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鬱悶的蘇秦(第二更)
loading...

燕國,薊都。


雖然在南方,莒城之戰都已經結束了。但在這裏,冬天才剛剛離去不久。


大殿之中,氣氛還算不錯。


莒城之戰,燕國終於成為了勝利者,趙國也十分的信守承諾,將城池歸還給了燕國。


勝利總是能夠鼓舞人心的,無論這勝利是大還是小。


燕王笑吟吟的坐在主位之上,看著在場的幾名大臣。


“諸卿,昨日秦國的使者入宮見了寡人,希望寡人能夠和秦國聯手共伐趙國,此事不知諸卿怎麽看?”


燕王突然提出了這麽一個問題,但是在場的幾名燕國大臣竟然都沒有表露出太多的驚訝神情。


原因也簡單,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燕趙之間的矛盾遲早都要爆發。


在齊國被趙國滅亡之後,燕國的鄰國就隻剩下了趙國一個。


這對於燕國來說可不是什麽好事。


無論趙國想要南下還是西進,燕國都會成為趙國背後的心腹之患。


所以除非趙國放棄爭霸,不然的話,燕國遲早會像齊國一樣成為趙國的目標。


有了這樣的考慮,燕國諸卿對燕王的問題所表露出來的這種毫不意外的態度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相邦郭隗第一個接腔:“大王,臣以為如今討伐趙國正是良機。趙國剛剛占領齊國大片土地,如今又和秦國在中原大戰,不但國中兵力無比的空虛,而且也根本無暇顧及大燕。大王這個時候隻需要派遣一員大將突襲趙國,沿中山郡直下邯鄲,趙國必然猝不及防軍心大亂,在中原敗北。一旦趙國敗北,那麽齊國就可借勢複國,大燕也可以趁機吞並趙國中山、代郡等地,趙國遭此重創,將來必然不可能再是大燕的敵手了!”


郭隗一番話說得慷慨激昂同時又極為流利,顯然早就已經在心中思考良久,在聽到燕王問計之後便立刻道出。


燕王微微點頭,笑道:“郭相之計頗為不錯,諸卿還有其他的建議嗎?”


在其他人沒有說話之前燕王就已經開口稱讚了郭隗,這幾乎就相當等於是明示燕王自己的態度了。


在場的幾名燕國大臣見狀自然也是乖乖的閉上了嘴巴,誰會傻到去反對大王和相邦的共識呢?更何況這項共識確實也不是什麽很昏聵的計謀,反而是對燕國的將來十分有利的。


但讓人驚訝的是,還真有人開口反對了。


“大王,臣以為郭相之言未免有些欠妥,還請大王三思。”


眾人吃驚之下紛紛轉頭看去,發現說話之人不是別人,乃是亞卿蘇秦。


蘇秦原本在歸國之後被排擠成為一個名不副實的邊緣人,甚至平時連參與這種國家大政廷議的資格都被剝奪。


然而在燕國出兵助趙之後,趙何作為盟主向燕王直接施加壓力,指名要蘇秦作為這一次燕趙同盟的聯絡者,於是燕王不得已之下隻好正式讓蘇秦負責掌控外交,從而正式的進入了燕國的核心階層之中。


可能有人就要問了,這燕國內政趙國還能指手畫腳的?


答案還就是可以。


各大強國在戰國時代利用自己國力強大的優勢去幹涉他國內政,是再常見不過的操作了。


比如說,現任的秦王和燕王都是在趙主父的支持下登基的。在大臣方麵,趙臣樓緩受趙國指派去秦國當過相邦,著名的縱橫家張儀受秦王指派去魏國當過相邦,孟嚐君也入秦當過相邦。


連國君和相邦都能夠隨意幹涉,一個還在相邦之下的亞卿,能算個事嗎?


所以,在這樣十分特殊的一個大的環境之下,蘇秦還真就在趙國的支持下順利上位,並沒有遭受什麽歧視。


蘇秦上位之後,這幾個月總體來說是比較低調的,畢竟現在燕國本身就位於北部邊陲這種荒僻之地,相對而言和中原諸侯打交道的機會原本就非常的少,除了協調一些燕軍助戰的一些細枝末節的東西,蘇秦可以說是基本沒有什麽存在感。


然而讓人意外的是,就是在這樣一個商議的時候,這位毫無存在感的亞卿卻站了起來,給出了一個讓眾人都很意外的反駁。


對於蘇秦的反駁,郭隗無疑極為不快,他甚至沒有任何的掩飾,直截了當就將這種對蘇秦的不滿給顯露了出來:“蘇卿,老夫知道你和趙國的關係不錯,但是此事涉及到大燕的利益,你作為大燕之臣,理當把那些東西放在一邊!”


