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聘你做我的專職保姆
loading...

八月下旬,溫情就進入學校,開始忙著入職的事情。


她被分到了工商管理專業做輔導員,帶210個新生。


開學的這幾天,真的特別熱鬧。


迎接新生的工作,雖然有學生會幫忙,可她卻還是忙的腳不沾地。


晚上九點半,她才離開學校。


這一路上,她剛建的新生群微信一直在叮叮叮的有新消息。


回到小區,發現霍庭深的車在。


霍庭深見她有氣無力的樣子,走到她身邊,揉了揉她的頭:“很累嗎?”


她笑,開朗的道:“真的不是一般的累啊。”


“那你還要繼續做這份工作嗎?我可以幫你調動。”


溫情搖頭:“不要,這份工作雖然累,可卻很有意思,跟一群新生們在一起,我好像又想起了四年前的我自己一樣,而且你知道嗎,我們班裏,竟然有女孩子,連被套都不會套。”


“所以呢?”


她聳肩:“她爸爸媽媽按一定很愛她,真是令人羨慕啊。”


“我是說,她的被套是誰套的?”


“我幫她套的啊。”


霍庭深凝眉:“輔導員,還要做這種事情嗎?”


“你不知道,有個順口溜嗎。學生被打,保衛處問:你輔導員是誰?學生借書沒還,領導說:找輔導員。學生不上課,找輔導員。學生外宿,找輔導員。學生不交學費?找輔導員。說的好聽了,是個老師,說的難聽點,其實就跟保姆沒有什麽區別。”


“那你還要做?你是喜歡做保姆?如果你喜歡,那就來做我的保姆,我高薪聘用你做我的專職私人保姆。”


溫情白了他一眼,她寧可帶一萬個學生,也不要去伺候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男人。


“我才不要。”


“為什麽?我就納悶了,這份工作到底哪裏那麽吸引你了。”


溫情垂眸片刻,看向他:“我媽生前最大的希望,就是想讓我做一個人民教師,教書育人,遇到愛我的男人,過平凡的生活。”


“所以,你堅持留校,隻是為了你母親?不是你自己的夢想?”


溫情想了想:“在公司裏做大總裁,是你的夢想嗎?”


霍庭深臉色一緊:“現在是在說你的事情。”


“我跟你一樣,隻是原生家庭給予的習慣,成了自己的夢想而已,從小我就聽我媽這樣念我,久而久之,我就在心裏認定,做老師是我最大的夢想,而且,我也不覺得這個夢想有什麽不好的。像今天這樣,雖然累,但我卻覺得很充實。”


她說著,竟然笑了起來。


霍庭深也覺得無話可說,畢竟,他的夢想的確不是在公司裏被圈住一輩子。


“是不是還沒有吃晚飯?”


溫情點頭:“今晚我沒有力氣給你做飯了,因為我要吃泡麵,這種東西,你還是不要吃了。”


“這麽辛苦還吃泡麵,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的身體了,”他說著,掏出手機給佟管家打電話,讓他來送飯。


溫情不想給人添麻煩,她想阻止,已經來不及,因為他已經說完了。


而且,現在這種情況,她反對大概也是無效的吧。


上樓後,溫情回房間換了衣服出來。


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邊看著電視邊等佟管家來送飯。


一開始,溫情還看著電視節目輕笑,可是不到五分鍾,旁側就傳來溫情均勻的呼吸聲。


霍庭深轉頭,她竟然睡著了。


他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了,起身去房間給她找了一條毛毯蓋在身上。


看著她誘人的睡顏,她不禁低頭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勾唇。


佟管家將飯菜送來的時候,已經十點半了。


見她睡的太香,他沒忍心叫她起來吃飯,而是將她打橫抱進了臥室……


第二天手機鬧鈴聲在客廳裏響起。


溫情邊打著哈欠,邊抻懶腰。


可是左手推出去後,卻撞到了一堵溫暖的肉牆上。


她睜開眼,轉頭看去,竟然一眼撞上了霍庭深的視線。


她眨了眨眼,看向他:“你怎麽會在這裏。”


他懶洋洋的坐起身:“總不是孫猴子變出來的,放心。”


溫情凝眉:“你昨晚怎麽沒走?”


霍庭深快速往前湊去,親了她一下。


溫情向後縮身子,卻因為床太小,她差點兒掉下床。


幸好他眼疾手快的抓了她一把,將她扯進了自己的懷裏。


溫情掙紮了兩下,坐起身下床。


她看向他:“霍庭深,我發現你是越來越肆無忌憚了。”


“那又怎麽樣,反正,你也已經嫁不出去了,不如,你就老老實實的對我繳械吧。”


溫情斜了他一眼,哼了一聲,轉身出了臥室,去洗漱。


她現在可沒時間和心情跟他胡鬧。


學校裏還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她去處理呢。


早餐,溫情將昨晚佟管家送來的晚餐熱了一下。


一開始,霍庭深還嫌棄溫情給她吃剩飯。


可溫情隻說了一句,“愛吃不吃,我沒時間再做早餐了,”霍庭深隻好投降。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他隻怕是想吃一頓她親手做的飯菜,都成了夢想吧。


畢竟這個臭丫頭,這麽忙。


他現在其實有些後悔,當初幫她談下了這份工作。


這算是自找苦吃嗎?大概吧。


正式開學的這一天,幾個輔導員一起去學生處開會。


進學生處的時候,溫情在走廊裏遇到了一身西裝革履的高默然。


她想過,在學校工作,總有一天會遇到他。


畢竟,他的母親是學校的校長。


可她沒想到,竟然會這麽快。


今天隻是開學的第一天而已。


可是多奇怪,這樣的日子,他來學校教職工辦公樓做什麽?


她垂下頭,當做沒有看到他。


而高默然也一樣,他像是不認識她似的,隻是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就與她擦肩而過,走進了會議室。


旁側幾個輔導員看了溫情一眼。


溫情當做沒有看到。


畢竟,這裏是她的母校,當初她跟高默然的事情搞的那麽轟動,會被議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她跟幾個輔導員一起進了會議室。


學生處主任見大家都到齊了,就開始了會議。


“首先給大家介紹一下啊,今年呢,咱們多了三位新同事,我身邊這位,高默然,從今天開始,將在學生處就職,以後,他會隻管學校裏所有的輔導員。”


溫情凝眉,晴天霹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