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三爺,您怎麽親自下來了
loading...

楊青剛打完電話,於成偉就從外麵急匆匆的趕了回來。


他看向楊青,不悅道:“讓你做個主管,你一天到晚拉偏架,我看你是一點兒也找不到你自己的位置了是吧,蘇佩好好的工作,你總針對她做什麽?”


“於總,蘇佩有沒有好好工作,不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是整個科室的人都知道的,以她的工作能力,您真的以為,她有資格做現在的組長?”


“行了,你又想說什麽?就你廢話多。”他說完,就走進了辦公室。


見到他,蘇佩忙來到他身邊,哭的梨花帶雨。


“於總,我今天中午去食堂吃飯,親耳聽到溫情和那個陳梓諾在邊吃飯,邊說我的壞話,我就上去質問了她們幾句,結果,裴樂仁因為喜歡溫情,就幫著溫情說話,還有這個楊青,她更因為自己是個主管,就欺壓我,受欺負的人是我,憑什麽她們還要幫惡人欺負我。”


於成偉不悅的看向溫情:“怎麽又是你。”


溫情一臉坦然:“於總,這你可就說委屈我了,剛剛蘇佩說的很清楚,食堂裏,跟我一起吃飯的,還有陳梓諾。”


於成偉看向陳梓諾:“你說蘇佩壞話了?”


陳梓諾忙站起身,搖了搖頭:“我沒有,是溫情發了幾句牢騷,我隻是在一旁聽了聽而已。”


溫情不屑一笑:“清者自清,陳梓諾到底有沒有說什麽,蘇佩不是也很清楚嗎?”


“我不管別的,我就知道,你說我壞話了。”


溫情握拳,當時沒有人證,沒有物證,她還真是跳進黃河裏也洗不清了。


於成偉不悅道:“行了,都別說了,溫情,自從你來到公司,光惹事兒了,我看你呀,也別幹了,一會兒我會給財務部打電話,你去把你的工資結了,從明天開始,不要再來了。”


溫情抬眼看向他。


如果就這樣被趕走,那她得多丟霍庭深的臉啊。


畢竟,霍庭深是第一次給人開後門。


“我不服氣,憑什麽是我走?”


楊青也道:“溫情又沒有做錯什麽,於總,你不能偏心吧。”


“這個培訓部,是我說了算,還是你說了算?”


於成偉剛說完,門口就想起一道冷魅的聲音:“我倒是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我這公司,是由各個分部門的領導說了算了?”


這話音剛落,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到了門口。


霍庭深出現的時候,整個辦公室裏一片靜悄悄的。


溫情看了霍庭深一眼後,迅速將視線移開,又看向楊青。


她猜到楊青是去找霍庭深求助了。


可是沒想到,霍庭深會親自下來。


如果一會兒,他跟自己有任何互動,那以後……是不是全公司裏的人都會知道,她是霍庭深送進來的關係戶了?


那樣,她在這裏被指指點點的工作,還有什麽意義?


霍庭深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


也沒有錯過溫情那一臉的慌。


於總見到他,忙走上前:“三爺,您怎麽親自下來了。”


“你說呢?”


見眾人都圍在溫情的桌邊。


霍庭深就近走了過去,隨手拉過她的椅子坐下。


溫情忙後退了幾步,跟他保持了一點距離,心裏也微微有些防備。


於成偉看向蘇佩,擠了個眼色:“去,給三爺泡杯茶過來。”


蘇佩正要動,霍庭深清冷道:“不必,我可不是來喝茶的。”


他說著,指了指楊青:“就剛剛你跟我匯報的的情況,說說你的看法吧。”


於成偉愣了一下,楊青跟三爺匯報情況?


她這麽一個小小的組長,憑什麽能跟三爺匯報?難道,他們認識?


周圍的人,也都將目光投遞到楊青身上。


大家都不知道,原來楊青還有這樣的後台。


此刻蘇佩也是驚訝不已。


楊青斜了蘇佩一眼道:“霍總,溫情有沒有在別人背後,說人壞話,我沒有聽到,畢竟當時我不在場,可是要論起在背後說別人壞話這事兒,蘇佩可是鼻祖級的人物,這個辦公室裏,誰沒有被她當麵或者在背後罵過的?”


她看向周圍圍觀的人:“來,在場,沒有被蘇佩罵過的,舉手。”


整個辦公室裏,沒有一個人舉手。


蘇佩急了:“我什麽時候罵過你們了,你們別以為霍總來了,就可以隨便汙蔑我,沒有做過的事情,我不認。”


一旁,看熱鬧的裴樂仁道:“佩姐,你壓迫過我們的事兒,不是你不承認就沒有發生的,遠的不說,就說半個月前,我跟浩哥一起去基地講課,本來公司給我們派的車送我們過去,結果就因為你說要去西城陪於總吃飯,我們的外派車就被你給霸占了。”


“裴樂仁,你胡說什麽呢,”於成偉不悅道:“我什麽時候跟蘇佩一起去吃飯了。”


“於總,我們是不知道佩姐跟誰吃飯去了,反正當時,她是這樣說的。”


於成偉這才沒有說什麽。


一旁的浩哥也是應聲:“沒錯,我們來回打車四百多塊,都沒地兒訴苦去。”


倒是蘇佩,指著裴樂仁嗬斥道:“裴樂仁,你少落井下石,你當這裏的人都不知道嗎,你是看上了這個臨時工,所以才會處處幫她。”


裴樂仁撇嘴:“佩姐,我喜歡誰,是我的事兒,你不能因為我實事求是,就在這裏亂戳人吧。”


霍庭深眉心微揚,斜眼看向人群中的裴樂仁。


楊青這時候偷偷的看了霍庭深一眼。


霍庭深收回視線,沒有去看他背後心虛的溫情。


“你是說,這個女人因私挪用公司的公有資源?”


裴樂仁點頭:“是的。”


楊青想到什麽似的,回到自己的辦工作前,打開抽屜,找出一份文件回來交給霍庭深。


“霍總,這是我收集到的,關於蘇佩在工作中挪用、占用公司資源的證據。”


霍庭深將文件接過,翻看。


蘇佩緊張的咽了一口口水,求救似的看向於成偉。


可於成偉隻是斜了她一眼,對她搖了搖頭。


霍庭深冷聲一笑,將文件扔給了於成偉:“看看,你手底下的員工幹的好事兒,說說吧,這事兒怎麽處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