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霍庭深,你討厭
loading...

她瞪他:“所以,你的意思是說,我是你的獵物?”


霍庭深笑:“不,你是我的寶貝。”


他說完,對她邪魅一笑,轉身離開。


溫情無語。


寶貝……胡說八道。


那個葉晚落才是他的寶貝吧。


騙人都不打草稿,她牆都不扶,就服他。


霍庭深一來到公司,就將林少康叫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他把手機掏出來,找到了一張照片,遞給他。


林少康接過,看了一眼,納悶道:“三爺,這是……”


“找記者去暗訪一下這家店,這是家黑店,給我連窩端了。”


林少康納悶。


霍庭深斜眼看他:“還不去?”


“是,我這就去。”林少康將照片傳到了自己的手機裏,轉身離開。


他就想不明白了,這家外賣店是怎麽得罪他家總裁大人了?


十點半的時候,霍庭深從辦公室出來。


林少康起身,霍庭深道:“我先走了,有事兒給我打電話。”


“是。”


霍庭深離開,他凝眉,今天上午好像沒有什麽活動了吧。


這位總裁大人又神神秘秘的,嗯,一定有問題。


難道,又跟那位溫老師有關?


霍庭深重新回到醫院。


溫情正睡著,可能是昨晚折騰的太厲害,所以覺沒睡夠。


霍庭深讓佟管家先回去了,他自己留在醫院裏陪著她。


溫情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了。


她是被餓醒的。


畢竟,粥不頂餓。


佟管家已經送來了午餐,霍庭深一個人先吃過了。


溫情見霍庭深在,有些驚訝:“你怎麽又回來了。”


“住院的時候,沒個親近的人在自己身邊陪著,心裏會覺得很難過,很寂寞的。”


聽到這話,溫情心裏一暖。


事實……的確如此。


她很感激他有這份心。


可是,嘴上她卻不會承認。


她努嘴:“誰跟你親近了,我跟你一點兒也不親近好嗎。”


“這世界上,還有人比我靠近你更近?我可是個曾經在你身體裏來來回回過的男人。”


溫情臉瞬間紅了,坐起身,抓起枕頭丟向他。


她用力喊道:“霍庭深,你討厭。”


可惜,她力氣太小,枕頭在離他還有兩米的地方砸向地麵。


看著她小野貓似的張狂,霍庭深輕聲笑了起來。


這個世界上,大概隻有她能讓自己這樣肆無忌憚的開懷大笑了。


在她麵前的霍庭深,是個真正的人,真真整整的霍庭深。


不是別人口中的魔鬼,冰冷的神一樣的存在,更加不是一個隻會賺錢的奸商。


在她麵前,他雖然沒有存在感,但卻覺得很自在。


溫情臉紅的捂住臉頰,委屈的看向他。


“霍庭深,以後我們到底能不能不要再說這件事兒了,這不是我們當時就說好的事情嗎?”


“你就這麽忌諱跟我發生過關係的事情?在你眼裏,我是個壞人嗎?還是說,你就真的這麽討厭我?”


她放下手,認真的道:“我沒有討厭你,也不覺得你是個壞人,相反的,我覺得你挺好的,是個很不錯的好人。我不喜歡的,是為了一個傷害過我的男人,去做那種事情的我,與你無關。”


霍庭深看著她,笑了笑,不討厭還不夠,他要她的愛。


下午輸完液後,溫情說要出院。


可是霍庭深卻不許。


溫情看著霸道的他,一臉的不爽:“我住院,為什麽要你說了算?”


“因為你不是醫生。”


“醫生都說了,我可以出院,隻要每天來輸液就好。”


“現在,你再卻問問他,看他還敢不敢這樣說。”


“所以說啊,你也太霸道了吧。”


霍庭深抱懷:“住三天,在這裏輸完液才能走,這事兒沒的商量,反正隻要我不點頭,你也走不出這家醫院,你要不要試試?”


溫情瞪著他。


霍庭深壞笑:“隻有在這種時候,我才會覺得,有錢真的可以任性。”


溫情冷哼了一聲。


霍庭深見她生氣了,哄道:“你不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才會這麽努力賺錢的嗎?”


“我跟你才不一樣呢。”


“那你為什麽那麽喜歡錢?”


她撇嘴道:“因為錢能給我安全感。”


他看著她,無語一笑:“安全感?安全感不是別人給的嗎?”


“不是,我覺得,安全感要自己給自己,女孩子還是存一點錢才比較有底氣,畢竟漫漫長路,能陪伴我的,隻有錢了。”


他白她,這是什麽……奇怪的理論:“所以,你是打算自己一個人孤獨終老來著?”


“當然不是,我沒想過這輩子都一個人過。”


“既然要結婚,為什麽能陪伴你的隻有錢?難道你覺得,你未來的丈夫會給不了你這份安全感?那這樣的男人,你找來做什麽?就是為了幫對方解決生理需求的?”


“我想要經濟獨立,不希望因為錢,將來被男人掣肘,更不想讓自己未來因為跟男人要錢花,而被男人羞辱。”


“我不認可你的觀點,如果一個男人,因為你花他的錢而羞辱你,那就證明,你找錯男人了。你既然願意嫁給對方,就有資格共享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財產和他這個人。如果你找對了男人,那未來,你唯一能依靠的,不是錢,而是你靠譜的丈夫。”


溫情望著他,沉默片刻後搖頭一笑:“這世界上的男人多種多樣的,每一個都很會演戲,而女孩子……往往又比較容易感情用事,所以,最終,自己托付的到底是人還是鬼,都要在婚後才能發現,沒有多少女孩子,能夠在婚前就確定男人靠不靠譜的。”


“嘶,我發現你這個女人,很喜歡先杞人憂天。”


溫情抿唇淺然一笑:“因為這是我的未來啊,我當然要謹慎,我不願意坐在豪車裏哭,可我更不願意坐在自行車上哭,我的未來沒有父母幫我把關,我能靠的,隻有我自己。”


霍庭深看著她,有的時候,他真的覺得,他們兩個人很像。


尤其是,那種孤獨感。


溫情還是在醫院裏住了三天。


第四天,她回公司上班了。


畢竟這打工費對她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她沒打算放棄。


中午她去食堂吃完飯回來,發現辦公室裏的氣憤有些不對勁。


大家都聚在一起對著電腦議論著什麽。


她隔著老遠,就聽到有人道:“我去,鬧了半天,我們整了這麽大個烏龍啊,真是會咬人的狗不叫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