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明前茶
loading...

第74章 明前茶


離開蘇家別墅,一輛奧迪a8直接停在了別墅門口。


兩個身著中山裝的大漢打開車門走了下來。


“敖先生,九千歲有請!”


這兩人說是請,卻是一點都不客氣,一臉冷冽的表情仿佛要將敖君吃了一樣。


楊瓊剛剛已經打過電話,敖君此刻也不意外,隻是沒想到人來的這麽快。


他才剛從蘇家出來,對方便找上門來了。


哼!


敖君一聲冷哼,周圍氣場陡然一窒,兩名大漢瞬間如同窒息一般,眼神頓時驚恐起來。


“先生,您請上車!”其中一個大漢擦著冷汗說道。


敖君大搖大擺的走了上去,畢竟他本來就想要去金陵一趟,將華子強抓回來。


現在人家主動來請,連車腳錢都省下來了。


哪有不去的道理?


“先生,我們需要蒙上你的眼睛!”


其中一個大漢說道,手裏顫巍巍地拿著一塊黑布。


敖君不禁冷笑起來,“你們覺得這玩意對我有用嗎?”


兩名大漢同時愣了一下,旋即默默的收了起來。


“開車!”


奧迪a8離開市區直接上了高速,禹洲和金陵隻隔一城之地,一小時左右便已進入金陵地界,直接來到郊外一座宏偉的群山之中。


半山腰上有濃鬱盎然的茶樹,另一半山坡上茶樹長勢最為旺勝,有茶農光著腳小心翼翼地收集茶樹上吸附的露珠,看樣子極為講究應是為了貴人泡茶而用。


“此處靈氣充裕,隱有龍脈之相,倒是個不錯的隱匿之處!”


敖君心裏暗讚了一聲,若是能在這地方布置個五靈大陣什麽的,靈氣定然會充盈百倍,那就跟仙界也差不了多少。


“先生,我們到了!”


兩名大漢迫不及待地打開車門,這一路他們來說簡直是煎熬。


明明這青年抱著肩膀閉目養神,卻讓他們感覺旁邊坐著一頭洪荒野獸一般,膽戰心驚。


敖君自顧走下車去,抬眼望去。


前方是一座別致的院落,四角屋菱高高翹起,仿唐代風格建造,但年月至少也在明清以前。


在兩個大漢的引領下。


敖君跨過一道一尺多高的門檻,來到一座名叫“六椽廳”的廳堂前方。


啪!


就在這時,屋子裏傳來一道摔杯子的聲音。


旋即是一道驚恐的尖叫,“千歲,饒命啊千歲,小的知道錯了,我家裏還有八十歲的老母,求您饒我一命!”


“哼!頂尖的明前,隻被你賣了八千一兩,要你何用,來人,杖斃!”


“是!”


“千歲!饒命啊千歲——”


敖君皺著眉頭將邁出的腳收了回來,而後站在原地。


直到那淒慘的叫聲漸漸消失,這才走了進去。


而此刻,那名辦事不力的下屬已然躺在地上七孔流血,瞪目而亡,而那無法瞑目的雙眼,卻是盯著那龍頭交椅上鶴發童顏的老者。


“家裏一個奴才辦事不力,被我處治了,小友莫怪,快快請坐!”


鶴發童顏的老者朝敖君露出一副和藹的眼神,如同看待一個親近的後輩。


敖君嘴角冷笑,直接在堂上另一頭首位坐了下來。


“大膽!此乃洪九爺的座位,豈是你一個醃臢小人能坐的地方!”


老者身後一個七尺大漢,須發皆張,從敖君進來的時候就一直死死盯著敖君。


如同一直齜牙待發的猛犬。


“這世間沒有我敖君坐不得的地方,別說是洪九爺,就算九千歲的位子,我敖君也未必坐不得!”


敖君眼神目空一切,仿佛玉帝的金鑾寶座都不看在眼裏。


“大膽的黃口小兒,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有什麽本事!”


“阿大,住手!”


阿大急被鶴發童顏的老者叫住了,瞬間立定不動,不敢有絲毫的違逆之意。


敖君無奈地搖了搖頭,“果真如同走狗一般,別無二致!”


阿大的絡腮胡子抖了抖,但終究是沒有再言語。


鶴發童顏的老者至始至終臉色都沒有絲毫的變化。


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令其動心。


非是經曆生死滄桑之人,萬難有這般心態。


隻是他此刻淡淡道:“小兄弟鋒芒畢露,我很是欣賞,但這世間終歸有條條框框,雖有縱天之能,也不能觸及底線,無視規阻,亢龍有悔你可有曾聽過!”


敖君冷笑了笑,也淡淡道:“亢龍有悔非真龍,真龍一躍騰空起,扶搖直上九萬裏,踏破諸天,自然無悔!”


話音剛落,老者坐下的茶杯蕩起一圈詭異的漣漪,老者的呼吸也跟著一窒,仿佛以為自己產生了錯覺。


但旋即他眉頭又皺了起來,“看來小兄弟是以為自己有這樣的本錢嘍?”


“我敖君,從來不需要本錢,因為我走到哪裏,都不需要付錢!”敖君語氣霸道無比。


老者不禁冷笑起來。


崢嶸一生,還真是從未見過如此狂悖之人。


就連老者身後的大漢也是身體顫動,隱而不發,多少年月,不見有人敢同千歲這般說話!


“世間狂傲之人莫過三種,一者裝腔作勢,二者虛張聲勢,三者真有本事!”


老者頓了頓又道:“小兄弟以為自己是哪一種?”


說話間,老者已將茶盞端了起來。


敖君無奈地笑了笑,“我三種都不是,在我心中,謙虛與狂傲都不存在,因為我隻是在闡述一個極其簡單的事實而已!”


啪!


話音剛落,老者手中的茶盞陡然爆裂,但水卻沒有濺出分毫,如同滾珠一般懸在半空。


在老者和阿大驚異的目光中,那水珠滑向敖君麵前。


敖君輕輕一彈水珠瞬間灑落開去,旋即露出一副鄙夷之色。


“垃圾!別說八千,八毛都不值!”


“你!”


阿大終於忍不住了,雖然敖君剛才這一手極為驚人,但九千歲麾下也並非沒有這樣的奇人。


但這明前茶乃是從武夷山上劈下的茶種,對方竟然如此作賤,明顯是在侮辱老者。


他終於忍不了了!


“八大金剛!”


呼!


呼聲過後,八道雄偉挺拔的身影促然出現在廳堂之中,如同銅牆鐵壁,連膚色都呈現一種青黃之色,氣勢剛猛霸烈!


“羽蟲三百有六十,神俊最屬海東青。”


“但我老嘍,不擅長熬鷹!”


老者欣賞地看了敖君一眼,不無遺憾地說道。


但旋即又冷笑起來,“更何況三子跟隨我多年,如同子侄,此仇不報,我洪天德有何顏麵坐這六椽廳頭把交椅!”


“所以,年輕人,你不要怪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