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這一劍,血無痕!
loading...

第523章 這一劍,血無痕!


一眾華東宗師雖然反應慢了點,但此刻也都看出來了。


想到那種可能,都感覺有些滑稽。


這小子才多大,居然能有這種實力?


嚇的山本連刀都不敢拔?


難不成他也超凡了?少年超凡?


這就有點扯了,至宋朝以後,還真沒聽說有少年超凡的人。


華東的宗師們都從武道苦練出來的,知道武道成就有多難,所以還是不太相信。


雖然他們不相信敖君有超凡實力。


但有一點可以確認。


敖君是少年宗師!


這時所有人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如此年輕的宗師,前途無量,甚至許武聖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沒有如此成就!


“沒想到,是我看走眼了!”許擎蒼搖了搖頭,臉上有些苦笑。


怪不得這小子看不起十億,看不上校官的軍職。


一名少年宗師,恐怕到任何地方都會受到莫大的禮遇,甚至未來的成就,未必會在自己之下。


但是在他心裏,雖然不再小瞧敖君,但是照比他心目中的那位西南王,還是差了一些。


畢竟,那位極有可能是少年超凡!


即便敖君是少年宗師也是無法相比的!


“山本次郎,你現在隻有兩個選擇!”敖君緩緩走上前來開口道。


“一,自斷經脈,馬上離開,我可以留你一條性命!”


“二,我給你一次公平一戰的機會,如果你贏了,我和許盟主的命,都是你的!”


敖君直接開出了條件。


你不是講武道精神嗎?


老子沒一上來就把你拍死,已經算是很留麵子了!


山本次郎緩緩收刀入鞘,眼神頓時閃爍起來。


若是今天真的走了,想要殺許擎蒼可就難了,甚至獨孤有餘還在苟延殘喘,他的任務就算失敗了。


若是任務失敗,他回去,同樣是一個死,還不如再次拚一把!


而且,他對自己的一刀流很自信,即便敖君再深不可測,但拚盡全力之下,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抱歉,今天,我必須殺了許擎蒼,即便是你阻攔,也不行!”山本次郎臉色傲然地開口道。


“小子,我不需要你好心來救我!”這時候許擎蒼忽然開口了。


“我承認我看走眼了,你的確是深藏不露!”


“但是,如今連我敗了,你以為自己能贏嗎?”


“現在,你還是趕快帶我女兒下山去吧,這是作為一個父親,最後的請求!”許擎蒼說到最後,臉上有些苦澀,他不想讓女兒看到血腥殘忍的一幕。


“作為被救的人,老實呆著就好了,哪那麽多廢話!”敖君忍不住冷嘲了一句。


許擎蒼怔了一下,老臉頓時紅了起來,他是真的不希望敖君受他所累,畢竟少年宗師前途無量,他不希望敖君毀了大好前途,明顯是為他著想。


沒想到這小子竟然不領情。


當即氣呼呼的,便也不說話!


眾目睽睽之下,敖君來到前方站定,對著山本次郎開口道。


“我讓你先出刀,來吧!”


敖君往那一站,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


洪拳宗師和長須老者等人都是愣了一下,旋即都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如此托大!


山本的刀有多快,眾人可是有目共睹。


還讓人家先出刀?


這不是找死呢嗎?


簡直太隨意了吧!


“敖君……”許晴臉上也忍不住有些擔憂之色。


許擎蒼更是歎了一口,隻覺得這小子實在是有些拎不清,果真是年少輕狂!


但山本次郎,卻是絲毫沒有大意的意思,手握在刀柄上,緩緩來到敖君的前方站定。


兩方足足對峙了一分鍾的時間,山本的手緩緩握緊。


仿佛隨時都有拔刀的可能!


但是此刻,他卻還在猶豫不決。


這一分鍾,他在醞釀,在存勢,在準備。


但是一分鍾的時間,並不夠,甚至,他覺得,五分鍾都不夠!


因為他又感受到了當日在步行街的感覺。


盡管對麵的青年,隨意的站在那裏,但卻猶如汪洋大海一般。


甚至找不到任何下手的地方。


何為一刀流?


就是找到對手最大的破綻,一刀破之,是為一刀流。


原本他以為,無論敖君再如何強大,都絕對不會沒有破綻。


他找到破綻,定然會給予最為致命的一擊。


但是現在,他發現他錯了,足足五分鍾過去了,他依然沒有找到敖君的破綻!


怎麽可能?


這世上怎會有毫無破綻之人?


山本次郎冷汗刷的一下淌了下來,感覺有些失算了。


當日匆匆擦肩而過,他可以安慰自己是來不及找出敖君的破綻。


但是,現在足足五分鍾過去了,他竟然還是無法找到。


這就讓他震驚了!


恐怕就連他師父刀皇,也不能達到這種地步!


圍觀的宗師則是一頭霧水,許擎蒼也是有點迷糊,不知道這兩人搞什麽。


山本竟然到現在都沒有拔刀?


難道是要用眼神殺死對方嗎?


難道到了他們這種地步,已然可以隔著空氣戰鬥了?


恐怕,也隻有當事人知道,此刻的決鬥是有多麽的驚險。


隻要山本找到破綻,絕對是驚鴻的一記絕殺!


但是,顯然敖君也沒有給他這個機會,至始至終負手而立,眼神凝視著前方,猶如磐石。


山本目不轉睛地盯著敖君的周身,手握在刀柄上,微微地顫抖,汗水已經侵濕了全身。


終於在某一刻,敖君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這個時候,山本終於動了!


因為他覺得這個哈欠絕對是最佳的時刻!


絕佳的機會!


“受死吧!”


次啷!


一道銀光閃過,山本身影驟然消失在原地,化身數道身影。


下一秒,數道身影合並,已然出現在敖君身後十米以外的位子。


七尺太刀斜指向天,浪人神情孤傲冷漠,嘴角微翹。


他確定,剛才已經斬到了敖君,那小子必死無疑!


眾人也都是瞪大了眼睛,心裏咯噔一下。


因為剛才,山本便是用的這招,大敗許擎蒼。


然而,料想的一幕,並沒有出現。


敖君的身影在原地漸漸模糊,而後消失不見。


竟然隻是殘影!


“怎麽可能?”許擎蒼忍不住驚呼出聲,甚至有些無法置信。


憑自己超凡的速度都是無法躲避這山本的至強一擊,沒想到敖君竟然能夠躲過去。


而其他人也都是無比震驚,感覺很不可思議。


山本的速度已然快若閃電。


難道這人比閃電還要快嗎?


然而,更加令人震驚的是下一秒,平台上忽然出現敖君的身影。


不是一道,不是數道,而是密密麻麻的不下上百道!


“唯快不破?”天空中仿若傳來敖君的輕蔑的笑聲,飄忽不定。


“刀是王者?”


“倭國的武道精神?”


天空中,一道又一道的嘲諷不停傳來。


最後化成一句:“訴我直言,都是垃圾!”


欻!


所有“敖君”的身影瞬間合一,仿若化成一柄擎天巨劍。


驚鴻一瞬,直接從山本次郎的身軀一穿而過!


萬劍合一,最後敖君的身影出現在原地,負手而立。


仿若,從未動過一般!


而此刻,山本則是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神色,臉色瞬間慘白起來。


“為什麽……”山本喃喃自語。


“我出生在忍者之鄉,從小修習各種忍術!”


“三十五歲已是高等劍客,超凡刀聖!”


“一生未嚐敗績!”


“可是為什麽……”


山本踉踉蹌蹌地朝著前方走了兩步,身體漸漸四分五裂,最後竟然化成一灘血霧,消失不見。


這一劍,血無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