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銀行行長
loading...

第474章 銀行行長


“什麽?”李戈頓時露出一副震驚的表情。


要知道,華東在地方銀行裏頭,也算是龍頭地位了,竟然還有查不出的卡?


那這持卡人的身份得多牛逼?


“你確定?”李戈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確定,此卡隻有華國人民銀行有資格查驗,其他分屬銀行,都沒有權限!”下屬肯定道。


這下李戈傻眼了,冷汗都淌了下來。


這已經不是有沒有錢的事了,他在銀行工作,可是比誰都清楚。


銀行卡的級別,那就是個人地位的象征。


就比如說一些首富的兒子,用的卡都是黑卡鑽石卡什麽的,甚至是多國通用的。


但即便如此,也沒有過無法查驗的情況。


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了!


敖君的身份,甚至比那些富二代和國民老公還要高!


恐怕來頭大的嚇人!


他自然是不知道,至尊盤龍卡代表的是洪門至尊行走的身份。


在港島都是僅此一張的!


而陳可宜在旁邊也是忍不住有些震驚,沒想到敖君的張竟然這麽高級。


一個十八線小城市來的窮小子,怎麽可能有這麽高級的卡?


“不會是偷的吧?”陳可宜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可宜!”薑妍忍不住瞪了她一眼,敖君什麽性格她可是一清二楚,怎麽會做出偷雞摸狗的事情。


再說了,這種卡全國有幾張?


說偷來的簡直是不太現實!


李戈當然也清楚這一點,對敖君沒有絲毫的懷疑。


此刻他也是有點看不透敖君了,連忙讓人打了單子,然後準備帶人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名身材肥胖的男子帶著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行,行長?”李戈頓時嚇了一跳,沒想到行長會親自駕到。


來的肥胖男子,正是華東銀行的行長,而且是總行的行長,楊尚峰。


楊尚峰昨天半夜接到電話,華中首富趙建廷和西南首富錢軍先後打來的電話,過問了薑妍的事。


所以一大早就趕著來了!


在來之前他已經調查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這事本來是薑家的事,他不該管的,但是趙建廷和錢軍同時出麵那就不一樣了,這兩人可都是富可敵國的存在,經常遊離在福克斯榜前五名的存在。


即便是華東的幾個家族也是比不上的!


楊尚峰可以不給薑家麵子,但是不能不給兩個首富的麵子!


“嗬嗬,您就是敖先生吧?幸會幸會!”楊尚峰熱切地握住了敖君的手,他可是知道那兩位首富可是為這年輕人出頭的,自然是恭敬的不行。


“鄙人華東銀行行長,楊尚峰!”楊尚峰笑嗬嗬地自我介紹。


“敖先生,我可是久聞大名啊,這樣,一會兒我做東,請您到醉仙樓吃飯!”


“不知道您有沒有時間?”楊尚峰小心翼翼地問道。


李戈頓時震驚了,楊尚峰平時可從來都是高高在上,即便是麵對一些豪門大少爺都不見得會假以辭色。


什麽時候對一個年輕人如此恭敬過?


薑妍和陳可宜也是有些震驚,華東銀行行長,那平時可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竟然會出現在薑妍家裏,還要親切地跟敖君握手,要請他吃飯?


這什麽情況?


“吃飯倒是不必了!”敖君擺了擺手。


“隻是我想問問,我女朋友薑妍的房子,逾期了幾天,你們就要收走房子,這是你們銀行的規定嗎?”敖君皺著眉頭問道。


“而且把法院的人都請來了,果真是好大的陣仗啊!”


“而且還說會影響到我女朋友的征信,還說以後連飛機都坐不了!”


“真的是嚇死我了!”敖君忍不住冷笑著開口道。


旁邊的李戈臉色早已憋得通紅通紅的,他是不是按照規定來的,他心裏自然有個b數,其實就是故意為難敖君啊。


現在當著行長的麵,敖君竟然全都抖了出來,臉色頓時難看的要命。


“哪裏有這樣的規定!簡直是豈有此理!”楊尚峰頓時瞪起了眼睛,然後轉過身去。


“李經理,你也是老員工了,怎麽可以犯這種低級的錯誤?”


“薑妍小姐可是大明星,征信可是十分優秀的!”


“晚幾天還款又怎麽了?”


“就是晚幾年,又有什麽不可以的?”楊尚峰嚴肅地批評道。


“是是是,行長您批評的是!”李戈冷汗都淌了下來,心裏果真是嗶了狗了,哪有還款可以晚幾年的?


老楊你這不是扯嗎?


但行長都這麽說了,他敢說個不字?


“嗬嗬,敖先生,不好意思,對於我們工作上的失誤給您帶來的不便,我在此向您表示歉意!”楊尚峰賠笑道。


“您放心,這事我保證嚴肅處理!”楊尚峰信誓旦旦地保證道。


“這樣,薑妍小姐的貸款以後也不急著還了,這個還款期限,就延長到十年吧!”


“您看我這麽處理,如何?”楊尚峰笑嗬嗬地開口道。


“嗬嗬,李經理,你可是聽到了,貴行的規矩似乎也不是那麽不近人情啊!”敖君忍不住冷笑起來。


李戈臉色憋得通紅,剛才他可是說寬限幾天都不行,現在行長來了,直接寬限幾年。


活生生的打臉啊!


“敖先生,我錯了,都是我工作不嚴謹,是我疏忽了!”李戈無比屈辱地低下了頭,以他的職位,在商界的地位也是不低,給人當麵道歉還是極少數的。


“道歉就完了?”敖君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楊行長,對貴行有這樣的員工,我表示很遺憾!”敖君顯然不打算放過李戈。


楊尚峰歎了口氣,擺了擺手:“李戈,回去把辭職報告寫了吧!”


楊尚峰本想放過李戈一馬的,畢竟是自己的老下屬,但如果敖君堅持的話,他也隻能將李戈給辭了。


“行長!”李戈頓時傻眼了,他可是華東銀行的老員工,沒想到楊尚峰竟然如此不顧顏麵。


“你也別怪我,誰讓你得罪了敖先生!”楊尚峰毫不留情地開口道。


李戈頓時絕望了,幹這一行的,若是被辭退了,想要再爬上來恐怕就難了。


甚至任何一家銀行都不會收留他,他的職業生涯就完了!


李戈也是平凡出身,一路走到今天的位子,也是不容易,丟了這份工作,恐怕比殺了他還難受!


甚至那種後果絕對是無法想象的!


“敖先生,求您給我一次機會!”李戈撲通一聲給敖君跪了下來,再也沒有之前的高人一等的姿態了。


“這一切都是薑家的四少爺,薑峰,他逼我做的!”


“我真不是故意為難您的!”


“隻要您能饒了我,我回頭就帶人收他房子去!”


“他的別墅還欠著貸款呢,而且仨月沒還了,這事都是我替他兜著的!”李戈情急之下什麽都說了出來,還把薑峰的秘密也抖了出來。


“你是說,薑峰也欠著貸款?”敖君聽他這麽說,眼睛忍不住眯了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