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賀飛被抓
loading...

第88章 賀飛被抓


“啊——”


王語嫣隻覺得身子猛然失去了重心朝著樓下墜了下來。


這一刻,死亡如影隨形。


她很怕,也很慌!


閉著眼睛尖叫。


仿佛看到下一秒自己腦漿崩裂的樣子。


仿佛看到了自己四仰八叉摔得不成人形。


之前囂張跋扈,是因為沒有臨近死亡。


但真正要死的時候,沒有人能夠淡定!


“你給老子睜開眼睛看清楚!”


敖君貼在她胸前大聲道,她猛的睜開眼睛,對上一雙如同幽靈般的紫色瞳孔。


仿佛全世界都靜了下來。


這一刻,她仿佛身在煉獄,仿佛落入漆黑不見五指的深淵。


那裏有一座高高的刀山。


她一次又一次不停地從高處墜落,跌在那刀山之上。


鋒利的刀匕刺穿了她的嬌軀。


痛!


無比的痛!


一次又一次穿透!


最後痛都沒有了,隻剩下無限的折磨和恐懼!


仿佛過了萬年那麽久,她看到山峰上浮現的名字。


閻浮提——阿鼻地獄!


這就是跳樓自殺的下場。


這就是囂張跋扈玩弄他人感情的懲罰!


她後悔了。


她來欺負錢多多,就是為了做給洪軍寶看。


讓那個高傲的,將她當做一件衣服的男人看看。


他洪軍寶有什麽了不起?


首富兒子是我的備胎,做我的萬年舔狗!


你有什麽資格看我不起?


為了彌補自己心中的不平。


她把錢多多當成了自己愛情的陪葬品,像垃圾桶一樣,折磨他,淩辱他。


用來發泄自己心中的怨憤。


在這場不對等的感情裏,帶著傲慢和鄙夷,變態的宣泄著!


肮髒至極!


但是這一刻,她後悔了。


腸子都悔青了!


如果知道下場會這麽慘,她絕對不會那樣對錢多多。


就如同身在遊戲中無法自拔,她此刻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每個人都不是生來的舔狗!錢多多之所以對你惟命是從,那是因為他真心喜歡你,不忍心失去你,但這不能作為你欺負老實人的理由!”


“我敖君平生不殺女人,但你若再敢有下次,我一定將你送去阿鼻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天空中傳來震震雷音。


幻像散去,兩人同時落在氣墊上。


“你,究竟是誰?”王語嫣臉色驚恐,仿佛逃過一劫。


“敖君!”


兩個字狠狠敲在她的心上。


“原來你就是敖君!”王語嫣瞳孔驟然縮緊。


旋即臉色便平靜下來。


“是你殺的王銘凱!”


“哦?你認識他?”敖君不禁愣了一下。


“他是我同族弟弟!”王語嫣眼神深邃道。


“你想替他報仇嗎?可以,我隨時恭候你們王家!”敖君不屑冷笑。


王語嫣笑著搖了搖頭,“我感謝你還來不及,王家現在沒了男丁,已經四分五裂,我們都得到了好處,除了躺在床上不能動彈的老太爺,誰會跟你過不去?”


敖君無奈搖了搖頭。


轉身離去。


王語嫣望著敖君離去的背影,緩緩咬住了嘴唇。


“敖君?”


從來沒見過哪個男人,如此霸道,除了洪軍寶。


但是洪軍寶的霸道是有家世陪襯,單純的以強視弱,自恃高高在上。


但這個男人的霸道,深入靈魂,與家世背影沒有半點關係,仿佛與生俱來便俯視蒼生。


王語嫣雖然刁蠻,但是心思比一般大家小姐還要敏銳。


她很不喜歡這種感覺,甚至有些畏懼,她自信洪軍寶那樣的男人也會有一時被自己征服。


但是這種男人,即便拱在自己的身上。


也隻會令她深深的恐懼!


甚至她有種錯覺,這個男人根本就不是凡人!


回到酒店,錢多多拉著敖君喝酒。


酩酊大醉了一場。


敖君感覺這人很沒出息。


“兄弟,你別瞧不起我,你之所以能端著,是因為你根本沒有遇到喜歡的人!”


“遇到了又怎樣?”


“遇到了,你就會跟我一樣!甘願做一隻舔狗!”


“我不會!”


敖君說的很肯定。


他從來沒有那麽去對一個女人,低三下四更是無從說起,在仙界他是玉麵小白龍,走到哪裏都是女人主動投懷送抱。


甚至最孤傲的廣寒宮那位,對他也是青睞有加。


所以,他不知道怎麽做一隻舔狗。


也從來沒有機會。


“你堂堂首富的兒子,居然能為女人變成現在這幅樣子,也很了不起了!”敖君語氣有些嘲諷。


“你不懂!”錢胖子搖了搖頭,“換了任何一個女人,我都不會,隻是因為她是她,我十歲那年跟我爸賭氣離家出走,跑到了湖洲,正好睡在她家門口,她每天一到吃飯的時候,就偷偷拿東西給我!”


“她叫我小乞丐,眼神鄙夷又不屑!跟現在一個模樣,但我知道,她心一點都不壞,隻是嘴不好!但我就是喜歡她那刁蠻樣兒!”


“……”


敖君頓時有些恍然了。


沒想到這期間還有段曆史,感情,都市裏還夾雜著言情的戲碼?


又聽胖子嘮叨了一堆。


說一千道一萬,原來倆人有故事。


隻是王語嫣並不知道錢多多就是當年的“小乞丐”。


隻是,知道了又能如何?


時光是個可怕的東西,在敖君眼裏,錢多多想要尋找的東西,恐怕已經回不來了。


第二天,日上欄杆。


敖君剛出門,一道窈窕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眼前。


“不是說給我兩天考慮?你這才一天!”敖君皺了皺眉頭,這女人有點太上趕子了,有點不像話。


“你就這麽不想看見我?”看著敖君一張不耐的臉,楊瓊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彼此距離遠點,還能保持點神秘感,就算你長得漂亮,我也有審美疲勞的時候不是?”


“你!”


楊瓊深吸了口氣,“我先不跟你計較,我來不是為了毒品案的事,我是來告訴你,你的朋友賀飛被賴八的人抓走了!”


“什麽?”敖君語氣變了一下。


他沒想到賴八的動作竟然這麽快。


“人現在在哪?”


“梧桐路,東大營,祥林典當行!”


敖君轉頭就走。


“等一下,賴八是洪家的人,在金陵的地位不次於的禹洲顧鑫和,需不需要我們出麵?”楊瓊有些關切的問道。


“謝了,不用!”


敖君冰冷拒絕。


他殺人的時候,不喜歡別人看熱鬧!


“去港島的事,我答應你了!”


一句允諾,從遠處飄了回來,楊瓊嘴角忍不住微微翹了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