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謊言與真相
loading...

亢奮的敲了半天門,沒人開,又掏出手機,電話響了很久沒人接,那個失望呀。 走過海東家時,想了想,還是過去敲了敲門。


開門的卻是一個女人。我和女人都驚訝的看著彼此。


女人:“請坐吧,海東出去了。”


我:“謝謝。”


房間裏已經打掃一新。家裏有個女人是不一樣。女人坐在對麵,身抹著怪的香水味道。


女人:“請問你是?”


我:“我是海東公司裏的朋友,前段時間聽說他家出事了,來看看他,次已經來過了,今天再來看看他好點沒有。”


女人:“哦,麻煩你費心了。”


我:“哪裏,應該的。前幾天來沒看到您。請問您是海東的?”


女人愣了一下:“哦,我是秀芳的好姐妹,來看看海東。”


我點點頭,女人說的話其實漏洞百出,看女人的穿著,顯現住在海東家裏,再說,哪有女方的姐妹來看男方的。不過我也懶得管別人的家事。


兩人坐著,一時語塞,我為了打破這尷尬,找點話題來聊。


我:“哎,海東也可憐,為了這個家操勞,沒想到她老婆這樣,真是。”


女人:“才不是真樣的。”


女人一下站起身,情緒變得激動。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坐了下來。


女人:“對不起,我剛才太激動了,但是事情不是你知道的那樣,是不是王雪琴告訴你的。”


我點點頭。


女人:“這不是真的,這一切都是王雪琴和馮斌的偽裝。那天正好是馮斌的生日,馮斌說要在家搞一個老同學聚會,秀芳本來不想去的,但是因為王雪琴說老同學難得聚一聚,再三邀請,秀芳也答應了,結果去了他家才發現受邀的沒幾個人,秀芳想走但王雪琴一直勸他既然來了喝幾杯再走,結果秀芳喝了幾杯變得醉醺醺的。


當她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光著身子躺在馮斌旁邊。秀芳哭著去找王雪琴讓她和自己一起去報警,但王雪琴卻勸秀芳不要傳揚出去,還勸她馮斌很有錢,和他在一起過的一定海東好。秀芳這才意識到這一切都是兩人布的局。


“我想秀芳一定是被馮斌和汪雪琴勒死的,然後偽裝成z-i'sa的。”


此時,門一下被推開。


海東:“老婆,我回來了,你看!”


兩人一起看向門口,海東舉著一個罐子一臉興奮的搖著,看到我先是一驚,再看了幾眼,應該是認出了我,估計對我的到來很詫異,詫異之還有幾分惶惶不安。


我和海東互相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這次再見到海東倒是和第一次在車看到他時是一副樣子,清清爽爽。


我:“那我走了。”


簡單寒顫了幾句,我起身告別,海東和女人把我送到門口。然後關門。


我歎了口氣,人呐還真是健忘。前段時間還秀芳秀芳的叫,這麽快新人勝舊人了。


回去的路,回想女人和我說的話。兩人的敘述明顯衝突。甚至是對立。住在海東家的女人說的話聽著雖然是那麽一回事,但推敲起來很有問題。女人說的好像是她自己親眼所看到一般,但明明她剛來這裏沒幾天。如果她也是參加聚會的人之一,那倒說得通。但好姐妹死了沒多久去搶別人老公的人說的話實在無法信服,可她說的話卻又是在為秀芳開脫,這樣想來,到平添幾分說服力。如果她說的是真的,王雪琴說的是假話。那在馮斌家裏遇到的女鬼莫非是秀芳變的。可馮剛說的明明是兩年前。額,想的我頭都大了。晃晃腦袋。


我正邊走變想的時候,一隻手在我肩一拍。


菲菲:“嗨,師父,想我沒。”


我被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田菲菲:“菲菲,你怎麽這麽快回來了?”


