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地道洞天
loading...

我抬起頭,頂,熔成的圓錐石柱像狗嘴裏的牙齒一顆顆掛在頭,看去好像很不堅固。 說話大聲點會掉下來。這倒也不是我胡亂猜想。因為身邊已經掉下許多,把地麵擠得隻剩下一條條不連貫的縫隙。看來是我剛才掉下來剛震下的,那粗頭的切麵顏色與其他地方不一樣。我在地的抓起一把。


康青搶過我手裏的石塊:“原來如此。”


我:“噓,小聲點。”


頂掉落下幾顆小石子。我伸手指指指頂。


“天晶石,”康青小聲說到。


我點點頭,原來村長說的所謂的磁礦其實是天晶石的晶體,隨手把石塊往旁邊一扔。頂又被震下一些小碎顆粒。竟然聽到有水聲。兩人貓著腰小心的朝前爬行。我原本想讓康青在前麵爬,不過被她看出我的小算盤,可惜呀。


一條地下小流出現在兩人右側。那水很特。泛著淡淡的黃光,像給整條山洞按了路燈,雖然不是很亮,但憑肉眼已經可以看清前方。


莫非我真的死了,那小河怎麽看都像傳說的黃泉?河水怎麽會發亮呢。那麽閃,不會是有?黃金!


我財迷心竅的伸手在河水裏掏了掏,別看很窄似乎很深,沒有摸到底。爬著爬著,前方的路竟然變寬了。我想起高學的桃花源記裏的一句話來形容現在的地理情況。初極狹,才通人。複行數十步,豁然開朗。


流水在一崖壁處從瀉下,氣勢猶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眼前變成了空曠的山洞,一條長長的峽穀猶如天塹把我和康青隔在一邊。在這麽深的地下,氧氣可是很稀少的。我已經感覺有點體力不支,順著懸崖我和康青尋找著過對岸的路。


一條石路像吊起的獨木橋。橫跨兩端。石路看去很不結實,最窄的地方還不如我兩雙腳掌寬。下麵是黑漆漆的峽穀。石子掉下去連一點回聲都沒,要是我掉下去估計還沒摔死先餓死了。


哆哆嗦嗦有驚無險的走過小路,總算籲了口氣。


突然整個地下開始震動,連續幾次震波後才停下,看著塌方的石橋和退路。我無語了好久。咬咬牙,隻能繼續走。


隧道小路繼續走在緩慢下坡,一連穿過幾個洞口,終於聞到點新鮮點的空氣,進入肺部的新鮮空氣讓我精神一振。正要和康青聊幾句。卻看到成對的紅光從黑暗朝我這邊湧來。


我大驚:“這裏還有山魈!”


不過我想錯了,是一個個女人,更確切說是女行屍晃悠悠的向我走著,爬著。


那些女人身的衣服已經爛成布片,掛在身,有些直接是光著。不過已經勾不起我任何興趣,哪怕我再好色。萎縮的肌肉,皮膚下骨頭和關節的扭動都看的出來,我想起次和陳秀媛發現的趕屍隊。特地看了看那些女人的肚子。那些女行屍的肚子雖然開著洞,不過裏麵都已經沒有一雙雙小眼睛趴著。但這次卻沒有腐爛掉,看來是這裏環境的影響。女行屍的動作緩慢。無奈對方數量是在太多。很快被被湧來的屍群圍住。


康青一腳踹飛前的一具女屍。接著又是一具。雖然打倒了數十個,但對方的數量實在太多,成群的女行屍真是前赴後繼的湧來。我悲從來,要是這些姐姐活著可以對我這麽熱情多好。這數量真的遠遠超過我的想像,那幕後的凶手,到底造了多少的孽。他為什麽要這麽做,目的是什麽。不過此時我要的不是答案,而是活路。


“閉眼睛。”


康青從口袋掏出一截桑明樹樹枝,用力一折。


光亮,最前圍的女屍倒下迅速腐爛。原來它們怕光,難怪趕屍的時候都蓋著這麽黑的布。


“快,快,再來幾根。”


