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夜半紅嫁衣
loading...

房間裏的燭台被門外吹進來的風搖晃了幾縷。門被關上,火苗重新恢複到了向上竄的方向,一個身影從門外跨了進來。


李月感覺自己的雙手反綁在身後,整個人被綁在了木床的豎梁上。人影從暗處緩緩走來,出現在了燭光斑駁的光影裏。


那是一個身穿中山裝的男人,男人滿臉的血汙,眼神空洞的平視前方。他的衣襟上,占滿了鮮血。在男人的右手裏,攥著一把刀。血順著刀刃滴在木板上。


男人朝李月走來,李月預感到不對,開始大叫,卻發現自己的嘴巴被堵住,李月扭動身體想要掙脫。此時男人已經走到的李月的跟前,男人舉起刀朝李月紮來。李月用力蹬動雙腿,男人朝後跌踵了幾步,撞在木桌上,手本能的拉住木桌邊緣,木桌支撐不住重量,傾斜。男人坐在了地上。桌上的盤子和碗筷散落一地。


男人被激怒了,起身直接衝了過來,一條腿踩住李月的雙腳。雙手掐住李月的脖子,扭動中李月掙脫開了雙手的束縛。用力把男人再次推開,李月迅速的解開捆在身上的繩子,幾步朝門口跑去,李月拍著門大聲的呼救,卻無人回應。伸手去抽門拴,門被拉開,又被用力的推上,男人伸手壓住門板,右手舉起刀,朝李月刺來。


門外傳來一聲響亮的貓叫。


李月一下坐起身。李月的額頭滿是汗水。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侵透。李月喘著粗氣,自己竟然又做了一次關於那個房間的怪夢,而且夢裏的場景也越來越複雜,感覺也變得更加真實。


在夢裏自己正在被一個男人追殺,好不容易掙脫開快要成功逃跑時,又被男人逮住,千鈞一發時。聽到了一聲長長的貓叫。自己就醒了過來。


想想這個夢,李月還是心有餘悸。就好像真的經曆了一次追殺。李月打開壁燈,想起來喝杯水。看向一旁的床鋪,小慧竟然不在。房門也打開著。小丫頭是去上廁所了?李月納悶道。


“小慧,小慧?”


李月走到客廳,又走到衛生間,都不見小慧的身影。兩人租住的房子隻有一室一廳,幾十平米的大小。一眼就可以看遍每一個角落。李月看到敞開的大門,心裏充滿了疑惑,小慧不會這麽晚出去了吧。


李月和小慧的高中在小鎮上,所以周圍有很多的農舍,兩人租住的也是一間民房,周圍除了少數的民宅樓房外,就是空地和農田,算得上比較偏僻。


上海的治安一向不錯,但李月看了看時間,此刻已經快要午夜12點。大半夜的一個小姑娘家出去,特別是鄉下,多少還是有點危險,李月知道小慧是個很膽小的女生。怎麽會一反常態夜半出門呢。


李月披了件外套,也沒換鞋子,拖著涼鞋就出了屋。


李月走出屋子,左右張望了一眼。屋外隻有一條小路,東西走向,往西通往小鎮的街道,往東通往那片小樹林。小路對麵是田埂和沿著小路的溝渠。


李月本能的感覺小慧是往東走的。走了大概百米,李月真的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再前麵走。那身影再熟悉不過,是小慧。李月急忙一邊叫著小慧的名字,一邊朝她小跑著追去


“小慧,小慧!”


可小慧沒有停下腳步,還在繼續往前走,李月不得不加快了腳步,但還是追不上她,勉強可以跟住。


小慧走進了樹林,行了數十步,然後拐了個彎,朝右邊的支路走去。這條路李月一般都是直行去學校,從未走過一旁的支路,李月不明白小慧三更半夜走這條路要去哪裏。


小慧的步伐很快,李月追了大概二十分鍾。總算看到小慧在前麵停了下來。李月趴在樹後,這次她沒有叫小慧。而是躲在了樹後,悄悄觀望。因為李月想搞清楚小慧大半夜的跑到這麽一塊荒地來幹嘛。


夜色如墨,漆黑的天空中,隻有一盞殘月,夾雜著周邊的碎碎點點的星子。婆娑的光亮照在慘白的石碑上,周圍起伏的蟲叫聲,像魑魅魍魎在竊竊私語,暗中窺探。


幽幽的歌聲在這滿是碎石野草的荒地裏傳蕩,聲音輕微而綿長。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每一句唱詞都拖著長長的尾音。聽上去像是黃梅調。在這空蕩蕩的荒野,聽著讓人很不舒服。


李月借著月光看去,李月的心咯噔一跳。李月看到小慧身上穿著一身紅色的中式嫁衣,正隨著那不知從哪裏傳來的曲調翩翩起舞。草叢間升起淡淡的水霧。


小慧如同穿越而來的戲子,在這天地的舞台間,展現她婀娜多姿的身段。每一個動作招式都有板有眼。


“小慧!”


獨舞的小慧突然趴在了地上,半天沒有起來。李月急忙跑了過去。


李月扶起小慧,小慧抬起頭看著她,突然發出奇怪的大笑聲。李月嚇的鬆開小慧,連著後退幾步。


小慧倒在了地上,李月半天才緩過神來,走上前扶起小慧,此時的小慧昏迷中。李月拍著小慧的臉,叫著她的名字試圖喚醒她。


“小慧,小慧。”


小慧迷迷糊糊的醒來,看了看李月,又看了看周圍。


“李月,我們在哪啊。”


再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後,小慧追問李月究竟發生了什麽,李月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小慧嚇的哭了起來。


李月安慰著小慧,努力裝出鎮定的樣子。回去的路變得格外漫長。風中的樹葉聲,林中的蟲鳴聲,都讓兩人膽戰心驚,都有點杯弓蛇影的感覺。


剛回到家,兩人就鎖上了門。小慧急忙脫下身上的紅嫁衣。這件衣服是一件戲服。一直放在學校的儲藏室,小慧的表演穿的是歐式長裙,並不需要它,他自己也不清楚怎麽會穿在身上,還半夜在一片荒地裏唱戲。


兩人坐在椅子上半天都沒有說話。李月猶豫了下看著小慧。


李月:“小慧,給你看個東西,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小慧點點頭。


李月打開書包,從包裏拿出那個小瓷瓶。小慧張大了嘴巴看著李月。


小慧:“李月,你為什麽要帶著它?”


李月急忙解釋:“我沒有帶著它呀,我明明把它埋在了小樹林的一棵樹下。可是今天我去看你排練的時候,本想從書包裏拿個水杯出來,卻摸到了它。我也不知道它怎麽在我書包裏。我也嚇了一跳,我不敢告訴你就先走了。


我仔細查看了這個小瓷瓶確實是你之前帶回的那個,裏麵還有那張照片。我還特地去了那棵樹下,挖開後發現裏麵的小瓷瓶不見了。”


兩人又是一陣沉默。許久!


小慧怯怯的說道:“李月,我們會不會被它纏上了?”


李月一下站起身,把小慧嚇了一跳。


“怎麽可能,我從不相信這種無稽之談。小慧,你不用害怕,明天我就帶你去找我的二伯,它法力高強一定可以幫你解決這件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