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白蓮教案上 白骨蛇
loading...

那還是我剛畢業的那些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去了一家小雜誌社上班,當時雜誌社出版一本以離奇靈異故事為主題,故事會大小的雜誌,叫作道聽途說。


而我的工作就是負責整理那些投寄過來的信件。裏麵記載著各種離奇荒誕的故事。我會把其中有意思的整理出來編冊。被錄用故事的投稿人也會因此獲得相應的報酬。當然也有些人會親自登門講訴他們的故事。接待他們也是我的工作之一。





過河


那是我多年前的經曆。我的家鄉在西南的一個農村。這天我和往常一樣放學回家,回村莊的路上,要經過一條十幾米寬的小河,小河是從山的上遊發展過來的,順著河流會在幾公裏外匯成一個大湖。


河水很淺,大概隻到一般人腰部的位置,有人在河上打了幾個木樁,當作了木橋在使用。有時候村民若是急著趕路,還會趟著河直街走到對岸。


這天我正走在木樁上。左腳突然一滑,踩在了水裏,這其實沒什麽,水當時隻沒到了我的小腿,我正要抬腳。一下感覺腳踝被什麽東西給拽住了。我的腳一滑,整個人跌入水中。坐在了水底。水麵正好沒到了我下巴的位置,我嗆了幾口,急忙仰著頭。


並不深的水麵,我卻怎麽也站不起來,我感覺一股力量還在拽我的腳踝。而且這股力量越來越大。我死命的抱住木樁。


這時候有回村的村民看到了我,趕忙過來拉我,我感覺原本腳上的拉拽感一下消失了,當我驚魂未定的坐在岸邊,低頭時,發現腳踝上多出了一個紅手印。


一周後,有人看到在河流的下遊飄著一具男性的屍體,很多人都說,那是水裏的鬼在抓交替。





水屍


小李,小王,和小張,三個人是同宿舍的好友。這天小張提議不如趁著周末去學校附近的湖裏遊泳抓魚。


學校是一所職業學院。在學校的北麵,有一個巨大的湖,湖水很清。站在學校的教學樓看過去時,陽光下,湖麵猶如一麵會發光的鏡子。


兩人聽小張這麽一說,都來了興致。


撥開湖麵茂密的草叢,小王在湖岸往湖心方向走,沒走幾步就停住了。


“小李,你快來呀。”小王驚慌的叫到。


小李聽到小王在叫他就走了過去。兩人看到水麵上正漂浮著一具男屍,那具屍體的麵部已經開始腐爛,可以清楚看到有許多的蠕蟲在上麵爬動。


屍體穿著一件背心,正隨著水流一出一冒。上下顛簸。


兩人嚇的不敢再靠近,看著屍體緩緩飄進草叢裏,再也看不到。


小張從遠處遊了過來。問兩人怎麽還不下水。兩人把看到的事情和小張一說,小張半信半疑的看著兩人一臉的不信,提議要不三人下水找找看。


小王被剛才的情景這麽一嚇,哪還敢繼續下水。商量著要不要報警。小張說,都沒看到屍體漂到哪裏去了。萬一報警了沒找到,被懷疑是我們誤報怎麽辦。再嚴重點遇到不負責任的人,懷疑我們賊喊捉賊拉去調查怎麽辦。


三人互相看看,隻好當都沒發生過。都沒了興致就直接回到了學校。


“小張,你怎麽還不睡。“


半夜起來上廁所的小王,看到小張正一個人坐在書桌前一動也不動的發呆。走過時拍了一下小張的肩膀。


“小張,你的衣服怎麽濕了,怎麽還穿著,不怕生病啊。?小王手搭在小張肩膀上的時候,發覺小張身上的背心整件都濕透了。小張抬起頭,眼神空洞的看著小王,看了很久,卻什麽也沒說,小王被小張看的全身不舒服。


小張緩緩的站起身,一步一步的挪到自己的床位上,直接躺下了。


“哎。”


小王看到小張走過的地上全是他濕濕的腳印。想叫起他提醒他身上的濕衣服,最後還是歎了口氣由他去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掉水裏了,怎麽濕成這樣也感覺不到。