兩人邊鬥邊走。


衝過一個石橋後,康青凝聚薔薇素一刀把石橋切斷。我把趴在我身的女行屍也扔了下去。


風從前方的洞口吹來,我一喜,看來穿過這個洞是出口了。我興奮的加快腳步。


“看來該來的人,也來了。”


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我循聲望去。這裏似乎是一個很深的峽穀,因為抬頭時,我看倒了陽光。濃密樹葉遮蓋了斑駁光亮,我原本以為是很深的地洞,其實隻是一個峽穀,峽穀被很粗很大的樹包裹。樹幹高聳的一直向到看不見的方,周圍,盤曲的樹根環繞石壁生長,我看到樹根掛著一個個洗衣機大小的椰狀球體,呈半透明,裏麵的液體裏泡浮著什麽東西,當我走近看去時。頓時背脊發涼,裏麵包裹的是嬰兒。


“椰子”鱗次節的沿著樹根生長排列。一圈一圈螺旋而。數不清,也看不清。我感覺全身發涼。


“嗨,小哥哥,我們又見麵了。”


我循聲看去,粗大的一根枝條站著一個人,是我在平頂山看到的那個女孩子,女孩全身依舊纏滿繃帶,外麵套著一件銀灰色的大袍,腳下暗處站著一個男子,相同款式的大袍將他掩蓋模樣。


“康青,好久不見。”


男子先開口了,聲音和剛才我進洞之前聽到的一樣,顯然剛才那句話也是他說的。很意外他竟然認識康青。我看向康青,看到康青,一臉嚴肅,直直的看著那男子不說話。


女孩:“金角,這個人是你一直提起的師妹啊。”


金角?這麽說來這個人是我在平頂山遇到的另一個人。等等,他竟然是康青的師兄,那康青的師父是誰?


女孩:“小哥哥,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麵了,真沒想到這麽快能有遇到你,我好開心啊。我送你的禮物你喜不喜歡。”


我想起自己胸口被放的血塊。瞬間勃然大怒。雖然對方是個女孩,但還是擋不住我對他破口大罵。


我:“你個死木乃伊,要死好好死,幹嘛學人家僵屍出來。身纏那麽多繃帶,地下麵冷啊。”


我嘰裏哇啦的罵了好久,對方也沒還嘴和不高興,站在原地,時不時發出嗬嗬的笑聲。


我前一步時腳踢到什麽東西,低頭一看,是兩具屍體。嚇得我一下躲到康青身後,瞅了瞅那兩具屍體,因為光線不好,所以隻能看個輪廓樣子,但從那袍子和那把古琴,我可以看出,是我在那小鎮遇到的兩人。清風明月。沒想到他們兩人,竟然死在了這裏。


我:“喂,別過去。”


康青朝前走了幾步。我試圖叫住她。


康青:“金角,你在這裏到底有什麽陰謀。”


金角笑笑:“沒什麽,隻是想種一棵樹而已。”


康青的手掌開始凝聚薔薇素,幽藍色的薔薇素在手掌凝聚成兩把三十公分長劍形。


掌仙術,掌裏劍。


康青疾走奔向金角:“快說,他在哪裏?”。


金角手一甩,刹時間,從金角的袍子裏飛出兩個肉塊。鑽進了清風和明月口。原本倒下的兩人搖搖晃晃站起身。


清風一伸手,薔薇素幻化出的手臂攔住康青的去路,明月波動琴弦。康青被音刀打飛。


我回憶起來在小鎮的情景。


我:“康青,小心,那個男的叫清風,他身的衣服叫紫霞寶衣。袖口可以幻化出薔薇素構成的手臂,還能幻化出龍頭來,你那酒鬼搭檔用刀砍過幾次,似乎還刀q-ia:ng不入。還有那女孩子叫明月,手裏的琴叫逍遙琴。可以釋放出音浪來。


這麽說來,剛才持續不斷的地震是清風明月和金角他們對戰所致。可惜最終把命都搭了。


我心裏一陣糾結,剛才康青把石橋都給砍斷了,我等會怎麽出去,不過一路走來的時候已被明月的古琴震的塌陷了不少。估計早堵死了。我抬頭看了看,等會莫非要我爬出去?不過眼下似乎要先解決這兩個人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