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誰有資格開除我
loading...

“還有兩位呢,是咱們今年新留校的輔導員,負責土木工程係新生工作的李胡楊,和負責工商管理專業的溫情。”係主任說完,會議室裏傳來了掌聲。


掌聲結束,係主任看向高默然:“來,高老師,接下來你有沒有什麽想說的?”


高默然站起身,冰冷的視線,在眾人臉上掃了一圈。


“大家好,我是高默然,我知道,你們之中肯定有人覺得,我高默然今天會站在這裏,靠的是我家族的關係,而我也明確的告訴你們,有關係,也是資本。


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給我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好好的做好服務學生的工作。以後,我會對你們進行積分製考核。


我每個月會給你們每個人十分,你們隻要做錯一件事,我就會給你們扣掉相應的分數,次月一號,分數再次歸十分。若一個月內,分數被扣光的輔導員,就給我卷著鋪蓋滾蛋,在我這裏,沒有通融的機會。”


他說完,邊坐下,邊將視線落在了溫情的身上。


學生處主任拍手:“很好,看來咱們的高老師是已經以飽滿的熱情準備開始工作了,這個積分製,對於調動大家積極性和工作熱情,的確很有幫助。


接下來,大家也要好好努力,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會成功過關的。好了,如果沒有什麽事情的話,那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為止,大家散會吧。”


溫情舉手:“主任,我有問題想要問。”


“好,溫老師有什麽問題,問吧。”


“如果工作中,有人假公濟私怎麽處理?”


不等主任說話,高默然冷笑:“溫老師是在擔心,我會針對你?”


“我隻是覺得,高老師這麽氣勢洶洶的說了你自己的新政策,對我們太不公平,我們要被積分製牽製,難道高老師就不需要被人監管了嗎?”


“溫老師,我看,我剛剛的話,你是左耳進右耳出了,我說了,我是靠關係進來的,所以,你覺得在座的人,誰有資格開除我?”


溫情咬牙看向他,高默然,變了。


高默然看她:“當然,你們如果有人覺得自己有本事,能找到後門,那就隻管找,我想……溫老師可以的。”


高默然說完,冷冷的斜了她一記,率先離開辦公室。


他走後,係主任也離開了。


整個辦公室裏,幾十個輔導員,瞬間亂成了一鍋粥。


因為這個積分製,搞的人人自危。


溫情呼口氣,雙手捂住自己的臉。


高默然是故意的。


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她沒有辦法不這樣想。


畢竟……高默然剛剛的眼神,讓她心寒。


那真的是她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屬於他的冷漠模樣。


她歎口氣,起身,抱著筆記本離開了會議室。


她一走,有人立刻道:“你們說,這個高大公子是不是針對溫情才製定的這樣的製度啊。”


“十有八九,聽說他們分手了,高大公子一開始根本就不想放手的,是溫情堅持分手啊。”


“天哪,這對我們也太不公平了吧,我們這算是倒了什麽黴呀。”


……溫情在食堂吃飯的時候,給童好打了一通電話。


知道高默然成了溫情的頂頭上司,童好急了,直接飆髒話。


“我ctm的高默然,他有病吧,在你頭上拉屎不夠,還要你把這屎捧在手裏是嗎。”


溫情凝眉:“你這女人,說什麽呢,我在吃飯。”


“哎呀,抱歉,我這不是氣急了嗎,他就是個死變態,是他犯了錯誒,他不夾著尾巴做人也就算了,憑什麽還要欺負你。”


溫情煩躁的筷子在米飯裏捅來捅去。


童好鬱悶:“你說,你跟他這到底是什麽仇什麽怨呀,我到現在還能想起他追你的時候那殷勤的樣子,結果他翻臉就不認人了是吧。


要不人家說,這男人要是絕情起來,那簡直就是災難呢,這個高默然對你來說,那豈止是災難,簡直是重磅炸彈呀。


我說姑娘呀,你就非要留在學校裏嗎?幹脆辭職算了,你來我這裏,我養你啊,咱們不給他欺負咱們的機會。”


聽童好這麽仗義的說著這些,溫情倒是不禁笑了起來:“好好,我必須要堅持,這是我一定要做的事情,我不喜歡半途而廢。”


“你真的不怕高默然針對你?”


“我倒要看看,他的良心到底有多壞,我以前到底有多瞎。他做的越狠,我就越可以理直氣壯的把過去的一切,全都忘記,所以,雖然很鬧心,但我不怕。”


童好歎口氣:“也是,要是這時候你會聽話的從學校離開,那你就不是溫情了,你的固執,我又不是沒見識過。”


“好好,總之,你別跟著我擔心了,我沒事的,其實我倒不怕高默然,我隻是不喜歡把簡單的事情變複雜,可現在,他既然來了,那我也就隻能迎頭解決了。”


“好,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扛不住了,那你記住,你還有個好姐妹兒,叫童好,她能成為你堅強的後盾,”她說完嘶了一聲:“我這樣說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了,畢竟,你還有一個那麽拽的哥哥呢,對了,你找你哥哥收拾他呀。”


她知道童好口中的哥哥指的是誰,她臉微紅:“那個哥哥,不是用來解決這種小事的,他若要出手,隻怕這個學校都要遭殃了。”


“哈哈,你這麽一說,倒也是的,不過你千萬別忍,你要記住,你可是有後台的人。”


溫情抿唇笑道:“知道了。”


她身後快速閃過一道身影,有人將餐盤放在了她的對麵。


她抬眼看去,是霍霆仁。


她對電話那頭的童好道:“好了好好,我學生來找我有事兒,我下次再跟你聊吧,嗯,拜拜。”


掛了電話,她看向低頭開始吃飯的霍霆仁。


霍霆仁問道:“三嫂,你這是在給誰打電話啊。”


“吃你的飯,不許多管閑事,還有,不許再叫我三嫂。”


“你怕什麽,別人都不知道我是誰,自然就更不知道我三哥是誰了。而且,不多管閑事也是不可以的,我可是帶著任務來的學校,來,趕緊,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溫情蹙眉:“什麽任務?”


“我三哥說了,讓我做好間諜,看著你,不許你被別的男人勾搭走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