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登入密碼
loading...

“小群,小群。”


當我進入欣悅的病房時,整個房間裏一片狼藉。滿地都是倒下的屍體,在其中,我還看到了剛才襲擊我的高大男子。


我抱起倒在地上的小群,試了試鼻息。一條蜈蚣突然從趙小群的衣服裏竄出,咬向了我。小妃伸手一捉,那蜈蚣彎曲身體試圖咬小妃,好在小妃隻是薔薇素凝聚成的幻影,沒有實體,那蜈蚣一看就是條蠱蟲,身上翠有劇毒。


我看到蜈蚣的上腹部有奇怪的花紋,正要湊近看個究竟,那條蜈蚣一下斷成兩截,下部留在了小妃的手心裏。上部分順著牆角的縫隙溜走了。小妃順手把蜈蚣捏成了渣,抽了幾張餐巾紙擦了擦。


窗外傳來消防車呼嘯而來的聲音。管理人員正在疏散人群。


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趕來,陳秀媛在門外朝我點點頭,算是打招呼。


經過簡單的檢查,趙小群醒了過來,萬幸,趙小群隻是簡單的昏迷。並沒有大礙。


趙小群抓住我的手臂:“夏夜,欣悅呢,欣悅呢。”


我搖搖頭,當我趕來的時候,欣悅已經失蹤了。


病房裏的屍體證明是之前在車禍中死去的乘客。卻離奇的自己“走”到了病房裏。我想了想,能控製屍體這麽做的,應該是宋月。


從病房裏屍體的位置看,應該是經過了一番惡戰。屍體與那個會變身的男人纏鬥中同歸於盡。如果那個男子的目的是要殺趙小群,這麽說,莫非宋月是想保護他的妹妹。


失蹤的欣悅不知道去了哪裏。在地上並未找到她的屍體。我和陳秀媛查看了醫院的監控。看到疑似欣悅的人,自己走出了醫院,消失在了人群裏。


至於走出去的是欣悅還是被宋月控製的屍體,還不能肯定。不過看欣悅的步伐,應該是還活著。小群也說在她昏迷前,看到欣悅自己坐了起來,還從她口中吐出一條蜈蚣。


我坐在醫院外的長椅上,思考著問題。一連串的怪事讓我無法想通,這個怪人為何要襲擊趙小群,公交車的車禍又是為什麽,宋月為何又會突然現身。


陳秀媛將一瓶可樂貼在我臉上。我接過可樂,打開易拉罐喝了一口。


陳秀媛:“這件案子移交我們負責了。”


我:“這麽說,這家案子牽扯到玄官了。”


陳秀媛哼了一聲:“都發生這麽多怪事了,你說呢。”


我:“有什麽線索麽?”


陳秀媛:“還記得之前我和你提的圖案麽。”


我點點頭。


陳秀媛:“目前還不清楚為什麽,但可以肯定和這圖案有關,還有個不知道算不算好消息的要告訴你。對方的目的應該是欣悅,所以你的女朋友不是她們的主要目的。不過還是要小心。”


經過簡單的治療,趙小群出了院,原本希望她搬到我住的地方,或者我住到她租住的地方好照顧她,但趙小群拒絕了。


一下發生了那麽多事,趙小群說自己想冷靜下。告訴我這幾天不要打擾她,但如果有欣悅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他。


我點點頭。


周末,雖然不用上班,但趙小群還是早早的起了。最近趙小群的精神不是很好,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臉色憔悴了不少,冒出了黑眼圈,湊進時眼角還生了幾個小痘痘。


趙小群歎了口氣,簡單了洗漱後,坐在了沙發上。


偌大的房間裏隻有自己一個人。看著欣悅空蕩蕩的房間,趙小群有點難過。兩人即是同學又是閨蜜。感情一直很好。欣悅已經失蹤三天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趙小群打開電視,胡亂的翻著頻道。電視劇裏的念白台詞此刻聽上去就像噪音一樣刺耳。趙小群索性關上了電視。


趙小群打開電腦,自動登入的qq發出唧唧的呼喚聲,趙小群點開一看。是空白之城。空白之城這幾天反複發著“在麽。”幾乎每隔幾小時就會發一次。


難道他找我有事?趙小群因為這幾天心情很煩,一隻沒有心情上qq。


趙小群回複了:“嗯。”


空白之城的頭像一下亮起:“哦,太好了,你還活著。”


趙小群:“什麽?”


空白之城的話讓趙小群覺得很奇怪。


空白之城:“你沒有遇到襲擊你的人?”


趙小群:“你怎麽知道?”


空白之城對於自己遭到神秘人襲擊似乎早有預見。空白之城一陣沉默。趙小群焦急的等待著對方的答複。


空白之城:“見個麵好麽?”


趙小群:“好,時間呢?”


空白之城:“等我通知你。”


空白之城的頭像一下變暗,對方下線了。


趙小群心中充滿疑問。對方是誰,為何對自己的事如此清楚。他會不會知道欣悅的去向,會不會是襲擊自己的人一夥的。


趙小群捂著額頭搖了搖,感覺自己的頭都要漲大了。索性什麽也不去想了。還是等見麵問問他吧。反正除了去見他自己別的什麽也做不了。


趙小群關掉了電腦,走進了浴室,脫去睡衣,簡單的衝洗了下自己,好讓自己有點精神。


換上一件幹淨的新襯衣,在外麵套了件寬大的t恤在身上,穿上一雙旅遊鞋就出了門。


趙小群走到公交站點,因為請了假不用去醫院,閑來無事又心情煩悶,打算去商場裏買買東西走走散散心。


趙小群掏出硬幣投進箱子,開始往後麵走,剛坐下,看向窗外,對麵的馬路上站著一個人看著自己。


是欣悅!


趙小群:“師傅,我要下車。”


原本關上的車門打開,趙小群不顧一車人奇怪的眼神跑下車,朝馬路對麵跑去。


一個司機急忙踩刹車。


“小丫頭,你不要命了!”


司機探出頭罵了一聲,趙小群起身沒說什麽,繼續跑,跑到剛才看到欣悅的位置,轉身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看到欣悅。


自己莫非看錯了,趙小群不死心的又仔細看了看周圍的每一個人。在身前的電線杆上趙小群看到一串英文和數字的組合排列,英文數字外還劃了一個大圈將這串符號圈起,然後在右側拖了一條尾巴。


筆記看上去很新,趙小群感覺是欣悅留給自己的。


趙小群掏出手機拍了張照。


回到家,打開電腦。趙小群掏出手機,打開照片,看著這串符號。


“到底是什麽意思。某種暗語麽?”


趙小群在網頁上搜索這串符號,並沒有匹配的資料。“莫非是某個賬號,會是什麽的賬號?銀行卡,不可能,銀行卡隻有數字。”


趙小群心裏不斷猜測著各種可能。看到了自己右下角的企鵝頭像。


“會不會這串數字,不是賬號,而是登錄密碼呢。”


“莫非是!”


趙小群在好友名單裏翻出欣悅的qq賬號,在登入框輸入。


竟然真的是欣悅的qq密碼。那麽說自己確實在街上遇到了欣悅,可欣悅為什麽要躲著自己。


趙小群點開欣悅加密的空間,翻閱著欣悅裏麵的文章和相冊。趙小群感覺有點奇怪。欣悅空間裏的資料都在介紹一個上古的部落。


三苗人?


“欣悅留下這個賬號密碼莫非就是讓自己看這些麽?”


空白天空:“明天下午3點見。”


頭像打完這一句話就變暗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