菲菲聳聳肩:“這不是怕你一個人搞不定。你這孩子,什麽時候讓大人沒操過心。”


我的頭頂一隻烏鴉飛過。


“少來,早辦完了。回去可以搬新家了。等回家師父給你買迪奧去,再也不用六神了。”


“師父,你留著自己用吧。你去廟裏偷供果吃啦,怎麽一股香灰味道。”


菲菲在鼻前扇了扇。


我:“你才偷香蕉呢,等等,你說香灰味道,原來如此。”


我狠狠拍了菲菲一下屁股。“你真是個狗鼻子。”


話還沒說完,我被重重的一記抱摔。扔在了地,額,好涼。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夜,一大早菲菲被我支去辦事情。我伸了個懶腰,走下樓去吃早點。


點了兩根油條一碗豆漿,還來不及傳z-i'pa-i,手機響了。


很快來了一輛車,帶著我開了大概一個小時。在幾幢獨立的樓房前停下。


走道裏偶遇的一個年輕人看到我的時候滿臉恐慌,警覺的注視著我,拿著水杯的手,搖的水麵來回蕩漾。這個年輕人我見過,在住宿的神婆家裏的時候,一看知道是剛畢業沒多久的菜鳥。我很友好的朝他嘶嘶牙,走過他身邊的時候湊到他耳邊。


“你的肉一定很好吃。”


沒走幾步聽到水杯摔碎的聲音,嗬嗬。


縣裏的巡捕房挺簡陋的,有的地方連牆皮都掉了。徑直走二樓。長長的走廊可以聽到自己的腳步聲,到讓我想起讀書那會去鬧鬼的教學樓,大半夜和某位同學提著手電筒。現在想想那會自己還真是年輕。


“夏夜”


陳秀媛從門裏探出半個身子,手指敲了敲木質的牆壁。然後朝我勾了勾手指。我正在找是哪個門口。一個女捕快係著紐扣從裏麵出來朝我白白眼。我不要意思的笑笑,我真不知道這裏是更衣室啊,也在外麵站了十分鍾左右吧才反應過來。


陳秀媛俯身對這一台老舊的方正電腦,一個書呆子模樣的高瘦民警站在身後。


“你不是去辦案了麽,怎麽在這裏。”


問完之後覺得也問的多餘,她什麽時候告訴過我案情,我還寧願她不告訴我,每次等到告訴我意味著要算計我給她幹活。菲菲回來了,自然是搭她的車。


陳秀媛繼續在件夾裏找什麽。你確定屁股對著我不是在誘惑我。剛才那女捕快坐在辦公桌後看著我,我朝她露出我潔白的牙齒,她白了我一眼,朝我了個開槍的手勢,我正要去搭訕被陳秀媛叫住。


“夏夜,快過來了看看這個。”


陳秀媛找出視頻件按下暫停鍵,“正好路過,來幫幫忙,我的槍呢?”


我把槍從背包裏拿出,遞給陳秀媛。“怎麽用的子彈一顆不剩了。”


我大吼:“你丫不知道子彈沒有還對著我扣扳機。”


陳秀媛笑笑,“沒事,國家會賠償的。”


我!


“好了,不和你鳥了,找你來,是因為有件事和你的委托有關,”陳秀媛看著我停頓數秒,“馮剛家裏的人今早來報案,馮斌失蹤了。他家出事了。”


“是又出事了!”我補充道


播放器開始播放,陳秀媛說這是從馮斌臥室搜到的。哇,這馮斌一定是陳哥哥的粉絲,也可能是李哥哥的。好多的件,按日期排列找到了昨天的,據我多年經驗,攝像頭安在了臥室的牆,從角度看應該是靠裏對著門下四十五度俯拍。


這不是王雪琴麽,看的我臉紅心跳,這王姐姐果然是過來人。好多姿勢我見都沒見過,人體百科全書啊有木有。


原本坐在位子的小女捕快也走過來湊熱鬧,我斜眼看去,果然很大。


嗯?這麽快結束了?這馮斌也太趕時間了吧,二十分鍾的視頻剩下的十八分鍾不會都是在說話吧?可惜沒聲音,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麽,不過我也沒多少興趣知道。兩人的親熱勁頭,呦呦呦!


門外似乎發生了什麽事情,兩人急急忙忙的披衣服開門出去。視頻這樣結束了。我不死心的又翻看前麵的,所有的視頻都在十來分鍾左右。能看的都不超過100秒。


在裏麵我還翻到了一張熟悉的人臉,女人昏昏沉沉的被馮斌扶近房間,身後的王雪琴朝馮斌拋媚眼,馮斌一臉賊笑。把門掩。


這樣看來那女人說的是實話,哎,我心底暗暗歎息,好白菜都讓豬給拱了。醉眼朦朧的女人看的我都想犯罪,手不自禁的。


我:“哎呀”


我被女捕快一個反手推背摁在桌子。


“陳秀媛,快救我。”


陳秀媛哼了一聲,女捕快見陳秀媛沒有阻止的意思更用力了。


“這是同事在現場拍的照片。”


陳秀媛把一疊照片在桌子敲了敲。一張張翻給我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