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齊穩,秦出(求推薦票)
loading...

臨淄,齊國王宮。


大殿之中,齊國相邦孟嚐君田文正當著齊王田地和其他幾名齊國大臣的麵,侃侃而談。


“大王,如今燕國已經懾服,趙國剛剛吞並中山需要時間消化,韓魏兩國早已經是大王麾下之臣,正是伐楚之最佳良機!


大王隻需要聯合韓魏兩國共同伐楚,便可進一步的將楚國的勢力向南壓迫,同時徹底的奪得整個楚國的淮北地。如此,齊國霸業,必定在大王的手下更上一層樓!”


說到興起,孟嚐君甚至有些手舞足蹈,顯得頗為激動。


抑秦、伐楚、滅宋,這是孟嚐君指定的齊國爭霸三步走計劃。


一旦實現,齊國必然強絕天下,如當年之晉、魏那般領袖群倫。


雖然他孟嚐君並非齊國之王,但有朝一日,史書上會把他孟嚐君田文和名相管仲並列,稱為齊國霸業的締造者!


不,甚至會超過管仲!


看著興奮不已的孟嚐君,坐在王位之上的齊王田地臉色平靜。


齊王今年三十出頭,正是最為年富力強、開拓進取之心最盛的年齡。


而這位齊王,也的確是一位想要讓齊國更上一層樓的國君。


過去的五年裏,齊王支持著孟嚐君,發動了一次次的戰爭。


但今天,情況不同了。


齊王沉默片刻,開口道:“孟嚐君,寡人以為,如今並非出兵的最佳時機。”


“什麽?”孟嚐君吃了一驚,道:“大王何出此言?”


齊王正色道:“孟嚐君,在過去的五年裏,寡人的齊國整整發動了四次大戰!如今國中民生已然出現凋敝之象,不可再這般繼續下去了!寡人覺得,應該先休養生息一兩年的時間,然後再繼續圖謀對外擴張。”


孟嚐君急了:“大王,如今形勢一片大好,若是等個一兩年,讓燕國、趙國和楚國緩過氣來,那大齊想要從楚國手中奪得整個淮北地甚至是南下淮南,就是千難萬難了!”


麵對著孟嚐君的殷切陳訴,齊王十分冷漠的搖頭:“孟嚐君,寡人主意已定,就這麽去辦吧。”


孟嚐君臉色鐵青,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既然如此,那麽臣還有事處理,便先告退了!”


看著怒氣衝衝離去的孟嚐君,齊王從鼻孔之中發出了一聲冷哼。


其餘的幾名大臣也紛紛開口。


“孟嚐君竟然如此當眾頂撞大王,實在是太不像話!”


“孟嚐君之所以一力主張伐楚,為的是擴大他的薛邑封地,而並非為了大齊謀利!”


“孟嚐君之父田嬰當年出任大齊相邦之時便極為跋扈,如今孟嚐君也一如其父之故態!”


齊王聽著聽著,臉色漸漸鐵青。


“夠了,都給寡人閉嘴!你等立刻將寡人的命令傳遞下去,讓五都大夫好好治理民生,尤其是在趙國邊境,不要隨意輕啟戰端!”


……


在更早幾天的時間段,秦國都城鹹陽之中,也有一件事情發生。


三十歲的秦王嬴稷高坐王位之上,神情嚴肅無比。


“樓緩,寡人今日免去你秦國相邦之職,你可以回趙國去了。”


在秦王的下首,片刻之前還是秦國相邦的樓緩一臉震驚,足足過了好半天才道:“大王,樓緩究竟犯了何錯,讓大王罷免了樓緩之職?”


秦王臉色平靜的看著樓緩:“樓緩,你在大秦這幾年,也算得上是兢兢業業,值得稱道。但寡人想要告訴你的是——時代變了!你若是想不通,那就回邯鄲,慢慢去想吧!”


樓緩麵如死灰,半晌之後朝著秦王行了一禮,踉踉蹌蹌的奔出大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宮城。


秦王看著樓緩離去的背影,內心毫無波動。


三年前,齊國大將匡章率領著齊魏韓三國聯軍大敗秦軍並攻克函穀關,整個關中都暴露在了三國聯軍的兵鋒之下。


當是時,為了讓三國聯軍不繼續進攻關中和鹹陽,秦王不得不將藺、離石等城池交還趙國,同時任命趙國大臣樓緩為秦國相邦,從而取得趙國的支持。


在秦國獲得趙國支持之後,三國聯軍也不敢繼續深入秦國,隻是威逼秦國歸還了一些城池給魏韓兩國,然後就撤軍了。


函穀關之敗,那是秦王嬴稷登基以來,最為恥辱的失敗!


隻有齊、魏、韓三國的失敗和鮮血,才能夠洗刷秦國的恥辱!


為了洗刷恥辱,秦王忍氣吞聲勵精圖治,秦國整整三年時間沒有對外發動戰爭。


而現在,複仇時機已經到來了!


秦王沉聲道:“穰侯魏冉何在?”


一位中年秦國大臣起身:“臣魏冉在此!”


秦王將目光投向魏冉:“穰侯魏冉,從今日起,你便是大秦相邦!”


魏冉朝著秦王躬身行禮:“臣魏冉,多謝大王恩典!”


這已經是魏冉第二次出任秦國相邦之職了。


秦王的目光從魏冉身上移開,落在了另外一人的身上:“司馬錯將軍,寡人有命令給你。”


滿頭白發的秦國大將司馬錯霍然起身,身形挺得筆直:“臣司馬錯聽令!”


秦王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司馬錯,寡人命你為主將,率十五萬大秦子弟前出函穀關,討伐魏國,你可願意?”


司馬錯抬頭,一雙虎目之中精光四射,沉聲道:“請大王放心,臣此次出征必定得勝歸來!”


秦王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有司馬錯將軍這句話,寡人就放心了。等到你凱旋歸來之時,寡人定要親自敬你一杯,和你共慶勝利!”


司馬錯高聲道:“大王,記得多留些酒!”


秦王先是一愣,隨後放聲大笑。


秦王又道:“向壽何在!”


又一名老將挺身而出:“臣在此!”


秦王道:“寡人命你領五萬人伐韓,務要牽製住韓國,使其不得支援魏國!”


向壽同樣喜不自勝:“喏!”


剛剛被任命為新相邦的穰侯魏冉眼珠轉了幾轉,突然起身道:“大王,臣保舉五大夫白起作為副將,輔佐司馬錯將軍出戰!”


秦王的目光看向了魏冉:“白起?這是何人,為何寡人之前從未聽說過他的名號?”


魏冉正色道:“大王,白起此人雖然聲名不顯,但有勇有謀治軍有方,司馬錯將軍得白起之輔佐,定然是如虎添翼!”


秦王略微猶豫了一下,但馬上就釋然了。


隻不過是區區一個副將罷了,有司馬錯老將軍坐鎮,能出得了什麽事?


穰侯畢竟是秦王的舅舅,又是剛剛上任相邦,這點麵子還是要給的。


於是秦王不再猶豫,十分痛快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讓白起來當這個副將吧。立刻將寡人的命令給傳下去,一個月之後,大軍正式開拔伐魏。若是韓國人也敢出兵,那就連韓國一起給寡人打了!”


三十歲的秦王,霸氣十足。


日雖東升,有秦在西!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