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我不是法師,不收妖
loading...

霍庭深臉拉的很長。


這女人,天天跟他擺臭臉,卻和那個姓白的有說有笑,她是故意氣他的嗎?


溫情夾菜,塞進口中:“因為這事兒求你不合適。”


“我看你就是不想沾惹我吧。”


溫情想了想:“你知道,我是在幫誰找工作嗎?”


他是真的生氣了:“你沒有求過我,我怎麽會知道。”


“陳梓諾。”


“她今天可是在公司論壇上害過你,你竟幫她?”


“她之所以害我,是因為她以為她的那個帖子是我發的,而且,她的遭遇挺可憐的,所以我才要幫她的。”


霍庭深不爽,他為了她,讓人開除了那個女人。


可這沒良心的轉手就幫那女人介紹工作?


到底得有多麽大的心,才能幹出這種事兒?


“什麽遭遇?”


溫情也沒瞞著,就將陳梓諾的事情告訴了霍庭深。


“其實想想,她的選擇是錯的,但她的初衷是好的,她不是為了追求名牌和虛榮的生活,才要做別人小三兒,她是為了救自己父親的命呀。


雖然……我不太懂父女親情到底是怎麽樣的,但我倒是覺得,如果這時候我不拉她一把,以後,她會在這個圈子裏越陷越深的,畢竟,做這一行賺錢快,人也很容易沉淪。”


“那這事兒,為什麽求我就不合適了?”


“我知道,你會答應我的請求,可是,公司裏關於她的流言蜚語太多,她即便留在公司,也抬不起頭的,既然要幫別人,何不好好的幫呢?”


霍庭深揚了揚眉,嗯,她考慮的倒是很周到。


見霍庭深不再生氣,她倒是有些不爽的道:“這年頭的男人,是不是都喜歡偷腥啊,我聽楊主管說,於成偉的妻子不光長的漂亮,工作也很好。可於成偉這都不滿足,還要出來偷腥,這是男人的劣根性嗎?”


“男人的劣根性可不是用在這裏的,於成偉這種人,就是賤,他代表不了所有男人。”


“可是現在男人有點兒錢就出軌的,多如過江之鯽。”


霍庭深勾唇一笑:“所以才顯得我這樣的好男人難能可貴,你這女人實在是沒眼光,我都送上門了,你確定還不趕緊把我收了?”


溫情撇嘴,見過自戀的,沒見過這麽會自我感覺良好的。


“我不是法師,不收妖。”


霍庭深嘶了一聲,剜了她一眼。


溫情垂眸樂嗬嗬的笑了起來。


看到她的笑容,霍庭深自然的勾起了唇角。


的確,她還是笑起來的樣子更好看。


吃過飯,溫情給陳梓諾打了一通電話。


知道自己可以去白氏集團工作,陳梓諾高興的連聲在電話那頭對溫情道謝。


“溫情,真的謝謝你,特別特別感謝你。你知道嗎,你救了我們全家,我離開公司的時候,都已經想好,哪怕……哪怕去那種地方,出賣身體,也一定要賺足我爸爸的醫藥費,其實做這個決定的時候,我真的很害怕,謝謝你,你救了我,真的謝謝你,還有,今天下午,發布了那樣的帖子,對不起。”


“我們……就都當對方是不知者不怪吧,陳梓諾,現在我們扯平咯?”


“不,是我欠了你一個大人情,有朝一日,我一定會還的。”


還?她不需要,她現在隻求心安。


……


一個月的工期就這麽結束了。


在霍庭深看來,溫情是閑不住的。


所以吃晚飯的時候,他邀請她繼續在公司裏做一段時間。


可是這個提議卻被溫情拒絕了。


“我接下來就沒有什麽時間了,因為我要去參加高校輔導員的培訓。”


霍庭深看著她,搖了搖頭:“我就納悶了,在學校裏當老師,到底有什麽意思,工資不高,操心事兒又不少,最重要的是,你現在還沒有資格教學。”


“霍庭深,請你尊重我的夢想。”


“你的夢想還真是……”


溫情抬眼瞪他。


霍庭深看著她寵溺一笑:“好,我尊重你的夢想,隨便你吧。”


“還有一件事兒,”她看向他,自然的幫他夾了菜。


“說。”


“我們說好的,我去你公司打工一個月,給你做一個月的飯,現在……”她說著,欲言又止。


霍庭深放下筷子:“所以,今天晚上你做了這麽多的菜,是散夥飯?”


溫情笑了笑,點頭。


霍庭深白她:“你還真是個白眼兒狼呀。”


溫情放下碗筷,認真的看向他。


“霍庭深,你可是個言而有信的企業家,既然說到的事情,就該做到。”


“你這是讓我不同意也得同意咯?那如果我就是還要堅持來蹭飯呢?”


溫情淡淡的道:“那我就隻能考慮搬家了。”


“你以為你搬了家,我就找不到你了?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我是想說,你應該不是一個願意給別人添麻煩的人吧。”


霍庭深望著眼前這個女人。


她臉上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而且,我接下來要去培訓,很忙,我不想把我有限的時間,全都浪費在廚房。”


她這說辭,他可以接受,可是心裏就是不爽。


“那我們定好,每個周末,你要跟我一起吃飯。”


“為什麽?”她凝眉。


“因為怕你時間久了不見我,會忘記我的存在,我要在你麵前刷存在感,這件事兒就這麽定了。”


溫情還想說什麽, 他卻愉快的吃起了菜。


她努了努嘴,算了,一個周見一次……似乎也不是什麽難事。


輔導員的培訓,比想象中的要輕鬆許多。


可是她心裏卻很清楚,做輔導老師,壓力並不會太小。


她沒有忘記,她大一那年的輔導老師,被學生氣出了抑鬱症,為了好好活著,所以就辭職了。


越是表麵上輕鬆的事情,越是不能馬虎。


從帝徽集團離開的幾天,她每天都覺得很愉快。


看來,她果然是不適合辦公室工作的,那種壓抑的氣氛,讓她打從心眼兒裏不喜歡。


周四下午培訓結束後,她應邀去給以前她教過的一個女學生補習英語課。


回家的時候,已經晚上七點多了。


她悠哉的回到樓門口,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那輛車。


霍庭深從車上下來,看著她,凝眉:“怎麽這麽晚才回來。”


她走向他,“你怎麽過來了。”


“怎麽,我不能過來?”


“不是,上次,不是你說周末見的嗎?”


他冷著張臉:“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想你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