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她不是鳳靈玄
loading...

第652章 她不是鳳靈玄


李深遠遠地看著鳳靈玄,她現在與軒轅熠並沒有在一起,她是想要擋住沐天崖的,沐天崖開始的時候,確實是對她很留情,不舍得傷到她,但是,很快,沐天崖估計是意識到了如果不將鳳靈玄給拿下,就絕對沒有可能傷到軒轅熠分毫,他也就沒有再留情,他要將軒轅熠這一次死在這裏麵。


其實呢,對於軒轅熠,李深並沒有什麽異議,這個人要死要活,他都不關心,不過,他又在意鳳靈玄的心情,故而,沒有多久的時間,他又覺得,或許放他們離開才是最好的,如果真的將軒轅熠給殺掉了,那麽,鳳靈玄一定會特別的痛苦。


不少人意識到了軒轅熠在那裏破陣,於是,很多人開始攻擊軒轅熠,傅延山和傅延凱都退了回去,他們兩個人的目標就是將其他前來對付軒轅熠的人給解決掉,確保軒轅熠可以毫無顧忌地對付那些人。


鳳靈玄這邊,她發現了沐天崖的不留情,也變得更加的認真了。


當然,她與沐天崖的修為差距實在是有些大,而她想要下毒又總是被沐天崖防著,完全沒有辦法。


沒有多久的功夫,鳳靈玄就輸了,沐天崖將鳳靈玄禁錮起來,道:“靈玄,你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何必要跟我一直作對?你看,現在不還是落到了我的手裏?不過,你的靈力修為是怎麽一回事?何以你恢複,我竟然不知道?”


李深感覺是差不多了,他飛身過去,沉聲道:“因為她不是鳳靈玄。”


沐天崖猛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李深,鳳靈玄也微微訝異,她沒有想到李深會在這個時候出來說話,更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李深明知道她就是真的鳳靈玄,卻在這個時候說她不是,他的目的是什麽呢?


沐天崖扭頭看了看鳳靈玄,又看李深,所有的動作都是僵硬的,根本就來不及思考。


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沐天崖才又問:“你方才說的是什麽?我沒有聽清。”


“崖王爺,再說多少次,都是一樣的,她不是鳳靈玄,她是假的,所以,她有那麽高的修為。”說話的同時,李深一直都留意著沐天崖的動靜,就怕沐天崖會突然暴起,然後對鳳靈玄不利。


若然真的因為他的原因讓鳳靈玄置身於險地了,那麽,他會恨死自己的。


鳳靈玄一時弄不清楚李深的目的,也就沒有開口,一直安靜地等待著。


沐天崖又看向鳳靈玄,那深遂淩厲的視線,就好像要將她給看穿般。


他不管怎麽看,眼前的這一個都是他認定的那一個鳳靈玄,他問李深:“你確定嗎?”


“如果不確定,我能告訴你?”李深道:“真正的鳳靈玄已經不在這個世上,皇為了不讓你那麽痛苦,所以將與她長得相似的女人放到了你的身邊。你也不要怪皇,他是一片好心。”


“那麽,你現在又為什麽要告訴我?你應該什麽都不告訴我的,那樣,我還會將她當成鳳靈玄,現在,我隻想殺了這個欺騙我的女人。”說話的同時,沐天崖也出手了。


淩厲的殺招帶著毀天滅地之地,直衝鳳靈玄而去。


鳳靈玄心下大驚,李深這是要害死她麽?如果被沐天崖這一擊給擊中,那她還能有命在?


這應該是她遇到沐天崖之後,沐天崖第一次真正展露實力後的最強一次攻擊,可見他有多生氣。


就在鳳靈玄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她看到傅延山和李深同時動了。


傅延山是凝魂期的修者,可他還沒有李深快,沐天崖的攻擊,被李深抬手間就解了。


鳳靈玄簡直目瞪口呆,傅延山是凝魂期修者,李深比他更快,那隻能說明李深的修為比傅延山的修為更高。


之前,她猜測過李深的修為,萬沒有想到他竟然是凝魂階的修為,且是不低於傅延山的修為。


有了李深在,如果李深是站在他們對立麵,要留下他們的話,那他們就更加的走不了了。


誠然,軒轅熠他們這一次來,也是帶了不少人來的,可與魔界的人比起來,還是要差得太遠了。


越想,鳳靈玄的心裏越是沒底,越是有些害怕,她不由自主地看著李深,李深亦感覺到了鳳靈玄的存在,隻不過,他沒有回應,隻是看著沐天崖:“就算她不是真的鳳靈玄,但她也罪不致死吧?”


