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隻會勾引你,不會嫁你
loading...

蘇佩將自己的餐盤,直接扔到了兩人坐著的餐桌上。


湯濺了溫情和陳梓諾一身。


陳梓諾站起身,驚呼一聲:“哎呀,佩姐,你這是做什麽呀。”


蘇佩抱懷,一臉的憤怒:“怎麽,準許你們在背後說我壞話,就不許我反抗了?你們真當我蘇佩這麽好欺負呢?”


“你別胡說行不行。”


“我胡說,我兩隻耳朵可是聽的清清楚楚。”


這邊的聲音,迅速吸引了周圍的目光。


陳梓諾擔心的看了一眼周圍的視線,忙道:“剛剛溫情也是因為之前你欺負她,她一時氣不過,所以才說了你幾句不好的話,可她也沒有壞心,對吧,溫情。”


溫情抬眼,有些不置信的望向陳梓諾。


嗬,所謂的翻臉比翻書還快,原來是這個意思。


“溫情,你以為你自己是個什麽好鳥兒嗎,你還有臉說我?”


溫情站起身,抱懷,望向蘇佩:“我現在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麽被這家公司錄用的,沒腦子是你的專長嗎?”


“你說什麽?”


溫情說完,望向陳梓諾。


陳梓諾忙垂眸,一臉的回避。


溫情冷聲道:“以後不要再約我一起吃飯了,我不跟在背後給人使絆子的人做朋友。”


她說完,轉身就要走。


可蘇佩正在氣頭上,並沒有打算放過溫情。


她一把扯住溫情的手腕:“怎麽,做錯了事兒還想跑?”


溫情回身望向她,眼神有幾分冷:“蘇佩,請你鬆手。”


“嗬,你還敢跟我趾高氣昂?我看你就是欠教訓。”


她抬起手,正要給溫情一巴掌的時候,手腕卻被別人一把抓住。


幾個人同時看去,竟然是裴樂仁。


“佩姐,大庭廣眾之下的欺負人,合適嗎?你說溫情在背後議論你?你有證據嗎?”


蘇佩冷笑:“我當是誰出來英雄救美呢,原來是我們的科草呀,怎麽,你以為你看上的這個女人,是什麽好鳥兒嗎?年紀輕輕的,就能穿十幾萬的奢侈品的女人,你以為她是靠自己的雙手得來的?


裴樂仁,做為同事,我奉勸你一句,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兒,就你這種無名小卒,在這種女人眼裏,狗屁都不是,她隻會勾引你,不會嫁給你的,你可養不起她。”


裴樂仁望向溫情。


溫情麵帶不悅:“蘇佩,我告訴你,我溫情,行的正坐得端,我沒有議論你,更加沒有勾引公司裏的任何一個男人,所以你最好把嘴巴給我放幹淨一點。”


溫情說完將自己的手腕一用力,從蘇佩的手中扯出。


她看向裴樂仁,微微低了低頭:“裴組長,謝謝你。”


裴樂仁對她擺了擺手:“你先上樓去吧。”


她冷眼睨了陳梓諾一眼,轉身離開,將蘇佩不悅的吼聲,留在了身後。


她走的很快,擠出了人群後,直接離開了餐廳。


等電梯的時候,陳梓諾已經追了出來。


她站在溫情身邊,雙手合十,一臉愧疚:“溫情,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剛剛公司裏的人太多,我是不得已的。”


“不得已就可以詆毀別人?就可以撒謊?”溫情最討厭這種人。


陳梓諾忙解釋道:“溫情,我知道,你一個月後就會離開公司,可我不一樣,我想留在公司,所以,在別人眼裏,我身上不能有汙點,不然,未來考核的時候,公司就不會留下我的,能夠進帝徽集團工作,一直都是我的夢想,所以……”


溫情冷笑:“不是別人眼裏的你沒有汙點,你就真的沒有汙點了,掩耳盜鈴這種事情,你真以為有用?”


聽到她這樣說,陳梓諾凝眉:“你這話什麽意思。”


“陳梓諾,來公司做臨時工的,不是隻有我一個人,你為什麽偏偏就跟我走的親近,這理由,別人不知道,你也不知道嗎?我不拆穿你,是因為我覺得別人的私生活跟我無關,而且如你所說,一個月後我是要離開的。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我,我就真的不能再忍了。”


溫情聲音很大:“你真以為我不知道,蘇佩為什麽針對我嗎?還不是她把我當成了你?”


“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麽,”陳梓諾不悅的喝了一聲:“你也瘋了是不是。”


“我有沒有瘋你自己心裏很清楚,不是你跟於總藏的好,就不會有人知道真相了,我給你背了十天的黑鍋,也算是對你仁至義盡了,以後,別再給我裝什麽偽善人了,你這樣的嘴臉,我看不慣。”


她進了電梯,將電梯門關上,空留陳梓諾站在原地,一臉的懵。


她回到辦公室後,不過幾分鍾,陳梓諾就回來了。


她看了溫情一眼,什麽也沒說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有人陸續從食堂回來,跟楊青說了這件事兒。


楊青剛走到溫情身邊,蘇佩就追了回來。


她來到溫情的辦公桌前,伸手將桌上的所有文件全都掃到了地上。


溫情站起身,一臉怒目的望向蘇佩:“你到底還有完沒完了。”


楊青擋在了溫情身前,望向蘇佩:“你最好立刻停止胡鬧。”


“我胡鬧?楊青,你真以為你自己升了個職位,就有資格管我了是嗎?我告訴你,這培訓部,還不是你說了算,我這就找於總回來。”


她說完,就掏出手機,撥打了於成偉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她就哭了起來:“於總,你什麽時候回來,我今天被楊青和臨時工聯手給欺負了,你這領導,到底管不管啊。好,我就等你回來。”


掛了電話,蘇佩將手機放進了口袋裏。


她看向楊青:“做為培訓部的主管,你都不問清楚事情的真相就拉偏架,你擺明了就是看我不順眼。想趕我走是吧,我告訴你,門兒都沒有。今天,我一定要讓於總治你一個以公謀私的罪,我倒要看看,這培訓部主管的位置,你還坐不坐得住。”


楊青冷眼:“今天,就算於總來了也幫不了你,我不會讓你好受的。”


蘇佩抱懷,冷笑:“就憑你?那好呀,我就拭目以待,看你能有什麽本事,讓我不好受。”


楊青走回到自己的桌前,拿起手機走了出去,撥了一個號碼:“你好,我是培訓部楊青,有重要的事情要跟領導匯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