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如此,趙國中原霸主之位成矣
loading...

“齊國嗎……”趙何沉思半晌,道:“那麽以樂毅將軍之見,這齊國之患,應該如何解決呢?”


樂毅笑道:“公子稍安勿躁,待樂毅說完其餘三國,自然獻策。”


趙何一想,這話確實得讓人先說完,於是正色道:“卻是在下唐突了,樂毅將軍請繼續。”


樂毅繼續開口,道:“接下來便是秦國。秦,先前不過一狄戎雜居,蠻夷之國耳。雖也有秦穆公這般雄主,然而不過曇花一現,不足為中原之患也。


但自秦孝公以商君變法以來,其新法雖役使民眾頗為酷烈,但所行之軍功爵卻可是三軍用命,國中麵貌為之一新。故自商君變法以來,秦人屢次東擴,不但從魏國手中奪回西河、上郡兩地,又南下得巴蜀之地,如今國勢大漲,國中又有魏冉、司馬錯、白起等良臣名將,早已非當年蠻夷之國,乃西方霸主之相。


以樂毅之見,秦國將來必成大患,若不能有效將其遏製,將來秦國為患程度極有可能在齊、楚之上!”


趙何這下子是真的有些吃驚了。


作為一個穿越者,趙何當然非常的清楚秦國是一個怎麽樣的敵人。


如今的秦國,有秦昭襄王嬴稷,有號稱戰國第一軍神的白起!


這樣的敵人,絕對是趙國未來最為強勁的敵手,沒有之一。


趙何對秦國的了解,是因為他穿越者所帶來的記憶。


而樂毅作為這個時代的人,在完全不了解未來的曆史是什麽模樣的情況下就已經察覺到了秦國的潛力和威脅,這份超前的目光,不得不說,遠勝這個時代絕大部分人。


趙何輕輕的出了一口氣,又問道:“那麽,楚國呢?”


“楚國?”樂毅微微一笑,臉上第一次露出了不屑的神情:“昔年三家分晉,魏國為當世最強者,然魏國強不過百年便衰落至今。楚國,不過是第二個魏國罷了!”


趙何不動聲色,道:“楚國如今乃是戰國諸雄之中疆域最廣之大國,自周平王東遷以來便是南方強國,底蘊之深厚如今天下無任何諸侯國能望其項背,樂毅將軍此言,是否有些言過其實?”


樂毅正色道:“公子此言,樂毅不敢苟同也。楚國先君乃楚懷王,懷王繼位之時,楚國兵多將廣,西至巴東、漢中,冬至大海,南到九江,北臨河水,和齊國並稱當世雙霸。


然而楚懷王繼位以來,先被秦相張儀戲耍,隨後連續被秦國敗於丹陽、藍田、召陵。又被齊韓魏三國大敗於垂沙,雖然滅了越國,但遠不足以挽回這四次大敗之損失。且楚懷王去年被秦王稷困死於鹹陽,楚國新君繼位,國中人心浮動國勢衰微,已成四大強國之末尾,不足為慮!”


說完這番話之後,樂毅對著趙何拱了拱手,道:“樂毅冒昧,一番誇誇其談,卻是讓公子見笑了。”


趙何笑了起來:“不然,不然。若是將軍這番高論也算誇誇其談的話,那麽這天下雖大,怕是再無能言、善言之士了。”


趙何說的是真心話。


僅僅一番話的功夫,樂毅就分析出了趙國最大的敵人齊國,將來的大患秦國,還有看起來還算強大但實際上早就已經是外強中幹的楚國。


趙何心中有些感慨,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這樂毅如此得諸葛亮推崇,能和千古名相管仲並列,確實不是沒有道理的。


趙何道:“那麽在下想要請問一下,以樂毅將軍之見,若是趙國接下來想要問鼎中原,應該如何去做呢?”


看出局勢,並不代表著這個人就一定有才能了。


很多時候,問題就擺在那裏,有一些眼光的人都能夠看得出來。


人才和誇誇其談之間的區別,就在於能否在洞察問題之後,提出一個行之有效的辦法,去解決這個問題!


