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真是回靈聖藥
loading...

若非有高級內甲保護,獨角獸這一下非得讓周揚重傷倒地不可。


但內甲對鈍器的防護較銳器要差一些,內甲能擋住利器的刺入,但鈍器是靠力道傷人的,所以內甲對獸尾的防護隻是減弱了攻擊力,但餘下的力道還是將他的肋骨打斷了。


獨角獸原來是橫著撞過來的,龐大的肉身落在地上,便有了幾息的停頓


待它調整好身形之後,周揚已與它相距十數丈了。


周揚之所以奔向佟憐雪的方向,是因為她此刻正處於極度危險之中,被那頭獨角獸的連番進攻逼的已毫無招架之力。


三道劍光劃過夜空,直取獨角獸。


正在狂攻佟憐雪的獨角獸意識到身後的危險,急忙停下攻勢向一側急閃,同時憤怒的回頭望去。


“師姐,快走”周揚大叫。


解了佟憐雪之危,他不再耽擱,撥腿便向坡下跑去。佟憐雪見機,也迅速逃向另一個方向。


而另外三個戰團也出現了相同的情景,飛影見勢不妙,也是邊打邊撤,使出渾身解數逃竄。


殘餘的兩名百宗山弟子實力也不弱,雖然受傷頗多,但還是硬挺了下來,亦是邊打邊逃。


但他們的速度比不上周揚三人,所以逃跑的方向並不是天雷場邊緣,而是前方的戰團。


這兩人打算將妖獸引到混戰的一方,再欲乘機逃走,是典型的禍水東引之策。


若是周揚見到,非得氣出個好歹來不可。


五頭高階妖獸豈能罷休,緊追不舍。


周揚邊跑邊吞服了一把丹藥,一路灑血向前狂奔。


但獨角獸的速度比他還快,本來有十數丈的距離,但此時已追至十丈以內,一道光柱從獨角之中噴射而出,直取周揚後背。


他早與此獸周旋已久,對其噴射光柱的聲音再熟悉不過,身體急急的閃向一側。


那道光柱貼著他的衣角掠過,擊在前方的黑石之上,瞬間碎石崩濺,響聲震天。


周揚毫不停留,揮手劈落飛石,繼續向前掠去。


獨角獸怒吼著狂追,它的天賦神通也是極耗妖力的,並不能連續使用,不然的話兩個周揚也躲不過去。


就這樣邊打邊逃,離天雷場的邊緣越來越近。


這此期間,周揚便甩出了大量風刃符等攻擊類靈符,雖是中下級之物,但遲滯一下妖獸的速度還是可以的。


進入秘境之前他也帶了不少,不過僅是這一路便用去了大半,存貨已然不多,而且僅有數的張高級火靈符也已耗光。


不過總算沒白用,森林中的巨樹已是曆曆在目,周揚咬牙堅持著,全力狂奔。


然而全盛之時也鬥不過獨角獸,何況現在身受重傷之下,還未到雷場邊緣,周揚便被追上了。


沒辦法,他隻能轉身迎戰。


靈力已漸枯竭,便是持劍的手都有些顫抖,但此時再不拚命,自己便要隕落在片天雷場之中。


周揚意念一動,一把黃靈丹出現在手中,將其全數吞下,而後舉劍刺向獨角獸。


不過服用黃靈丹恢複太慢,遠水解不了近渴,但他不得不吞服,能恢複一點是一點。


妖獸長角向前一挺,硬生生將暴漲了一大截的赤神撥開,隨後猛刺。


周揚無力還擊,隻能後退。


獨角獸得勢不饒人,一步便追至周揚身前,揚爪向下拍落。


周揚無奈,隻得硬撐著將藍天錂祭起。


利爪拍在藍色光罩上,雖被擋了下來,但光幕卻閃爍不已。


非是藍天錂不強,而是周揚的靈力已盡枯竭,支撐不了了。


獨角獸連續三爪,藍色光罩終告破裂,不過倒也擋下了這波攻擊。


然而周揚卻是一口鮮血噴出,身體差點栽倒。


本來他還有一次神識攻擊的機會,但此種情況下卻是不敢再使。


因為此時身體太過虛弱,三次用完之後,他的神識和靈魂都有一個虛弱期,再加上身體的不堪,即使能阻止一下獨角獸,但也是必死之局。


連退數步,周揚欲再取黃靈丹,不過神識所至,卻是落在那須臾寶盒之上。


意念一動,一株綠色竹狀植物便出現在手中,未及多想,他張口便咬下了一截吞入了腹中。


既然黃靈丹短時間內解決不了問題,那便試一試此物。


左右也是處於生死邊緣,死馬就當活馬醫了,即使不頂用,那麽死前也得嚐一嚐這種剛得到的寶物。


在身形暴退之際,周揚覺得腹中一熱,隨即丹田處便出現了一股暖流,這股暖流迅速的散向四肢百骸和奇經八脈。


