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她是我的福星
loading...

溫情有種被脅迫的感覺。


車子開了一個半小時,才來到了郊外的度假村。


他的車一停穩,就有兩排服務生恭敬的迎接。


“三爺,二爺、二夫人和小四爺已經先進去了。”


“嗯。”霍庭深清冷的應了一聲,走向溫情。


他伸手拉住她的手,在眾人驚訝的目光裏,走向臨湖的獨棟別墅。


溫情覺得有些別扭,側頭看向他,輕聲問道:“你們不是來遊玩兒的嗎,要不要搞的這麽誇張啊。”


“哪裏誇張了?”


“被這麽多人迎接,還不誇張?還是你喜歡被人前擁後簇的感覺?”


霍庭深勾唇:“你以為,顧客花這麽多錢來這裏住一晚的目的是什麽?是享受的,享受這裏的空氣環境,也享受這裏的服務,前擁後簇是他們的服務項目之一。”


溫情撇嘴:“所以說啊,有錢人的世界,我們不懂,對於我這樣的人來說,度假就是找個城市去旅遊,在街邊吃當地的小吃,玩兒當地的特色,什麽服務不服務,我沒有那個概念。”


霍庭深看她,“那就從現在開始習慣這個概念。”


兩人說話間,已經來到了湖邊別墅。


霍庭馳和霍霆仁在湖邊釣魚。


葉晚落坐在兩人中間。


聽到腳步聲,三人回頭。


霍霆仁對兩人招了招手:“三哥,三嫂,快來,我跟二哥正在釣魚比賽呢。”


服務生將霍庭深隨身帶的小行李送進了別墅裏。


霍庭深拉著溫情的手走了過來。


看著兩人緊握的手,葉晚落視線凝了凝後,將目光移開。


溫情對幾人點了點頭:“二爺,葉小姐。”


葉晚落站起身,對溫情笑了笑:“溫小姐,你也過來啦。”


“是啊,打擾你們了。”


“別這麽說,咱們現在不是一家人嗎,”葉晚落說完問道:“庭深,要不要釣魚?”


霍庭深問道:“不是說在比賽嗎?贏了的會有什麽獎賞?”


“贏了的人,擁有優先選擇房間的權利,”霍霆仁笑道:“三哥,我可是代表你在參加比賽呢,反正我隻有一個人,住哪裏都一樣。”


霍庭深不屑:“不需要,我自己來。”


葉晚落對溫情道:“溫小姐,你跟我一起坐會兒吧。”


霍庭深卻是拉著溫情的手道:“那可不行,她得坐在我身邊,她是我的福星。”


聽到他這麽說,霍霆仁坐在那裏:“喲喲喲。”


溫情不好意思的戳了他腦袋一下:“別鬧。”


霍霆仁哈哈一笑:“三嫂,我不是鬧,我是覺得新鮮,我還從沒見過我三哥給過哪個女人這麽好的定位呢,二哥,你見過嗎?”


一旁坐在輪椅上,一直沒有做聲的霍庭馳淡淡的笑了笑:“沒有。”


葉晚落咬了咬唇角,後退兩步,坐回到自己的椅子裏。


霍庭深坐下,將溫情的座位也拉在了自己的身邊。


溫情尷尬坐下。


被一個臭小子打趣,好丟臉啊。


這個霍庭深也是的,為了讓她配合他演戲給他家人看,要不要這麽肉麻。


還福星?


要是一會兒他一條魚也釣不上來,看他丟不丟臉。


溫情本來是打算要看戲的,可是莫名其妙的,霍庭深來的最晚,可卻真成了第一個釣到魚的人。


他真的贏了。


霍霆仁無語道:“三哥,什麽意思呀這,小魚兒也知道誰有用嗎?”


霍庭馳願賭服輸,笑道:“你三哥身邊不是有個福星嗎。”


霍霆仁看向溫情:“三嫂,你到我這裏來坐一會兒,也給我做一下福星。”


霍庭深一臉不屑:“別做夢了,她隻旺我。”


他說完,起身對溫情道:“走,進去房間緊著你挑。”


溫情有些不好意思,霍霆仁對她擺了擺手:“三嫂,快跟我三哥去吧。”


這一口一個三嫂,溫情是真心不想聽。


她跟霍庭馳和葉晚落點了點頭後,就先跟霍庭深進了別墅。


兩人從一樓看到三樓,霍庭深問道:“選好了嗎?想住在哪個房間?”


溫情一臉介意的看向他:“你能不能跟霆仁說說,讓他不要叫我三嫂了,多別扭呀。”


“那叫你什麽?溫老師?你已經不是他的溫老師了,而且……你自己在他麵前承認要嫁我的,叫三嫂怎麽了?我看這小子就很拎得清,”他說完,推開身前房間的門:“這間怎麽樣?湖光山色,風景秀麗,最重要的是,床很大,滾的開。”


溫情走了進去,看了一眼:“哇,我總算是明白為什麽大家都爭做資本家了,這也太賞心悅目了吧。”


“看來你很喜歡,那好,今晚我們就住在這間了。”


霍庭深說完,溫情從窗邊轉身看向他:“我們?”


他坦然:“沒錯,我們。”


“這裏這麽多房間,你說我跟你兩個人,要住在同一個房間裏?”


“對。”


“對?”她驚訝:“你還說對?”


“在別人眼裏,我們是情侶。”


“那又怎麽樣,我們又沒結婚,為什麽要住同一間?”


他抱懷:“我可是霍庭深,在我的兄弟麵前,難道我要告訴他們,我連我的女人都沒有搞定?出來旅行,還要跟我的女人分開住?”


“誰是你的女人!”溫情抱懷,一臉的不高興。


“你不是我的女人?你不會忘了,誰是你第一個男人了吧。”


溫情跺腳:“你又提這事兒。”


霍庭深看到她羞惱的模樣,輕聲笑了起來:“這事兒就這麽定了。”


“我不同意。”


霍庭深勾唇:“我們住在同一個房間裏,我不碰你,這樣總可以了吧。”


溫情還想說什麽。


霍庭深道:“走吧,下樓去,我帶你去打高爾夫。”


兩人來到一樓,正好葉晚落也進來了。


看到兩人,葉晚落臉上帶著有些僵硬的笑容:“你們選好了嗎?我也是回來選房間的。”


“我們挑好了,你去挑吧。”


他說著,拉著溫情跟她錯開,要出去


葉晚落回頭看向他,輕聲道:“庭深。”


兩個人都停住腳步,回頭看向她。


葉晚落笑了笑道:“我能跟你單獨聊幾句嗎?”


“現在?”


葉晚落點頭。


溫情識時務的將自己的手從霍庭深的手裏抽出:“那我出去等你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