有些人,天天就知道吹牛逼打嘴炮,但是要他解決問題做點事情的時候就屁用不頂。這樣的人如果能夠算人才的話,那簡直就是侮辱人才這個詞語的真正含義。


樂毅伸手輕輕敲擊著麵前的桌案,半晌之後才道:“確實有一些想法,公子若是想要聽,那麽樂毅便鬥膽說來了。”


在大廳的下首,年輕的樂乘十分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


看著自家伯兄和少年麵前的菜肴幾乎沒動多少,樂乘就覺得……好浪費啊。


樂乘的目光滴溜溜的在兩桌佳肴上打轉,要不然,等客人走了,自己再吃一頓?


坐在上首主位的樂毅並沒有察覺自家族弟的小心思,他稍微理了一下思緒,開口道:“如今天下,四國爭鼎,楚國不足為慮,那麽趙國所需要考慮的便是秦國和齊國。這兩國都和趙國接壤,但以趙國之國力是絕對不可能和這兩國同時開戰的,所以必須要先破其中一國,然後再破另外一國。如此,霸業可成矣!”


趙何微微點頭,道:“那麽,以樂毅將軍之見,趙國應選擇先破哪國呢?”


樂毅想也不想,十分果斷的說道:“自然是齊國!”


趙何問道:“為何是齊國?”


樂毅沉聲道:“齊王地繼位以來,任用孟嚐君為相,雖然多次擊敗了秦、楚等國,但是齊國實際上卻並沒有得到什麽好處。垂沙之戰破楚,得到好處的是魏、韓和秦。函穀關之戰破秦,秦國歸還土地給的也是魏國和韓國。


齊國連年大戰,白白消耗國力,空有赫赫戰功,卻未得一尺之地,隻不過是為了他人做嫁衣罷了。如今之齊國看似強大,但已有外強中幹之相。


況且齊王地如此窮兵黷武,必然遭受各國忌憚。燕國前些年險些遭到齊宣王吞並,楚國被齊國大破於垂沙,秦國被齊國攻克了函穀關,這三國和齊國之間皆有仇怨,正可為趙國所用。


眼下隻需找到一個機會,趙國便可聯合秦楚燕三國一共對齊國開戰,到時候魏韓必然倒戈,則齊國便是舉世皆敵!如此,齊國必受重創。


一旦齊國衰落,則趙國向東可取河間、濟西,向南可取高唐,一旦這三地皆入趙國之手,那麽趙國接下來可再滅宋、魯以及泗上諸國,如此,趙國中原霸主之位成矣!到那時,趙國挾號令中原之勢而西向攻秦,區區秦國,又何足道哉!”


樂毅說到後來,整個人也不免變得有些激動了起來,說話的聲音隨之變得激昂不少。


吳傑看著樂毅,心中暗暗點頭。


和之前的那番局勢分析相比,樂毅剛剛說出來的這個先齊後秦的計劃,趙何倒是並沒有多麽的意外。


在曆史上,樂毅就是以燕國大將的身份率領五國聯軍大破齊國,占領了齊國七十幾座城池,把齊國打到隻剩下即墨和莒兩座孤城的地步。


要不是有燕惠王這個豬隊友用騎劫替換掉樂毅主將之位的話,齊國是真的很有可能就這麽亡在樂毅手中的。


剛才樂毅這番話證明了一點,那就是曆史上燕國伐齊的整個策略和想法,的確是出自於樂毅之手!


當然,樂毅也不是沒有缺點,比如說在他的這個計劃中,對於秦國就沒有多麽的重視。


事實上,這也是山東六國共同的缺點,直到秦國軍神白起徹底崛起,打得山東六國瑟瑟發抖的時候,六國和六國的士人們才愕然發現,原來西邊的那個“戎狄之秦”竟然已經強大如斯,恐怖如斯!


但,人無完人,樂毅雖強,也不可能考慮得麵麵俱到,無懈可擊。


說起來,這樂毅身在局中,卻已經能夠想出破局之法,僅此一點,就注定此人必將顯赫於世!


想著想著,趙何看向樂毅的目光不由得有些炙熱。


樂毅,果然名不虛傳!


必須要把這貨拉攏過來,不然要是讓樂毅按照曆史的軌跡那樣跑去燕國,那趙國就虧大了!


趙何正準備開口,樂毅卻已經先有所動作。


隻見這位中山國將軍突然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朝著趙何行了一個標準無比,臣子麵見君王之時的禮節。


“不知樂毅這番冒昧之言,可還能入得大王之耳?”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