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鬼屋教堂
loading...

“我,我想請你,找個人。”趙小群調整了下呼吸,控製住自己因為緊張而錯亂的表達。


我:“什麽人?”


趙小群:“我的一個朋友。他,他失蹤了。”趙小群擦掉不經意留下的淚珠。


我:“誰?”


趙小群:“它叫宋月,是我的。”


趙小群因為哽咽說不出話來,哭了起來,又怕隔壁的母親聽到,努力控製。


“他對你很重要麽?”我問道。


趙小群點點頭。


趙小群:“求求你,替我找到他好麽?我什麽都答應你。”


趙小群一下抓住我的手臂。身上的浴巾因為突然的用力再度滑了下來,掉在地上。可趙小群沒心思顧及這。我的心咯噔一下。心想真的什麽都可以,那豈不是可以和趙小群做一些十分向往的事。我正打算低頭仔細了解下和平時不一樣的趙小群時,小妃一下把我的視線給關了,然後還奪走了身體的控製權。


小妃:“重要的超過你的的生命麽?”


趙小群堅定的點點頭。我又奪回控製權。


我:“宋月是什麽時候失蹤的?”


趙小群:“已經七八天了。”


我:“報警了麽?”


趙小群:“恩,捕快來學校調查過了。”


我:“什麽時候來的,我怎麽沒看到。”


趙小群狐疑的看看我。我心想不好要暴露了。好在趙小群看了看我,繼續說到。


“校長說怕影響學校名聲所以是暗訪。”


我噓了口氣:“有什麽結果麽。”


趙小群搖搖頭,“捕快排查了幾天,又在宋月經常去的地方找了找,最後還去了鬼屋,都沒有什麽發現。”


我:“鬼屋?”


趙小群:“就是我們學校後山那裏的舊教堂。您知道?”


我點點頭,又急忙搖頭。小妮子估計想試探我。


我聽康青提起過。教堂在學校北麵的一片荒地裏,荒地方圓幾百畝,是學校為了蓋樓的留置地,因為學校在郊外,所以批了很多的土地給他。


不過這麽多年過去了,一直沒有什麽動靜,那裏反而成為了一些男女學生以天為被,以地為床的好地方。還有一些人在裏麵玩起了荒野求生。不過所有人都隻敢在靠近馬路的地方活動。不敢去荒地的深處,在荒地的深處,除了倒塌不棄的房屋。還有一座不知何時加蓋的教堂相對保存的完好。在長滿比人還高荒草中心。


聽其他同學談起,原先這裏是一個小鎮,有一天日軍的一個聯隊來到了這裏,他們不僅奸**擄掠,還把鎮上的人趕到一起,然後對著他們掃射。成批的鎮民被殺死,有些鎮民躺下裝死,han'j-ia:n大喊,日本人走了,不明真相的鎮民剛起身,又被補槍,殘忍的日軍還用cida0檢查不放過任何一個幸存者,之後他們挖了一個大坑,把所有鎮民都埋了。


後來那日軍的聯隊長天天做噩夢,無數被他殺死的中國老百姓朝他索命。聯隊長就在一個han'j-ia:n的指點下蓋了這個教堂。所以這個教堂不是一般的教堂。而是為了封住那些冤死的鬼魂,夜晚降臨後,這些鬼魂就會在教堂裏遊蕩。


當然這隻是一個傳言是不是真實,尚未考證。所以去教堂一探究竟成為了一些人比膽和靈異愛好者的目標。不過這麽多年從未聽見到有學校的學生宣稱進入過教堂。有一個學長曾經大著膽子在教堂外拍了張照片,然後一路跑了回來,剛到學校的場地就倒下了。急忙送他去了醫院,在醫院住了半個月才緩過來。(據他自己說是被蛇咬了一口。)這件事也就穿的神乎其神。


