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死有不甘啊
loading...

保安將我攔住,打量了我一遍。


我?我指了指自己:“來捉鬼你信麽?”


保安哦了一聲,反而讓我進來了。搞得我鬱悶了好久。


抬起頭,不禁讚歎,沒想到小地方竟也會有那麽氣派的建築,大樓約有五層高,牆體被刷的雪白,門口像古希臘神廟似的立者石柱。雖然覺得設計師死得早,這風格不,西不西的。像個出門拿出一大堆現鈔付錢的土大款,但好在氣勢夠強。


我看了一眼奉力公司的招牌。拿出手機,撥打名片的號碼。片刻,秘書便從門口出來。高跟鞋,黑色絲襪,短裙,黑色外套,攀著發髻,甜蜜的微笑。


“你好夏先生,我是劉秘書,讓你等久了真不好意思。”


說完一躬身,喵了個咪,好大。我不禁脫口而出。


劉秘書:“夏先生說什麽好大。”


我:“嗬嗬,我是說房子好大。”


走進門,正在辦公的人員齊刷刷向我看來。又低下頭繼續辦公。


甲:“喂,你看,又來一個。”


乙:“是麽?看樣子不像啊。感覺傻傻的。”


丙:“可能是來找關係辦事情的。”


甲:“不像,什麽東西都沒拿。”


乙:“我看還是來。”


身後小聲的議論不斷。我回過頭卻沒找到聲音的來源。劉秘書按下電梯。


我:“劉秘書,你們這裏還請過別的人麽。”


劉秘書尷尬一笑,點點頭:“那鬼特厲害,所以先請幾個拋磚引玉。好讓夏先生出手。”電梯門開了。劉秘書在門口敲了敲門,


“進來。”


劉秘書推開門:“經理,夏先生來了。”


男人:“喲,夏先生,這麽早!麻煩了。”


男人起身伸出手,臉的贅肉擠出笑容。握了握手,我在沙發坐下,看到對麵還坐著一人,男人大概四十多歲,身的打扮也很怪,腦袋前庭很亮,留著沙僧的搖滾小辮發型,手臂還掛著佛珠。身旁還站著個十幾歲的少年。腳下大包小包很多。


那年人盯著我看了很久,搞得我很窩火。心想沒見過帥哥麽,還沒等我開口。那年男子看向年胖子。


“張經理,這位是您的朋友?”


男人的普通話很爛。帶著不知道哪裏的口音。


張經理笑笑:“忘記給兩位介紹了,這位是泰國的大師,鬆讚幹布,這位是夏先生,”胖子看看我,一下也不知該怎麽介紹,“是我懂點法術的朋友。”


鬆讚幹布?還成公主來,我還在怪,那臭洋喇嘛又開口了,“不知夏先生家師何人,修業幾何啊?”


我心裏暗罵,你們這些搞行為藝術的怎麽都愛問東問西的,煩不煩那。想起了那個金角假扮的道士,我仔仔細細的盯著他們看。那兩個人也一臉納悶的互相看看。以為我沒聽清,又重複了一遍。


我:“天王蓋地虎。”


洋喇嘛一皺眉頭,怕我說的是什麽密宗口訣,也不再問了。看看張經理:“張經理您既然千裏迢迢來請我,又何必,”瞟了我一眼,不語了。


喲喲喲,這不是藐視我麽,小心我讓菲菲用麻袋套你頭扔黃浦江。


我:“哦,我和老張是老鐵。聽說他單位出了點事了,過來看看能不能幫點忙而已。”


張經理見我打圓場,連忙點頭:“是是是,一切還要仰仗頌讚大師。”


聽張經理這麽一說,鬆讚幹布一臉得意,不再管我,和張經理交談起來。張經理頂著那巨大的將軍肚坐在椅子。俯身時肚子變成了一層層的梯田形狀。


這次的地方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總部大樓。


聽張經理和那洋喇嘛談論,籠統的了解個事情大概。


事情正好發生在我去西南的時候。已經有段時間。起初張經理是聽值班保安人員說巡邏的時候在他辦公室裏經常可以看到個紅色的東西晃晃悠悠,但一過去不見了。檢查了幾次都沒有丟什麽東西,懷疑是遠處的燈光照進來。


又查看了攝像頭也沒拍到什麽可疑的人出入。直到有一天,張經理從酒店裏喝完酒開車回家。發現門從裏麵被反鎖了。敲了半天門,也沒人來開。琢磨著老婆是嫌他回來晚,不肯開門。


沒辦法圖省事,大晚的,想想隻能回辦公室來睡。辦公室偏門有張床,張經理也記不清自己一路是怎麽去的。感覺迷迷糊糊推開門躺下睡著了,睡到半夜酒醒了,聽到辦公室裏有聲音,有賊!


張經理第一個反應一下坐起,握起一旁的牙刷,估計還沒完全清醒吧。把側門拉開一到縫,發現自己的辦公室變了模樣。煙霧繚繞,一個身穿紅衣服的男人,挺直了腰板,臉色鐵青,坐在自己平日辦公的方向。


張經理嚇得牙刷掉在地。


那穿紅色衣服的男人聽到聲音看向張經理,說了一句話。


我打趣道:“你要紅衣服還是藍衣服麽?”


兩人看向我,我尷尬的笑笑,托托手示意兩人繼續。張經理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趴在地板,想起身卻感覺屁股痛的站不起來。好在陸陸續續有班的人進來,扶著他去了醫院。


至於那晚發生了什麽,張經理始終想不起來,琢磨著可能是自己酒喝多了,產生了幻覺,屁股痛也許是自己摔的,在醫院躺了幾天,出院後一忙也忘了這茬。


那之後也不知道具體哪天起,怪事明顯開始變多了。


大樓裏的手機啊,錢包啊,牆的畫,電腦之類的凡事值錢的都會怪失蹤,保安查看閉路電視一到午夜之後這段時間,鏡頭會變的很模糊,那些東西最後竟然在張經理座位後的櫃子裏找到,一件不少,也不知道是誰的惡作劇。


事情多了,也排除人為,特別是見到那紅色衣服的男人的人開始增多。有個新來的保安不信邪衝了進去,被打的屁股開花現在還躺在醫院裏。


單位裏人心惶惶,這事也不能往外傳,影響自己正在開發的樓盤。聽張經理的意思看似請過不少大師,但結果都不是很理想。慶幸的是到目前還未鬧出過人命。


那個鬆讚幹布看向我:“請問,夏先生怎麽看。”


我心裏暗嘲,我又不是元芳,“那個,我覺得眼見為實,不如今晚我們留下來,觀察後再想對策。眾人點頭許之。


我看看手表,已經快早五點了,打了個哈欠,天都快亮了,那鬼怎麽還不來。估計又是以訛傳訛的事件。


張經理拍了我一下肩膀小聲說道:“你們看,來了,來了。”


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個紅色的球體,從緊閉的窗戶外麵飄來,在玻璃窗撞了幾下,窗自己推開一道縫,兩邊的窗簾詭異的滑向兩側。球體圍著張經理的辦公室轉了幾圈,最後落到張經理的椅子,慢慢擴展開,最後變成一個人的樣子,辦公室開始升起股迷煙,煙霧擴散開朝著四周飄散。裏麵的景象逐漸換了一副模樣。


鬆讚幹布朝我揮揮手示意我進去,我笑著連忙搖頭和張經理靠在牆角。做了個恭敬的手勢。鬆讚幹布見自己長臉,得意的一笑,決定在我麵前好好表現一番。推門而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