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你是革鼎的刀
loading...

“我一元宗每一千年就會出一位驚才絕豔的天才,帶領我一元宗走出困境,繼往開來,當年的農少華就是如此。”


“眼下正值我一元宗生死存亡之際,”


“方奇,你願不願意成為我一元宗的第二個農少華,接下我手中的位子,為我元宗殫精竭慮,走向明天?”


此言一出,方奇頓覺渾身熱血沸騰,整個人都充斥著強大的力量,這不是什麽真元之類的力量,而是一種信念!


一種讓人熱血沸騰的信念!


不過,熱血過後,方奇卻重新冷靜了下來,他雖然激動無比,但是思索了一番之後,卻反而搖搖頭拒絕:“我方奇不過是一個紫府修士,何德何能能夠執掌掌教大位?我的能力不夠,修為不夠,智計更是和天命師兄差了太多。”


“這個掌教至尊我做不了,也不會做,天刑長老我看你還是另選高明吧,”方奇歎一口氣道,“況且自古以來,我一元宗都有自己的規定,那就是下一任掌教至尊隻能從真傳弟子之中選出來才行,我才剛剛晉升核心弟子,資質差得很遠。”


“我雖然也很想幫助一元宗,雖然我眼界不高,但是也看得出來,如今的一元宗內憂外患,內外交困,想要從中突圍,就必須有一場血腥大清洗,但是就算是天命師兄在,恐怕也很難做到,畢竟他雖然是道宮巨擘,又是宗門至尊,可是那些豪門氏族也不是吃素的,他們早就包藏禍心太久。”


“每一個豪門中都有自己的貓膩,真正還是想萬載之前那樣心向宗門的,恐怕已經不多了,若是真的要對這些豪門氏族動手,就不得不說會撼動我一元宗根基了,這對一個宗門來書也不是什麽好事。”方奇思索了一下,沉聲道。


天刑殿主露出了訝異的神態,他沒有想到方奇一個小小的弟子竟然也能看到如今的一元宗境況,誠然而今的一元宗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就像掌教師兄所說的那樣,正值生死存亡之際!


“你說的不錯,而今的豪門氏族已經成了一個利益結合體,想要平穩的解決他們,實在是太難了,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個團體,抱團結盟,就算是掌教至尊的號令他們也可以不尊,因為他們的力量已經大到足以影響一個宗門了,他們現在覺得自己才是宗門的最高指揮者,他們覺得自己才是宗門的掌權人,完全不把掌教放在眼裏。”


“因為他們的依仗,就是氏族中的強者也是道宮巨擘,如今他們結盟抱團,隻要一個犯錯了,到時候各個氏族互相偏袒,層層保護,就算是最為嚴厲的懲治措施傳達下去,也已經可有可無。”天刑長老的臉上竟然流露出了悲傷的神情,不過旋即就變成了一股濃濃的厲色,“這些宗門的蛀蟲,宗門養育他們,他們竟然還對宗門做出這種背叛之舉,真是禽獸不如!”


“宗門一再遷就他們,為的就是宗門的安穩,但是他們竟然還以為掌教怕了他們,愈發的變本加厲!”


“一個個氏族竟然背著宗門,自顧自的尋找靈脈,不僅不上報給宗門,竟然直接藏匿消息,將自己氏族的人派遣過去鎮守靈脈,占為己有。”天刑長老越說越氣,臉色更是冷冽,“若非他們這些氏族中起了衝突,為了一條三階元石礦脈,互相大打出手!若非這事情鬧得太大,宗門高層至今還被蒙在鼓裏!”


方奇一聽,頓時覺得心驚肉跳,一條三階元石礦脈!


這種元石礦脈,若是發現了,就算是六大宗門都會垂涎,整個青州都沒有幾條,竟然會被這些氏族豪門給發現了!


“這些人竟然敢將三階元石礦脈據為己有!”方奇心中同樣升起了一股駭然,這些人究竟是多麽的膽大包天,他們竟然敢越俎代庖,將宗門門規束之高閣,竟然想要自己瓜分這些元石礦脈!


他心中震撼的同時,也升起了一股疑惑,這種事情對於宗門來說乃是機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這種事情對於一個宗門來說是一種恥辱,對於象征至高無上的掌教至尊來說更是無比的恥辱!


這種事情發生了,講道理來說應該為了維護掌教至尊的權威,越少知道越好,天刑殿主這樣泄露給自己,是為了什麽?


難道單純的是想要讓自己熱血上腦,然後讓自己衝到最前麵?


“我知道你現在的修為不夠,我也知道你的資質不夠,但是你的潛力太足夠了!”天刑殿主深沉的道,“這句話不是我說的,而是掌教至尊說的。”


“掌教師兄曾經說過,方奇師弟是他見過的天資最為妖孽的,如果不是被什麽古老存在奪舍重生的話,光是他這一份資質,就算是不是三千神體,隻是一具凡體,也一定能夠在日後超越我。”


“而今宗門腐朽,掌教師兄終於看到了宗門積弊難反,所以想要徹底的革鼎宗門,將我宗門中的毒瘤統統除去!但是在此之前,他需要一把刀,一把尖銳的刀,直接狠狠的捅到豪門氏族的心窩中!將他們的吸引力統統都從掌教身上吸引走,這樣才好讓掌教師兄布置大局。”天刑長老雙眼炯炯有神的看著方奇道。


“天刑長老你說的這些小子我都懂,但是這些豪門勢頭太大,而且我一個人勢單力薄,根本做不了什麽,我看長老還是放過我吧,我實在不是適合的人選。”方奇頓時明白過來了,感情天刑長老你和我說了這麽多,原來是想要我給你吸引火力,你們好在後麵暗度陳倉!


但是方奇也不傻,當即委婉的表示拒絕,開什麽玩笑,自己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宗門核心弟子,雖然剛剛成就了紫府真人,但是在那些豪門眼中,自己就和一個普通的螞蟻沒什麽分別,隨便拿捏的存在,自己出去跳大神,和那些人幹上了,萬一啥都沒碰到,結果變成了炮灰死於非命,自己還談什麽為村子的人報仇,尋找真凶?


因此,他當即表示了拒絕。


天刑長老一聽,頓時臉上流露出了失望的神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