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斷了
loading...

龍門ktv的光頭老總陳有錢喝著紅酒,優哉遊哉的看著液晶顯示器上播放的小電影,不多時居然起了反應。


他看著在門口那整理器具的護士女人,嘴角微微一揚,眼珠子立刻一轉,動了一些歪心思。


“哎喲……哎喲……”


陳有錢突然大聲哀嚎的呼喊出聲來。


護士女人趕緊轉過身子,走過來問道:“陳先生請問您怎麽了?”


“我……我突然覺得我好痛啊!”陳有錢裝模作樣的說道。


“痛?難道是您的四肢痛嗎?莫非發生感染了?”護士小姐姐道。


“我也不知道。你幫我看看,就在我被子下麵。”陳有錢道。


“好。”“啊!”護士小姐姐說著掀開陳有錢的被子,立時間,看到眼前這一幕,嚇得立刻驚叫出聲。


陳有錢突然起身,一把摟住了想要逃開的護士小姐姐,他臉上帶著壞笑,心曠神怡的說道:“護士啊,我那裏真的很不舒服,怎麽辦呀!可你看看,我現在四肢都綁著繃帶,沒辦法有效的活動,所以就隻能讓你來幫我了。”


“不……我不要啊……陳先生,您饒了我吧,我……我不會幫你的。”護士小姐姐苦澀著臉說道。


“你是在拒絕我?”陳有錢的臉色猛然一黑,他仔細看了護士小姐姐一會兒,隨即哼聲說道:“你放心,你幫我舒舒服服的解決掉此事,我保證不會虧待你,喏,桌上的那個金豬雕像看到沒?賣出去起碼價值十幾萬人民幣!你如果幫我解決我的困境,我可以把這個金豬送給你。”


十幾萬人民幣!


護士小姐姐一聽到他這句話,渾身就是一顫。


說實話,她很猶豫,十幾萬人民幣啊!


她當兩三年護士都未必能夠攢夠那麽多錢!


“我……不行……我讓出賣身體,我……我還是做不到。”護士小姐姐咬著貝齒,臉色羞紅的道。


然而陳有錢卻聽出了這個護士的言外之意。


出賣身體不行,那就不動你的身體不就行了?


陳有錢笑嘻嘻的道:“美女護士,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出賣自己的身體的。你隻需要幫我解決就行,比如。”隨即看了看美女護士,一臉邪笑“你懂得。”


“這……”美女護士一聽到這,更加猶豫了。


如果不用出賣身體就能夠得到十幾萬的人民幣,那……那或許可以接受吧?


“行,隻是老板您可千萬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不然我可沒臉再在這裏上班了。”美女護士小姐姐咬著紅唇說道。


“哈哈哈。我就喜歡你這種坦率的女人,放心。我不會說出去,你隻要把我伺候好,我以後天天到你這光顧。”陳有錢說著“來吧,完事之後金豬就是你的了。”


“嗯!”


美女護士小姐姐深吸一口氣,戴上了手套。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的身影悄無聲息的躲過那些門外的保鏢保安,從窗戶那邊,來到了醫院當中。


他假裝成一名醫生,拿到陳有錢的病例後,嘴角冷然一揚。


膽敢得罪他的人,絕對都沒有好果子吃!


夏遊悄悄然的進入vip貴賓看護室,在這裏突然就看到美女護士正在給陳有錢釋放壓力的那一幕。


看到這一幕,夏遊先是一愣,隨即無語的笑了笑。


看來像陳有錢這種人,腦袋裏無時無刻都在想著那種齷齪事情啊?


不過這樣也好。


你不是想要弄斷老子一條胳膊?老子就讓你失去最享受的部位!


悄無聲息的靠近,夏遊從旁邊桌子上拿起了一杯水,倒了一些在自己的手中,在手裏醞釀了一下,內力從手心之中升騰,水滴便化為一根堅韌的水針射了出去。


陳有錢抬頭望著天花板,微微閉上眼睛,享受身體帶來的愉悅,突然身下猛地一刺,痛得他哀聲嚎叫:“啊!你幹什麽!”


隻見到,美女護士也是一臉震驚,手上發顫,充滿鮮血的拿出一個短小部件。


眼見這如此熟悉的東西,陳有錢愣了一下,直接倒吸一口涼氣,整個腦袋都陷入到一片空白當中。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我……我……”小護士結結巴巴的半天才說出話來“老……老板,你……你的那裏就斷了……”


斷了?


斷了……


斷了!


啊!老子成太監了?


這個念頭一出現在陳有錢的腦海當中,下一秒,他就覺得無盡的疼痛與涼颼颼的感覺充斥著他的身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陳有錢大聲呼喊,痛的四肢不斷顫栗。


美女護士嚇得東西一丟,惶恐的跑到一邊,連忙喊叫道:“醫生!醫生!快來……快來醫生啊!”


聽到屋裏的喊聲。


很快,數名保安接踵而至,衝進了房間裏麵,看到這一幕,都紛紛愣了一下,立馬找美女護士的麻煩。


而夏遊看著被進來的保安踐踏成肉泥的東西,淡淡笑了一聲,趁著這個混亂的機會,悠哉悠哉的便離開了房間。


然後就在離開過程中,脫下白大褂,換上了自己的衣服。


那些得到消息瘋狂趕來的保鏢保安們一個個衝向那個房間裏麵,而有一個人路過夏遊,一臉疑惑,仿佛是認出了他。


這個黑衣服保鏢打手往著前方跑去數步,突然停頓,想到了什麽,再轉過頭的時候想要叫住夏遊,卻發現夏遊已經沒了蹤跡。


“咦!人呢?”


“老三!你還在那發什麽愣!咱們老大都被人砍了!趕緊走啊!”他的同夥立刻著急喊道。


“哦。”


保鏢打手點點頭,也沒多想什麽,跟隨其他人,一同衝入房間當中。


拐彎處,夏遊嘴角微微一揚,複仇成功後也不再逗留在這。


實際上他並不擔心什麽。


就算被知道報複陳有錢的那個人是自己又如何?


他敢找人砍自己,找自己麻煩,那就得承擔被自己針對報複的傷害。


什麽陳有錢?不過是個垃圾罷了!


夏遊解決完這裏的事情,也懶得繼續待在這裏,跟王玉花和秦可欣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四文鎮,重歸唐家。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