“所以,你這是要阻攔我?”沐天崖的聲音裏明顯透著不悅。


李深道:“沒錯,我不會讓她在我眼皮底下出事。”


“她是你什麽人?跟你什麽關係?”沐天崖滿是不敢置信地看著李深,道:“你有什麽資格來跟我說這些?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李深說:“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什麽,也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麽,不應該做什麽,這一次,我來這裏,也算是代表皇來的,皇的意思,為了避免更多的傷亡,這一次,便讓鳳靈玄跟著軒轅熠他們離開,之後,鳳靈玄會對付軒轅熠的。”


“鳳靈玄會對付軒轅熠?你在逗我?”沐天崖冷笑,這樣的話,誰能相信?誰都知道鳳靈玄對軒轅熠一往情深,哪怕是她自己受到傷害,也絕對不會對軒轅熠動手。


李深點頭:“真正的鳳靈玄,自然是不會對軒轅熠,但是……”


後麵的話,他沒有說完,而是看了鳳靈玄一眼,鳳靈玄立刻會意:“我會解決他的,他認不出我,也就不會對我設防,我想要對付他,太容易了。”


直到這個時候,沐天崖才又想起來,鳳靈玄,眼前的這一個是假的,不管他是否願意承認,都是一樣的。


鳳靈玄看著沐天崖,等著他的回答,表麵上,她鎮定自若,可她自己才知道,她的心裏已經是緊張得不行了,她怕沐天崖不同意,那樣的話,她隻怕又得以那樣的方式來解決了。


今日,她是無論如何都要跟軒轅熠一起離開的,這裏本來就不屬於她,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在這裏呆多久。


軒轅熠在不遠處破陣,可感覺到異樣,便扭轉頭來,看到鳳靈玄被李深和沐天崖圍著,氣氛緊張到了極點,傅延山方才要去救人,可依著他凝魂階的修為,竟然沒有能過去,簡直是令人難以置信。他擔憂,如果說沐天崖身邊的那一個男人要強留他們的話,他們隻怕就隻有一種結局了。


沐天崖微微眯起雙眸,渾身都散發出駭人的氣息,他死死地盯著鳳靈玄,那淩厲的眼神,就好像要將她給生吞活剝了般,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那鳳靈玄現在不知道碎成多少片了。


“你殺軒轅熠?”他看著,還是有一種眼前這個就是真正的鳳靈玄的感覺,怎麽會這樣?


鳳靈玄保持鎮定:“對呀,借我的手,殺他,對你來說,不更好?”


被自己以為的所愛之人所傷,誰能不難受?身體上的疼痛,完全不及心裏的萬一。


沐天崖探究,思索,他該一口應下來的,可是,他做不到,他發現自己完全沒有辦法。


鳳靈玄瞪著沐天崖,安靜地等著。


他們兩個人之間,就是一種拉鋸戰了,誰先讓,另一個就贏了。


傅延山還在往這邊過來,李深的眉頭已經皺得死緊,見沐天崖還沒有表態,忍不住地又催促了一下:“崖王爺,做出一個決定,有那麽難嗎?我現在快要抵擋不住了,傅延山可不似其他的人,如果要跟他打,我們的損失會更加的慘重,你是希望魔界死多少人?她出去殺了軒轅熠之後,還會回來的。”


這後麵一句話,不過是一句空話,李深知道,鳳靈玄也知道,現在的他們,就是在騙沐天崖,其他的什麽都不用先理會,隻要保證鳳靈玄可以離開就行。


李深看起來很鎮定,但是,他的心裏也同樣緊張,他都可以認出真的鳳靈玄,沐天崖也必然可以的,他現在隻是處於一種剛受到極大打擊,腦子放空的狀態,隻要他真正地反應了過來,那麽,他就可以肯定了,眼前的這一個,就是他所認定的那一個。


為了避免沐天崖發現真相,然後鳳靈玄走不掉,他們就必須要快,所以,他催促著。


沐天崖很是煩躁,可是,當傅延山真的衝了過來,並跟李深打在一起後,終於是做出了決定。


不過,這個決定,除了他自己,沒有任何人會滿意。


沐天崖說:“把這些膽敢擅闖魔界的人全部抓起來,違抗者,殺無赦,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我魔界,並不是那麽好闖的,我魔界的人,也不是那麽好帶走的。”


李深抬眉:“崖王爺,你可知道自己是在說什麽?又可知道自己是在做什麽?你真的要讓魔界那麽多的人去送死不成?”


“你好歹是凝魂階的修為,傅延山和傅延凱在外麵是厲害,可是,你可不要忘了,他們的修為和狀態,都會在我魔界受到極大的影響?至於這個鳳靈玄,我要親自處置。”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