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花樣作死
loading...

第128章 花樣作死


杜雷不明白,之前可是跟保安經理交代清楚了。


大圈人和狗不得入內。


但,這小子為什麽就進來了!


他想不明白,也不想費腦子去考慮,因為現在鄭安琪竟然撇下他去跟一個大圈仔說話了!


絕對忍不了!


“敖老大,久仰大名!”鄭安琪走過來熱情的打招呼。


“鄭小姐真會說笑,我來港島沒多久,何來久仰之說?”


敖君眨了眨眼睛說道:“莫非,我在大陸的時候,鄭小姐就開始仰慕我了?”


鄭安琪愣了一下,沒想到這人這麽較真,一句客套話而已,對方竟然還當真了。


“咳咳!”楊瓊忍不住緊了緊嗓子。


有的人嘮嗑能把磕嘮死,說的便是敖君這種人。


“敖老大真會說笑!”鄭安琪尷尬地笑了笑,而後轉頭看向楊瓊。


同為女子,見到這副精致的麵容,也忍不住呆了一下。


另外楊瓊身上散發出的冷豔氣質,也絕非尋常女子可比,即便她身為鄭家大小姐,也忍不住收起了高傲。


“請問這位是……”鄭安琪好奇道。


“哦,我的情婦!”敖君直接回道。


鄭安琪微微有些發愣。


大庭廣眾之下承認自己包養情婦的,這還是頭一次見到。


另外,這般容貌和氣質的女人,竟然甘心隻做一個情婦?


這個男人到底是有什麽出奇的地方?


身材還算挺拔,但絕對稱不上高大,一張內地人特有的清秀相貌,照比港島男子普遍的青銅臉,也隻能說是稍稍出色一些。


她實在是想不明白。


但之前那些傳聞倒是實實在在的,能坐到和勝和堂主的位子,定然絕非凡人,鄭安琪自然是不會小覷。


楊瓊卻是臉色憋得有些發紅。


沒錯,老娘為了工作需要,配合演你的情婦。


但你也沒有必要這麽直接的說出來吧?


老娘不要臉嗎?


想到這,手上忍不住在敖君的腰間掐了一記,敖君瞬間抖了個激靈。


“嗬嗬,楊小姐倒是有趣!”


鄭安琪笑了笑,但此時眼神已經有些輕蔑。


畢竟情婦即是沒有名分的女人,她身為豪門千金,如何能將這種女人看在眼裏?


心裏的優越感立馬升騰起來。


楊瓊何其敏感,自然也感受到了鄭安琪的變化,隻是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有時候女人之間的矛盾,哼一聲就夠了,更本不需要打在臉上。


敖君無奈地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幾個衣著華麗的青年朝他們走了過來。


“安琪小姐,好久不見!”


最先說話的,是一個穿著花格子西服的青年,一副典型的扁平臉,腦門很寬,有些其貌不揚。


但是鄭安琪卻是不敢小覷。


因為這人叫劉仁華,是太子道劉氏集團的大少爺,資產數十億,雖然照比他們這些頂級豪門還有些差距,但是在久龍來說,也能排的上號了。


而他後邊這幾位,也都是太子道有名的紈絝,經常來她這裏捧場。


是以微笑地朝他們點頭,“劉少,歡迎幾位來捧場,今晚頭一百萬籌碼算我的,盡情玩!”


“謝謝安琪小姐,我們自然想玩的盡興,但是有人在這十分礙眼,讓我們渾身不自在,如果輸錢,這損失要怎麽算?”


劉仁華和幾個紈絝眼神戲虐地看向敖君,冷笑不停。


鄭安琪愣了一下。


沒想到這幾個爛仔竟然是衝著敖君來的。


不知道雙方有過什麽矛盾。


但,他們難道不知道敖君的身份嗎?


也難怪,敖君才當上太子道老大不久,消息傳得沒那麽快,這些紈絝認不出敖君,也屬正常。


她正打算出言相告,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但此時敖君已經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管。


鄭安琪不禁苦笑了笑,看來這幾個小子要倒黴了。


“你們幾個,是杜雷派來的吧?”敖君沒有動怒,不動聲色問道。


“知道就好,你在這裏,髒了杜二少的眼,識相的,最好馬上滾出賭場,晚一分鍾,老子叫人打折你的腿!”


劉仁華無限囂張,挺著胸膛叫囂道,唾沫腥子噴了敖君一臉。


看著敖君漸漸發沉的臉,鄭安琪臉色暗沉,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真是不怕給自己惹禍啊!


他們以為是在跟誰說話?


就算是她在這個男人麵前也要恭敬著。


這幾個家夥居然如此不知死活?


如同跳梁小醜一般。


不,小醜都算不上,在和勝和麵前,他們隻能算是蝦米!


就連他們身後的家族,都是隨時可以被人碾死的蝦米!


果然,敖君搖了搖頭,抹了把臉,然後對著楊瓊說道。


“你幾個人,姓甚名誰,家庭住址,一會兒都給我記清楚了。”


楊瓊點了點頭,拿出小本本,咬著筆頭。


唉,惹誰不好,非得惹敖君?


這可是個殺星,從禹洲殺到金陵,現在又殺到港島來了。


簡直不知死活!


她也知道,敖局若是生氣,誰都攔不住。


幹脆默哀算了。


“咩?”


“搞乜鬼?”


“這個大圈仔還要把我們的家庭住址記上?”


幾個紈絝忍不住大笑起來。


劉仁華更是瘋狂的作死,用指頭指著敖君,一臉輕蔑的道:“我頂你個肺啊!你也配知道我們的身份?說出來嚇死你啊大圈仔!”


“告訴他我們是誰!”


隨後,幾個紈絝自報家門。


聲音異常洪亮,如同報菜名似的。


一個個來頭大的驚人,引得眾人紛紛側目。


太子道算是久龍最繁華的地段,世家豪門多如狗。


畢竟是港島,一個億不叫錢,十個億就一般,數十億百億豪族不少見。


而這幾個,以劉仁華為代表,已經算是豪族了。


眾人議論紛紛,不知道這個麵生的大圈仔,怎麽會惹到這幾個煞星。


今晚怕是要倒黴了,就算不跪著,也得光著屁股走出朝聖。


甚至出去被弄死在街頭也不是沒有可能。


“都記上了嗎?”敖君神色淡然,隻跟楊瓊問道。


“記上了!”楊瓊諾諾答道,情婦演得不錯,表情眼神都十分到位。


敖君滿意點了點頭,伸手掏出電話。


“叫人?”


劉仁華幾人愣了一下。


己方幾人自報家門,一般人聽到都應該嚇得腿軟才是,這個大圈仔竟然如此淡定?


這也就罷了。


還打電話叫人,準備剛一下?


“乜鬼來頭?”


“母雞!”


劉仁華轉頭問了一下,幾人都表示沒有見過。


“行,你叫吧!老子倒要看看你能叫來什麽人!”劉仁華冷笑了笑,並不在意。


因為他自信,在太子道,沒有幾個人敢跟他們囂張。


更何況,他們背後還有杜二少,他們可是在替杜二少出頭。


但他們卻是不知道,他們這番自信,簡直是花樣作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