罵的可是所有人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