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酒妹
loading...

老人:這第一個故事,從這杯酒講起吧。


小鎮,本是個山澗小村,也沒啥正經名字。喚作古道鎮。蓋因為鎮裏這條石路連著幾公裏外的古道,是當時來往的必經之路。早在秦漢時期已經修建,一塊塊青瓦大石壘成。經得起歲月的消磨。不知何時起。跑腿的商隊,開始經過這裏。一批又一批,來的回的,都會在鎮歇歇腳。換些路的給養什麽的。供那些商隊休息的店也開了一家又一家,那些商人,不知道做的是什麽買賣,空著手來。回程的時候總是一麻袋一大袋的扛很多,出手也很闊氣,顯然幹的都是發財的買賣。再後來開始有外麵的人搬進來,陸陸續續。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小鎮簡直是個世外桃源。


老生給你先生講的第一個故事發生在鎮裏的一家小客棧裏。


鎮東邊的路口,有家酒小客棧,店不大,專門做商客的生意。有十來間空房,樓下也提供飯食。飯菜都是些簡單的小菜,但店裏的米酒很特別。賣的是自家釀製的米酒,老板是村裏的老人,大夥管他叫王大爺,王大爺有個孫女,這年剛滿18,喚作酒妹。


酒妹長得白皙水嫩,大大的眼睛,笑起來還有兩酒窩。鎮好多家都向王大爺提親。王大爺總是笑笑,說想再留兩年。


爺孫倆共同維持著這家小店,賣點花生小菜,釀點自家的米酒,生意到還不錯。


生意這樣紅火了幾年,漸漸地,來店裏的人開始明顯少了,連一直來光顧的老主顧也不來了。一打聽,原來鎮西口,新開了家酒樓。酒樓不僅飯菜可口。而且也有一種自家釀製的酒,叫做女兒紅。來吃的人絡繹不絕,甚至還有慕名從外地專門而來的人。


店裏的生意雖說還能勉強維持,但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


爺孫倆都愁容滿麵,王大爺提議要不把店關了,給酒妹找個好人家,反正歲數也到了。自己回田裏種種地。但酒妹搖搖頭,店已經開了那麽多年了,不說別的,打小在店裏長起來。多少也有些舍不得。


酒妹看看店裏空蕩蕩的桌椅,暗暗下了決心。這天,酒妹早早的關了店門,店裏反正沒啥生意,王大爺也沒多想,天一黑,像往常一樣睡下了。有點年紀的人生活都很有規律。


酒妹朝王大爺房間裏瞄了幾眼,確定老頭睡下。躡步跨出門去。信步來到了鎮西口。


數丈外看到了酒樓的大招牌。老遠聞到了那股酒香,酒妹甚是一驚。


店門口,幾個穿著青衣紅紗的女子,正在門口笑盈盈的晃動手絹。


酒妹心裏狠狠罵了一句,借著夜色,偷偷走到店後麵的院子裏。別看酒妹是女孩子,小時候也皮的很,2米多高的牆踩著靠牆放的草堆,幾下翻了過去。


酒樓後麵的院子很大,一間房子煙囪裏冒著炊煙。有幾個夥計,侍女。在那石階路前後進進出出。


那應該是酒樓的灶頭廚房。


酒妹心裏覺得怪,誰家灶頭用這麽大一間,門口還裝這麽大一扇門。兩邊竟還有夥計守著。


前院裏燈火璀璨,時不時傳來樂器和女子放肆的大笑聲。這裏的酒味外麵更濃了。隻是這酒味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味道。這段時間酒妹尋思著店裏的出路。


起初酒妹本想托人帶幾壺酒出來,憑她的天分,嚐幾口,能釀出來。無奈,那店的女兒紅不許出店,據說還管的很嚴。今日一見,到也確實如此。


酒妹靠著牆角,大概因為店裏的生意實在太好了,夥計們一路都低頭忙碌著。沒誰注意到她。


酒妹四周張望,圍牆靠牆放著一把梯子,小心的移了過來。對著窗戶,與其說是窗戶,更像是個通氣孔。孔有半米來寬,半米來長。四四方方。


踩著梯杠,酒妹順著孔向裏瞄去。看到一大胡子和一酒保模樣的夥計。


“叫你辦的事怎樣了?”