大殿之中其他人的臉色頓時都變得極為古怪。


郭隗這番話,幾乎是等於指著蘇秦的臉,說蘇秦是一個和趙國人勾結的燕國叛徒了!


對於這樣的指控,蘇秦自然不可能無動於衷。


隻見蘇秦冷笑一聲,道:“郭隗,你口口聲聲說什麽擊敗趙國光複齊國,什麽奪取趙國中山郡和代郡。我問你,這趙國當真是這麽容易擊敗的嗎?以秦國之強,尚且在兩次上郡之戰中敗北。齊國身為天下霸主,匡章不世名將,卻被趙國打得戰死沙場,齊國更是直接被趙國滅亡。我大燕雖然這些年略有起色,但是比起秦國還是齊國都差了許多,連秦齊尚且都敗在趙國手中,你又有什麽資格在這裏大言不慚,說什麽打敗趙國呢?”


郭隗同樣不甘示弱的反駁道:“蘇秦!老夫的理由剛剛不是都已經說過了嗎?現在不攻擊趙國,難道要等到趙國擊敗了秦國,完全消化了齊國之後再和趙國開戰不成?到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以卵擊石!”


蘇秦搖頭道:“趙國如今看上去似乎是國中兵力空虛,但你不要忘了,趙國這些年來接連取勝,國中軍民早就已經無比激勵,一旦聽到了大燕進攻的消息,趙國完全有能力組織起一支軍隊和大燕抗衡。大燕現在還能組織起多少軍隊?五萬?最多也就十萬吧。區區十萬軍隊就想要打穿趙國眾多城池一路攻擊到邯鄲城下,你郭隗哪裏來的自信?”


郭隗重重的哼了一聲,道:“那你又哪裏來的自信,覺得這個時候的趙國一定能夠阻擋大燕兵鋒?”


蘇秦露出了十分明顯的嘲諷神色:“就算退一萬步說,大燕當真能夠穿越重重阻攔一路打到邯鄲城下,但是那又如何?邯鄲被趙國經營多年,之前以匡章之能、齊技擊之士之威尚且圍攻而不克,難道大燕當真就能攻克了?隻要大燕攻克不了邯鄲,那麽根本就對中原戰局造不成任何的影響!趙國大可以從容的和秦國決戰,以現在的態勢而言,趙國滅齊破楚,打贏秦國的幾率極大。隻要趙國在中原擊敗了秦國,到時候趙王率領大軍殺回來,那大燕就不是你說的什麽千載難逢的良機,而是要像齊國一樣麵臨亡國之禍了!”


蘇秦的一番話連消帶打,將郭隗所說的一條條全部駁斥,頓時讓郭隗越發的憤怒,喝道:“蘇秦!你身為大燕之臣,卻口口聲聲說什麽趙國必勝大燕必敗,這就是你的臣子之道嗎?”


蘇秦冷冷的看著郭隗:“郭隗,你身為大燕相邦,卻謠言蠱惑大王,想要將大燕帶上你的不歸路,還誣陷我蘇秦,這就是你的臣子之道?”


兩人之間的氣氛劍拔弩張,若不是在廷議之時禁止佩劍的話,恐怕兩人是真的要拔出長劍來當殿大戰三百回合了。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燕王終於開口了。


燕王一開口,其他人無論有什麽樣的心思,都紛紛閉上了嘴巴。


燕王的目光落到了鄒衍的身上,道:“鄒卿,你來說一說你的意見吧。”


如今劇辛尚未領兵回返,所以鄒衍的意見就變得十分重要,他支持誰,那麽誰就會成為多數派。


鄒衍沉默半晌,道:“大王,臣以為……伐趙正當時。”


鄒衍話音落下,郭隗頓時就變得眉飛色舞了起來,帶著炫耀的眼神看了蘇秦一眼。


蘇秦頓時急了,道:“大王,此事……”


燕王打斷了蘇秦的話:“此事寡人已經有了主張,既然郭相和鄒卿都這麽說了,那麽就馬上集合部隊,準備出征趙國吧!”


說話的時候,燕王的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燕王並不傻,他的心裏很清楚的知道燕國遲早會成為趙國的目標,即便是燕國表現得再如何臣服都是如此。


趙王那個家夥,早就已經明明白白的拋出了所謂的“大一統”理論,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還覺得燕趙之間有任何緩和的可能性,那麽就不是天真,而是愚蠢了。


既然燕趙之間遲早都有一戰,那麽不如趁著現在,趁著這個燕國勝率還沒有那麽低的時候出手,搏一搏!