片刻之後,周揚內心狂喜,因為自身的靈力竟然在迅速的增長著,比服用黃靈丹要快了數十倍。


這一口下去,隻幾息的功夫,靈力便恢複了約三分一強。


這,這居然是回靈聖物


有了靈力,周揚的速度瞬間提升了倍許,再次與獨角獸拉了一定距離。


周揚又張口咬下,將一節植株吞下。


數息過後,靈力再次恢複了三分之一。


還未待一株綠色植物沒吃完,他的靈力已恢複到全盛。


隻是他身上傷口太多,靈力不能過分凝聚,可用的靈力隻有八成左右,但這便足夠了。


赤神向後猛揮,數道赤色劍光襲向緊追而來的獨角獸。


獨角獸一頓,閃身避過,周揚撥腿再逃,距離近一步拉大。


終於逃入了密林之中,周揚開始圍著巨樹繞起了圈子,企圖甩開獨角獸。


然而此獸乃是在森林中成長起來的,速度自是不比周揚差,一追一逃之間便是半個多時辰。


周揚也來不及辨別方向,邊打邊逃,不知不覺間便跑出了百裏之遙。


那頭獨角獸也並非妖力無限,此時也已累的不輕,身上還挨了幾道劍光,雖然不重,但受傷之下追了這麽長時間,不禁有些氣餒,同時暴跳如雷。


它心中甚為不解,這個人類小子哪來的那麽多力氣,好象用不完似的,居然比它還厲害,這還追什麽追。


又過了盞茶的功夫,氣喘籲籲的獨角獸,無奈的望著了周揚的背影一眼,隻得停下了腳步。


“終於甩掉這家夥了”周揚發覺那頭妖獸沒有追來,這才長長的出了口氣。


不過他沒敢就地停下,又繼續向前狂奔了了半柱香的功夫,這才停住身形,簡單處理起身上的傷口來。


此時已近黎明,天色卻更加陰沉,風也大了起來。


周揚處理好傷口,又服用了一枚補氣丹,天空中突然劃過一道閃電,隨即便是霹靂之聲。


“要下雨了,那天雷場中”周揚一驚,下雨打雷沒什麽,但天雷場中卻不是那麽回事。


所謂天雷場,當然是天雷聚集之地,那裏的雷電數量,是其他地方的百倍都不止,任何人身處其中都會被炸成飛灰,除非是金丹高手。


“但願他們已然逃離了天雷場”周揚喃喃。


他指的當然是佟憐雪、席丹謹和孟冬。


不過陰雨天也有好處,大部分妖獸都縮在自己的巢穴中不出來,這倒讓周揚省去了諸多麻煩,免得再遇到高階妖獸。


夜色加上大雨,周揚的神識根本探查不了多少距離,再加上不辯方向,此時趕路並非良策,所以他打算找個地方歇歇腳,療療傷。


然而此時想再找樹洞卻是非常困難的,還真得頗費一番思量。


雨越下越大,林中出現股股水流,帶著泥漿枯枝自高而下,再繞過巨樹向遠方逝去。


閃電過後,又一聲震天的雷聲響過,雨下的更大了。


周揚渾身濕透,舉目四顧之下尋找避雨之所,而剛剛處理好的傷口再次傳來陣陣痛感。


“這鬼天氣”周揚罵道,然而一道驚雷在頭頂炸響,驚的他下意識的抬頭望去,卻見一根水桶粗的樹冠帶著大片枝葉,正劈頭蓋臉朝他砸了下來。


“不會吧,這也聽得見”


人要倒黴了,真是喝涼水都塞牙,周揚苦著臉閃身躲來,心中頗為鬱悶。


被雷霹中的巨大樹冠重重的落在地上,濺起一片帶著泥漿的水花,弄得他滿身滿臉都是泥。


顧不上這些,周揚隻想盡快的找到避雨的去處。


他頂著風雨又向前走了一段,前方地勢稍高了一些,入目之處,有兩顆巨大的枯樹倒在地上。


兩樹相向倒下,交叉在一起,上麵那顆樹杆足有十數丈粗細,被另一顆高高的架起,下方正好是一塊空地。


“就是此處了”周揚見狀一喜,三步並作兩步進入巨樹之下。


頭頂上方十數丈方圓的枯木正好將大雨截住,隻是腳下有雨水流過。


周揚也不在乎,隨便找了一塊石頭墊在下麵,一屁股便坐了下去,不多時入定恢複起來。


經過連番大戰,周揚早已身心懼疲,傷勢也很重,真元氣血透支厲害。


那株堪比生命之樹的綠色植物,居然能快速的回複靈力,而且他還感覺,此物對本命真元的補充也有一定作用,這讓他驚喜莫名。


不過此物療傷的效果並不明顯,他身上的傷勢要需要不短的時間恢複。當然,有了補氣丹和其它上好的療傷丹藥,這個時間便大大縮短了。


入定之後便忘卻了外界的時辰,待周揚再次醒來已是第二天正午時分。


揚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