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配見我
loading...

“你們,要毀誰的雕像?”


所有人目光都凝固在空氣中,無論是那些皇極神宗的弟子,還有那兩位青年和酒樓主人,臉上都寫滿震驚之意。


平靜的語氣之中,他們卻聽出了一絲殺意,這種不形於聲的殺意更讓人感到恐懼。


而且那說話之人並未現身,在所有人心中營造了一種神秘感,沒有人敢輕舉妄動。


此時皇極神宗眾弟子目光不停閃爍著,麵麵相覷,都看出彼此眼神中的緊張之意,這種情況之下,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而剛才那傳遞消息之人臉色也變得有些不太自然,雖然他相信自己師尊的實力足夠強大,但若說話之人直接動手,那他師尊也隻能為他收屍了。


因而他現在要做的,便是盡量拖延時間,直到他師尊前來。


“敢問閣下是何人,可否現身一見?”那弟子對著虛空抱拳道,語氣頗為恭敬,再沒有之前絲毫的囂張之意。


“見我,你還不配。”一道不屑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給你們的師尊傳遞消息,讓他們都來此地見我,三息時間若沒有到,後果自負。”


此話落下,空間頓時為之一靜,整座酒樓雅雀無聲,落針可聞!


“此人好霸道!”那些皇極神宗弟子心頭狂顫,此人竟直接讓他們師尊前來見他,三息未來後果自負,這簡直是在下達命令,不容拒絕。


然而他們也意識到,此人既然敢說這樣的話語,必然有其底氣,否則豈不是自掘墳墓?


“快傳遞消息,讓更多強者前來!”一位弟子開口道,既然是那人讓他們這樣做,便無需再遮掩什麽了。


其他弟子紛紛點頭,皆都取出傳音玉,將這裏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各自的師尊,包括虛空中傳出的聲音。


“混賬,誰敢如此放肆!”


天星城一處皇極神宗駐地,一道道憤怒喝聲傳出,隨後許多道身影衝出,站立在虛空之上,麵色都陰沉無比,透著強烈怒意,顯然都得到了他們弟子的消息。


竟然有人敢如此放肆,簡直不知天高地厚!


“天羽國何時有過如此狂妄之徒,會不會是其他地方之人?”有一位元王強者開口道。


“我看不像,或許是之前被解散的三個小宗門中有人踏入元王高階,便以為自己有足夠的底氣,才敢如此放肆!”另一人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無論如何,去看看便知曉了。”


頓時數十位元王強者釋放氣息,狂風大作,強橫的威勢肆虐在天地間,他們直接撕裂空間,朝那酒樓而去。


這一刻,天星城上空被一股可怕的威壓籠罩著,一股恐怖的肅殺之意在虛空中流動著,空間顯得無比的壓抑。


“發生了什麽?”


無數百姓驚駭的抬起頭,心髒劇烈上下起伏著,不知發生了什麽,但都知道,那釋放氣息之人來自皇極神宗。


除了他們,沒有人敢在天星城如此放肆。


一些元府境之人隱約看到空間顫動,仿佛有一道道身影在空間中穿梭,臉色頓時大變,如此多元王強者出動,必然是發生了大事。


“快跟過去看看,有大事發生了!”


許多人高呼道,頓時許多天羽國之人也都朝那些氣息離開的方向射去,想一探究竟。


不到一息時間,酒樓上空便降臨了不少強大身影,他們目光透著殺意,身上散發出強大的威壓,籠罩著下方的酒樓,封鎖空間。


他們既然來了,自然不會輕易放那人離開。


此時那座酒樓仿佛化作死亡之地,空氣都變得極為沉重,那些皇極神宗弟子臉色極為難看,他們同樣在承受這股威壓。


酒樓四周也圍滿了人群,目光都透著震驚之色,死死的盯著那座酒樓,他們還不知道酒樓中發生了什麽,為何會讓皇極神宗如此多元王強者動怒。


“師尊救我!”此時,一道道求救聲從酒樓中傳出,那些元王強者臉色更冷了。


“是何人讓我等前來,現在可以現身了!”一位元王八層境之人朗聲道,聲音滾滾如雷一般,仿佛在空氣中炸裂開來,使得許多實力低微之人頓時口吐鮮血,耳膜仿佛都被撕裂開來。


很明顯此人是刻意為之,展露自己強大的實力,威懾那傳他們來之人。


“見我,你們還不配。”


虛空之上傳出一道漠然的聲音,空中那些元王強者臉色頓時一僵,他們,不配見他?


竟敢狂言他們如此多人不配見他,他以為自己是誰?


“好狂的口氣,今日我倒要看你是何方神聖!”


隻見那元王八層強者冷喝一聲,周身氣息瞬間綻放開來,在其身後出現一尊龐大無比的金色狂獅,散發出狂野無比的氣勢,那狂獅仰天長嘯,隨即朝著前方虛空奔騰而去。


“咚、咚、咚……”


空間劇烈的顫動著,那金色狂獅每一步落下,都仿佛踐踏在下方百姓的心頭,恐怖的力量鎮壓天地,許多人臉色蒼白如雪。


金色狂獅降臨在那片虛空,狂暴的妖氣肆虐而出,化作一股恐怖的罡風,如刀鋒般鋒利,切割空間,仿佛要將那片空間絞碎。


隻見這時,那片空間竟破開了一道裂縫,從那裂縫之中有一隻巨大手指伸出,被一股淡淡的光芒包裹著,朝那金色狂獅的額頭點去。


當那手指出現的刹那,一股無上力量誕生在這片空間,籠罩在所有人心頭,此刻那些皇極神宗的元王強者,臉色瞬間大變。


頃刻間,一股無比恐怖的殺意衝入他們腦海之中,他們身軀猛地震顫了下,心中仿佛生出一絲錯覺,那隻手指不是點向金色狂獅的,而是,點向他們的。


令無數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那些平日裏驕傲無雙的元王強者,此時一個個身體僵硬在空中,不敢有一絲輕舉妄動,仿佛化作雕塑一般。


這一刹那空間仿佛凝固了下來,那手指輕飄飄的印在金色狂獅的額頭上,狂獅眼眸中露出無比恐懼之色,仿佛看到了極可怕的事物。


隻見他龐大的身體劇烈顫抖起來,還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便直接炸裂開來了,幾乎是瞬間,那出手的元王八層境之人身體也炸裂開來,粉身碎骨。


“現在,還有誰想看我是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