小王心裏一肚子納悶。總覺得小張的樣子怪怪的,但又說不出為什麽。


“小張,上課了。小張。”


小王匆忙的收拾東西準備去教室,卻看到小張依舊躺著一動不動。心想這家夥怎麽還蒙著被子在睡懶覺。


小王隔著被子伸手推了推小張,可是小張依舊一動不動。小王心想,莫不是他昨天穿著濕衣服睡覺生病了吧。


小王掀開小張蓋在臉上的被子想一看究竟,嚇的一下坐在了地上。小李聽到聲音回過頭去,看了看小王,又看了看床上的小張,忍不住扶著床架嘔吐起來。


兩人看到小張的整張臉已經腐爛,無數幾條蛆蟲在皮膚裏遊走。小王想起昨夜小張穿的那件背心,不就是那個水屍穿得麽。





看著你


出來打工,房租一直是一個不小得開銷,為此,我特地在上班附近的農村租了間房。


房子是農民自蓋的瓦房,房間挺大的,有十幾平米,這樣大的房間要是在城裏至少要一千多。在農村卻隻收四百。


房間的角落有一個水池,這是我最滿意的地方,早晚的時候,不需要和其他的租客排隊。


廁所是在外麵公用的,除了我之外,還有四五家人家居住。


房間雖然很大,但裏麵除了一個簡易衣櫃,一把椅子之外。就隻剩下一張床了,床腳是用長凳和幾個巨大的水桶壘成的,這種桶過去是用來整裝氨水的,比液化氣罐大上兩圈。晃動時,能聽到裏麵水波顛簸的聲音。


灌水應該是為了增加重力防止倒塌。氨水桶上在放上一塊木板當床麵,中間擺兩把長凳支撐。


木板上麵再放上一個床墊,就算是床了,雖然很鄉村簡陋,不過好在墊子的彈力不錯,睡上去並不硌得慌。


畢竟我選這裏主要就是為了節約開銷,就不用太講究這些,上班的地方離這裏大概十幾公裏,每天在村口的大馬路上有公交車駛過,很幸運可以直達我上班的地方,大概半小時車程,選房子位置的時候我就是看中這點。


因為連續的加班,我這天很晚回到了家,簡單的洗漱過後,我就躺到了床上。


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裏,我躺在一個飛毯上,在水麵滑行。水麵很平靜,可以看到自己清楚的倒影。我看了眼四周,四周都是一望無際的水麵。我用手指點了一下水麵。漣漪中,原本自己的倒影變了樣子,水麵變成了一個女人的模樣。女人抬著頭,直直的看著我。水麵成了一麵巨大的玻璃。隔著我和女人。


醒來的時候想起這個夢,還覺得不可思議,這樣一個前後不搭的夢,不知道是為什麽,不過既然是夢,也就無需多去研究這些。但奇怪的是,一連一個多月,隻要我一做夢,夢裏的情景都是這個畫麵,這個女人。有時候我還會躺在飛毯上,女人就從水裏探出頭,在我枕邊一直看著我。


我張開眼睛,在被子裏伸了個懶腰。緊了緊身上的被子,總感覺冷冷的。耳邊傳來滴水的噠噠聲。我趴著探頭張望,應該是做床腳的水桶發出的。


這天正好是周末。我看著那水桶,突然想看看裏麵裝的是什麽,雖然琢磨著那晃動的感覺和聲音,應該是水,但人來了好奇心就停不下來。


我搬開床墊,靠牆放著,去掉上麵的木板,我雙手握著蓋子開始擰動,朝裏看了看,果然是水,桶底掉著一些石灰雜質,我重新擰了回去。正要重新鋪上木板,看到了最靠牆的水桶,那個水桶感覺裝的很滿。整個桶聲都不透光,我擰開蓋子。


當我擰開水桶時,我看到並不算大的水桶裏,一個女人的軀體被擠在了裏麵,女人睜大了眼睛,正抬著頭直直的看著我。


後來知道那女人是原來的租戶,和老公吵架後,被老公塞在了裏麵。


鬼斬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