蘇秦歎了一口氣,知道事情已經無可挽回,幹脆就不再說話了。


另外一邊的郭隗意氣風發,對著燕王道:“大王,那劇卿那邊怎麽辦?他率領的大軍如今還在趙國境內,尚未回歸大燕呢。”


燕王問道:“劇卿現在走到哪了?”


郭隗道:“在趙國新近成立的巨鹿郡內。”


燕王眼中寒光一閃,道:“那麽就派人用最快的速度趕去,讓劇卿不用回返,就地進攻趙國巨鹿,然後西進攻擊中山郡!”


郭隗點了點頭,道:“但劇卿手中隻有四萬人,這數量未免不足,老臣以為從國中征兵勢在必行。”


燕王點了點頭,道:“如今國中還能征兵多少?”


郭隗顯然早有準備,當下立刻答道:“最多還能征八萬兵馬。”


“八萬?”燕王沉吟片刻,道:“加起來也有十二萬,應該是差不多了,就征八萬吧!”


八萬聽起來不多,但考慮到燕軍過去幾年之內不停的打敗仗,每次要麽死十萬要麽死八萬,這確實已經是燕國所能夠湊出來的最後一點兵力了。


燕國畢竟不是中原大國,人口也是諸侯最少的。


郭隗又問道:“大王對於這領兵之將可有什麽建議?”


燕王看了郭隗一眼,頓時明白對方意有所指:“郭相有什麽人選?”


郭隗笑道:“原將軍秦開受趙國迫害而入獄,如今正可釋放出來,命其為大燕征戰。”


秦開是在高唐一戰中打了敗仗,然後狼狽的逃回燕國。接著燕王親赴邯鄲朝見趙何求和,當時的條件之一就是處死秦開來作為燕國給趙國之間的交待。


然而秦開最終並沒有死,隻是在監獄之中被看押起來,趙國方麵將注意力放在了攻擊臨淄、即墨和莒城,對區區一個秦開的死活並沒有那麽關心,倒是被燕國給糊弄了過去。


燕王沉吟片刻,道:“也可以,這一次就讓秦開給劇卿當一個副將吧。”


片刻之後,蘇秦怏怏不樂的走出了燕國的大殿之外。


雖說並不得燕王信任,但蘇秦確實是發自內心的想要為燕國做一些事情來報答燕王當年的知遇之恩,如今卻被郭隗如此嘲諷和打壓,甚至連勾結趙國這種罪名都說出來,而且看燕王的樣子也完全沒有信任蘇秦的跡象,無疑讓蘇秦無比的鬱悶。


蘇秦一聲長歎:“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這句話是蘇秦的兄弟蘇代在書信之中所言,蘇秦覺得用來抒發自己此刻的心情,實在是再適合不過了。


突然,一旁有人笑道:“蘇卿這首詩聽起來雖然不錯,但似乎和詩律不合啊。”


蘇秦愣了一下,轉頭看去,發現說話的人是上卿鄒衍。


蘇秦收起笑容,冷冷的說道:“這就不勞鄒卿費心了。”


鄒衍剛才在大殿之中支持了郭隗,這件事情蘇秦可沒有健忘到已經忘記掉了。


鄒衍笑容不變,朝著蘇秦說道:“鄒某今日突然有些興致,想要請蘇卿過府一敘,不知蘇卿覺得如何?”


蘇卿愣了一下,心中嘀咕。


這老狐狸,剛剛站在郭隗那邊反對了我一次,現在又來邀請我,搞什麽名堂?


嘀咕歸嘀咕,蘇秦在短暫的猶豫之後,還是答應了下來。


想要在政壇之中混下去,盟友是必不可少的。


放眼如今的燕國政壇,也就隻有鄒衍能夠被爭取到蘇秦的這一邊了。


鄒衍在府中設宴招待蘇秦,隻有兩人出席,並無其他任何人陪宴。


鄒衍的第一句話就讓蘇秦有些不爽:“今日在廷議之上,郭相說蘇卿和趙國有所勾結,不知此事是否屬實?”


蘇秦臉色一變,十分不快的說道:“我雖和趙王見過幾麵,也通過一些信件,但是和趙國勾結?簡直是無稽之談!”


鄒衍哈哈一笑,道:“如此說來,蘇卿確實是忠心為了大燕,實在難得。不過老夫卻知道一個人,明明身為大燕重臣,卻偏偏和趙國暗中有所勾結。”


蘇秦道:“誰?”


鄒衍放下了手中的酒爵,正色道:“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