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真不想承認
loading...

眼見蘇禮德前來這裏,那個囂張車主李阿短立刻就沒了之前那副囂張的模樣,變得唯唯諾諾,膽戰心驚。


蘇禮德來到囂張車主李阿短的身邊,眼眸死死的盯著他,道:“就是你,找夏遊先生的麻煩?把我送給夏遊先生的車子,給撞壞了?”


聽到蘇禮德質問的這句話,李阿短趕緊顫顫巍巍,聲音結巴的道:“沒、沒、我沒有找他麻煩!蘇……蘇大少爺,這……這是誤會!”


“誤會?誤會老子特麽送給夏遊先生的車子怎麽會變成這個樣子!你說啊!”蘇禮德一把拎住李阿短的衣領,冷然嗬斥質問。


李阿短匆忙道:“我……我……誤會,真的是誤會!姐夫,快救我啊!”


李阿短麵對蘇禮德,哪裏還能有半點的為虎作倀之心,立刻喊他的姐夫過來幫忙。


實際上,當得知李阿短得罪的人是蘇禮德之後,他的姐夫副管理者當下就不想摻和進這件事情了。


可李阿短這麽歇斯裏地的喊叫自己,讓他幫忙,那他要是再不幫忙,袖手旁觀的話,會被李阿短的姐姐,他的妻子,他娘家的人給修理指責的。


無可奈何下,副管理者隻能歎出一口氣,上前說道:“蘇大少爺!您別這麽做啊。有事咱好好商量。”


“好好商量?”蘇禮德放下李阿短的領子,轉身看向副管理者,道;“張東田副管理者。你可知道這位夏遊先生是什麽人麽?”


交局的副管理者張東田看了夏遊一眼,苦苦一笑:“我要是知道這位夏遊先生的來曆,肯定不會為難他了。”


“我就這麽跟你說吧。夏遊先生不僅是我蘇家的尊客,更是秦不滅秦老板的尊客。他身價過百億,在全球範圍都有著知名的影響力!我都納悶,你不知道他是誰,難道不會上網去查一查嗎?”蘇禮德一言一語的為夏遊介紹道。


“身價過百億?秦不滅秦老板的尊客?夏家的尊客?在全世界都有著知名影響力?”張東田倒吸一口涼氣!


“那……那他的自行車?”李阿短這時候也震驚的問道。


“那是我送的,當然是真貨!”蘇禮德道。


“嘶!”


李阿短立刻覺得腦袋發懵一片空白。


夏遊則是在這時走了過來,道:“行了,蘇兄弟,我也沒什麽生氣的地方,你來這裏幫我解決了這些麻煩認證一下自行車是真貨就可以了。”


夏遊說到這,看了眼臉色煞白一片的李阿短,輕輕笑道:“李先生,我找的這個人過來驗證的說法,你信嗎?”


李阿短本能的想要搖頭,可是他也明白,如果現在搖頭,那麽等待他的將會是無盡的地獄!


蘇禮德啊,蘇家的超級大少爺!


蘇戶大都最有名望,也是最為傑出的十大青年之首!


這個夏遊竟然會是蘇禮德的朋友,怎麽會有這種事情啊!


夏遊看到李阿短咬牙切齒的悲涼模樣,輕輕笑著道:“李先生不說話,我就當你認可這件事情了啊。喏,之前十萬塊我已經給你了。我這輛自行車你是不是也該賠一下?我也不跟你要什麽八百八十八萬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各退一步,你給我六百六十萬的成本價,就行了。”


“六百六十萬!”李阿短趕緊道:“夏遊先生,得饒人處且饒人啊,我沒那麽多錢,咱能不能少一點?”


“那可不行。你一個前軲轆都要我十萬,我這車子完全報廢了,隻給你按成本價已經很仁至義盡了。你要是覺得不行,咱們可以去走法律程序,當然,到時候法律程序讓你賠多少,我就布置到了。”夏遊聳了聳肩一臉平靜的說道這句話。


“走法律程序可以啊。”蘇禮德這時候幫腔說道:“李先生是吧?你最好是選擇去找律師解決,你應該知道,我蘇家的律師是整個蘇戶一帶最為厲害的。隻要你敢找律師,我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走進大牢!”


“走進大牢!”李阿短渾身一震,哭爹喊娘的抱住交局副管理者張東田的身子,“姐夫!姐夫救救我!你救救我啊!我不想進大牢!”


交局副管理者張東田使勁的推他,想要把他推開,眼見這李阿短死皮賴臉的賴著自己,交局副管理者張東田極度無奈的道:“這個,蘇大少爺。攢沒必要找律師解決,不就是交通事故嗎?相互賠錢就行。我這個小舅子,是李家的小公子,我想他姐姐李韻依會幫他解決這件事情的。這樣,您讓我打個電話,好嗎?”


“李韻依……我好像聽過這個名字。是李氏集團的副總經理?”蘇禮德道。


“是的是的。”交局副管理者張東田趕緊道。


“那行吧,你打個電話吧,讓她姐姐來解決吧。”蘇禮德道。


“好,好!”


交局副管理者張東田拿起手機,撥打電話。


不一會兒電話接通,張東田道:“依依啊,有件事情要跟你說,是關於你弟弟李阿短的……”


片刻後。


交局外方,再度停下一輛價值不菲的豪車。


隻不過這輛豪車是百萬級的,跟蘇禮德的千萬級豪車相比,弱了不少。


從百萬級豪車上走下來的墨鏡女人,看到門口停著的千萬級豪車,很是苦澀的無奈一笑。


看來十成十的事情是真的了。


她原以為這是她老公張東田和她那個不爭氣的弟弟合夥做出來的騙局。


但見到千萬級限量版豪車,她就明白,事情恐怕要壞……


進入交局,看到蘇家大少爺蘇禮德,李氏集團的副總經理李韻依立刻沒了之前那副高人一等的走路模樣,當即卑躬屈膝的上前握手,陪笑道:“蘇董,你好啊。”


見到她,蘇禮德也給了她父親的麵子,伸出手與她握了握,隨即道:“李副總,這個傻子是你的弟弟?”


李韻依看見麵色蒼白的李阿短,內心極為苦澀,她真的不想承認這個傻缺玩意是自己的弟弟啊。


他們李家怎麽就出了個這麽樣的垃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