有個不信邪的老師也去了教堂,他也一路跑了回來,臉色煞白,他告訴別人,他看到禮堂裏有很多人在看他。


總之關於教堂的傳言很多,那教堂也就變成了同學口中的鬼屋。前幾天還挺康青說他們靈異組打算去教堂一探究竟。來證明教堂裏是否真的有鬼。康青還說它算把這個當成是自己畢業的論文題材。不知道我要誇她膽大好還是異想天開好。


康青的社團,全稱是捉鬼靈異小組。簡稱靈異組。成立社團的宗旨就是證明鬼是否存在。一個全世界人上千年都在爭論的事。終於落到了北方某學校幾個青年的頭上。


有意思的是這個社團並不是他們所創,而是有幾十年曆史的老牌社團。幾乎和學校創立的時間差不了幾年。看來有這信念的人。每年都不缺。報名加入社團的人很多,但能留下來的人很少,主要還是康青的入社方法很變態。不好意思,是極度變態。


她會讓有意者,在學校的解剖室睡一晚,去野外的亂葬崗挖個頭骨出來,對著別人的墳墓講十個笑話。總之隻有你做不到的,沒有她想不到的。


最後靈異組隻剩下了五個人。康青,宋月,小龍,小雷和趙小群。康青雖然一直想拉我入夥,但我不想陪傻子玩,拒絕了。雖然我也很想每次都能看到趙小群。畢竟人家是學校有名的美女。很多人想加入靈異社,動機也是為了他。很難想象這樣一個較弱的女孩子會加入這麽一個社團,聽說是為了某個人。現在看來應該就是宋月了。


想到這時,心裏還是覺得好失落,不知何時我才能和自己喜歡的小仙女在一起。


宋月去教堂的事要從那天說起。


那次社裏在準備商量活動的事,不知為什麽王雷和小龍吵了起來,最後兩人還大打出手。其他人趕緊把他們拉開。後來小龍就和王雷打了個賭,說王雷要是午夜敢去拍一張教堂裏麵的照片,他以後就再也不見趙小群。


說完看了趙小群一眼,揚長而去。趙小群紅著臉側開頭。


趙小群:“我們回去吧!”


趙小群有點害怕。聲音中也帶著顫抖。身旁的宋月看看趙小群,臉色有點猶豫。


王雷“要不你們先回去?我一個人去。”


王雷撥開草叢,回過頭,王雷身材高大而健碩,國字型的臉頰,透露出現在男生少有的陽剛。聲音沙啞而富有磁性,給人一很可靠的感覺。


宋月:“那怎麽行,小雷。留你一個人多危險!”宋月看看趙小群,趙小群點點頭。


王雷:“好兄弟!小宋,小群我們拍完東西就回去。”


兩人點點頭。


王雷走在前麵,手裏拿著手電。光圈照在幾米之外的殘木斷牆上,這些東西,白天看都有點慎人,更何況是午夜。趙小群死死抓著宋月的手臂,宋月輕輕拍拍趙小群的後背,讓她不要緊張,卻不經意發現自己的手心都是汗。


殘破的教堂出現在他們視線裏。


三人此時已經來到了教堂的門口。足有三米高的兩扇木門,右側的轉子已經脫落。門傾斜著靠在另一扇門上。門上沾滿灰塵,油漆未退幹淨,金黃的銅鎖扣邊角是發鏽的痕跡。


從門縫裏吹出一股風刮在了三人身上。三人都沒有說話。


“啊。”


趙小群叫了一聲,把頭埋進宋月懷裏。


宋月急忙摟住趙小群的頭安撫:“怎麽了。”


趙小群抬頭,哭的麵帶梨花:“我看到上麵,上麵有人在看我們。”


宋月和王雷都沉默了。


王雷:“我們回去吧!”


宋月:“可是那明天你怎麽交代啊。”


王雷看看趙小群,掏出手機順著門縫往裏拍了幾張照片,閃光燈閃說了幾下。又對著教堂的正門拍了幾張:“我來過了,也拍了,他也沒說非要進去,認不認隨他。”


雖然王雷故意讓自己語氣顯得輕鬆,但宋月看得出來,王雷心裏的失落。但看看身邊不停顫抖的趙小群。點點頭。


鬼斬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