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新的任命
loading...

第86章 新的任命


這年頭搶銀行都不稀奇,但搶賭場的卻是頭一份。


賀飛扛著兩個麻袋往回走,腦袋至今有些不清醒。


賭場的現金總共四百多萬,基本都被兩人搬空了,鬼手七也成了名副其實的鬼手。


兩隻手都‘掛了’不是鬼手是啥?


“敖君,那鬼手七可是賴八的人,賴八依附洪家,是半個金陵的地下皇,得罪了他,咱們怕是沒好日子了!”


賀飛倒不是埋怨敖君,隻是賴八爺的名頭實在太響了,那是金陵當之無愧的大佬!


“別擔心,如果他敢來找你,你就讓他來找我,錢是我拿的,人是我砍的,跟你沒有關係!”


敖君並未放在心上。


賴八?


就算是洪家在他麵前都如螻蟻一般,洪家的一條狗又算個什麽東西?


賀飛無奈地搖了搖頭,連忙跟了上去。


兩人回到了廠裏,賀雲來見到這麽多錢高興地差點暈過去,生怕再出什麽差錯,連忙叫廠裏的工人來分錢。


每人到手四五萬,動遷之後也能有點保障。


“唉,原本我們這場子怎麽說也值個兩千萬,狗日的洪氏集團仗勢欺人,再加上動遷辦的脅迫,硬生生的將價格壓得這麽低!如果現在出去買塊地皮,沒有五千萬打底都是下不來的!”


賀雲來唉聲歎氣,本來紙箱廠的業務已經熟練了,如今再想重新置辦企業,已經沒有那個能力。


“原來是洪氏集團的項目?那就讓洪家把兩千萬補齊就是了!”敖君開口了,仿佛說一件很平常的事。


“可是我爸已經簽了協議,賠償款也給了,現在沒有辦法更改了!”賀飛皺著眉頭道。


“既然不公平,那簽的合同就不算數,如果這錢不補齊,你們的房子就釘在這,沒人敢拆!”敖君霸氣道。


什麽合同不合同,他都沒看在眼裏。


在他心裏隻有公平不公平。


換作其他人,肯定會覺得嗤之以鼻。


賀雲來和賀飛雖然沒說什麽,但也覺得敖君有些天真。


洪家是什麽人?


整個西南執牛耳者。


更何況合同是具有法律效應的,既然簽了合同,就必須遵守規則。


但他們不知道,這個規則對敖君沒用。


因為敖君有自己的規則:


拳頭解決不了問題,隻是因為拳頭不夠硬,拳頭夠硬,就能製霸一切規則。


更何況劉帥和徐東來已經被敖君嚇傻了,現在就算叫他們拆遷隊來,恐怕他們也不敢拆!


敖君離開賀飛家之後,直接往酒店走,半路上一輛吉普車將他攔住,楊瓊從車上走了下來,打了個敬禮。


“恭喜你,敖君上校,新的任命已經下達,介於你在華子強案子上的表現,本部晉升你為上校,同時任命你為金陵鷹眼安全局局長!”


“這是新成立的部門,軍政一體,行政級別與金陵市長同級,職責是維護西南地區特別治安!”


楊瓊一口氣說了一大通,敖君卻是把眉頭皺了起來。


“我不都跟你說了,咱們橋歸橋路歸路,你還來找我幹嘛呀!”


楊瓊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了起來。


“你說清楚,到底是跟鷹眼橋歸橋,還是跟我路歸路?”沉默了片刻,楊瓊從牙縫裏擠出這句話來。


“有什麽區別嗎?”敖君一臉疑惑的表情。


“有!”楊瓊櫻桃般的嘴裏就吐了一個字,暗含肅殺之氣。


敖君搓了搓鼻子,“行吧,不就是當個局長嗎?但是我很忙,沒空管那些閑事,你們有事也別找我!”


這女人,真讓人頭疼。


“巧了,我們剛好有個任務需要你的幫助!”楊瓊挺翹的鼻子皺了皺,隨口說道。


“哎?我才剛剛說完,你這不無賴嘛這是!”敖君頓時一臉無語的表情。


“想讓我賴上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你應該感到榮幸才是!”楊瓊嘴角彎了彎,冷豔得不可方物。


“你這女人,還真是自戀啊!”敖君無奈搖頭,不過說實在的,憑這女人的模樣再怎麽自戀都不算過分。


“別廢話了!我這次是來跟你傳達任務的!”


“說說看,如果事情簡單,看在你低三下四的份上,我就出手一次!”敖君齜牙笑了笑。


若是真讓他跟這女人路歸路,倒也有些不忍,鷹眼派她來明顯是在施展美人計。


不然那趙柏怎麽連麵都不敢露?


聽到‘低三下四’四個字,楊瓊恨得牙根癢癢,但還是緩緩說道。


“之前華子強的案子牽扯甚廣,新型毒品案的主謀另有其人,這事要從兩年前說起……”


楊瓊將案子娓娓道來。


兩年多以前,金陵醫科大學生物學教授戴崇華在實驗室研製出一種治療癌症藥物多分肽高聚鹵,無意間發現其分子式有致幻效果。


隨後戴崇華及其家人同時失蹤。


一年後江城出現一種毒品vx—28具有特點驚人的一致,威力大還能通過尿檢,經調查vx—28是從港島走私進來的,而負責接頭的人便是華子強。


“我們已經審過了華子強,據他交代,他的上線是港島鄭家人,所以我們猜測戴崇華就在鄭家手裏!”


“戴崇華是我們華國生物學領域的權威專家,貢獻巨大,我們此次的任務,便是去港島將戴崇華解救回國,同時搗毀vx—28的研製窩點!”楊瓊慢條斯理的將情況敘述了一遍。


“去港島?”敖君沒想到還要出遠門,頓時皺起了眉頭。


“敖君,vx—28現在還沒有廣泛流入市場,如果一旦暢銷起來,對整個西南甚至半個華國都是一場災難,這個忙,你一定要幫!”楊瓊蹙著秀眉,揪著敖君的胳膊,有些祈求道。


來的時候她就打定主意了,雖然她不會撒嬌,但晃晃胳膊啥的,還是能做到的。


“那你讓我考慮考慮!” 敖君眉毛擰了擰,眼前若不是個美人,此刻已經被他丟出窗外了。


“好,我給你兩天時間考慮,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搬來跟你一起住,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楊瓊其次哢嚓轉身上車,直接走了。


“……”


這是求人的態度嗎?


這是耍無賴吧!


敖君無語,轉頭往回走。


路過酒店的時候,發現樓底下一群人。


都在抬頭往上瞅。


敖君循著頭頂看去,發現樓頂有個女人站在樓邊上。


一臉狂魅的笑容,美豔的臉上有些猙獰,有些瘋狂,又有些說不出的狡黠。


看得出她並不是真的想跳樓,隻是在演戲,在玩鬧。


一個挺能作的女人。


敖君搖了搖頭,準備走進酒店。


但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樓頂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語嫣,我求你了,不要逼我好不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