大胡子沙啞的吼了一聲,酒妹在窗外也被這嗓子嚇了一跳。那酒保更是嚇得一下跪在地。


“大管家,我去了,她人不在,不知去哪了。”


大胡子瞪大了眼睛,一腳踹飛,酒保在地滾了個圈。


“大管家,小的這帶人再去找找,邊說邊磕頭。”


大胡子滿臉的絡腮胡突然裂開來,那地方原來是嘴。


“不用了,她來了!”酒妹看到大胡子向左側頭,臉露出一絲笑容,隻是這笑容,看的讓人發毛。酒妹覺得那方向分明是在看向自己。


自己被發現了?酒妹心一顫,慌忙下樓梯。不知何時,下麵已經站了三兩個人,抬頭看著她,他們的臉,帶著熟悉的笑容,在那大胡子臉看到過。


酒妹先是脖子一陣刺痛,眼前一黑,身體失重跌了下去。


耳邊傳來叮叮咣咣的聲響。酒妹睜開眼睛。昏暗的篝火光暈。看到沿牆有許多鐵架子。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在屋子裏麵。


那不是,李梅麽!


酒妹驚訝的在牆角找到一張熟悉的臉,李梅是自己從小到大的玩伴,個月聽人說李梅山采藥再也沒回來,為此酒妹還難過了許久。


“李梅,李梅。”


酒妹試著叫喚了幾聲,發現自己的嘴被堵住。瞪眼看去。酒妹看到李梅被剝去衣服,少女稚嫩的肌膚,毫無血色可言,呆呆的躺在牆角。隻有一雙眼睛,無助的睜得很大,正看向自己。整個人像一根曬幹的柴薪,和其他的柴薪丟在一起。隆成小丘。


酒妹覺得整個身子開始發麻。拚命扭動著身子,可身子被鐵鏈鎖在架子,酒妹低頭時發現自己不知何時也被脫去衣服,少女的矜持讓她羞愧無,可現在的她也毫無辦法。鐵門刷的一下打開。幾個人影從門外進來。酒妹大叫著,但嘴被堵住了,隻能發出嗚嗚嗚的。


幾個酒保推著獨輪車,酒妹看到李梅被抓著手腳抬起,隨意的的拋進車槽。肢體和其他女子扭曲的纏繞在一起無法分清。


酒妹撕心裂肺的嗚嗚狂叫。一個酒保不知何時站在她跟前,此刻酒妹隻能寄希望於眼前這麵無表情的酒保突然良心發現,放開自己,雖然內心知道是多麽的不可能,但求生的本能還是讓她做著最後的努力。


下腹一陣鑽心疼痛。酒妹覺得自己的身體像快裂開般,不住痙攣。酒保手的木棍在自己體內翻轉,下,然後反複。


酒妹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疲倦。原本的疼痛也變得平淡。垂下的頭顱,視線模糊的看到被分開的腿下,放著一水缸。那蕩漾的液麵紅紅的,粘稠而焦灼。


隱約似乎聽到個沙啞的聲音傳來:“好引子,好引子。”


黑暗酒妹聞到一股好濃的酒香。隻是身體累的好想睡覺。


老人臉已經有點發紅,但應該還沒醉,其實容易臉紅的人是最不容易喝醉的,因為這樣說明血運快。容易吸收再隨著尿排出。


老人舉起酒杯,朝我笑笑,然後一飲而盡。我尷尬的看著杯之物。猩紅的酒麵,此時已經沒了胃口。隻是放在唇邊小小抿了抿。


老人晃喲喲的抬起頭朝四周張望了一眼,最後目光停留在我身。我還沒來得及開口。


老人:“夏先生,你覺得這古宅怎麽樣?”


我不知道他想說什麽,應付道:“蠻好的,很有北方的四合院的感覺。當初應該挺氣派的。”


老人滿意的笑了笑,點點頭。縷縷並不茂盛胡須。將杯的酒又一飲而盡,突然神秘的湊近我:“夏先生知道這宅子蓋在哪裏麽,老人突然用低沉的聲音問道。”


我:“難不成是蓋在墳地,嗬嗬嗬。”


老人用力一拍桌子,把我嚇了一跳。揚起身哈哈大笑起來。


老人:“沒錯,是蓋在墳地!”


老人突然的舉動把我嚇了一跳。自顧自的又講了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