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是無法彌補的
loading...

第688章 是無法彌補的


鍾藝看到莫西年的視線後,不禁後退了兩步,擺了擺手。


“不是的,莫先生,我是無心的,我不是故意的。”


莫西年卻並沒有因為對方裝可憐,就有所憐惜,反倒狠狠的道:“敢對我的人動手,你絕不會有好下場。”


他說完,重新推門走進了病房。


鍾藝腳底發軟,跌坐在地。


莫媽媽還想要跟進去,可看到莫西年警告的眼神,最終隻能收住腳步。


良久後,鍾藝站起身,上前握住莫媽媽的手臂。


“幹媽,我該怎麽辦啊,你幫幫我吧,你知道的,我是無辜的。”


莫媽媽望向她,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


鍾藝哭道:“我若不是為了幹媽,根本就不會認識莫先生和少夫人,也不會犯錯的,對不對?幹媽,你一向最心軟,幫我求求情吧。”


“藝藝呀,我也想幫你,可你也看到了,西年他現在可是連我也不要了,即便我幫你說話,也隻會火上澆油,不如這樣,你先回去,等懷恩身體好轉,西年情緒也穩定了之後,我再幫你求情,如何?”


鍾藝無奈,知道現在形勢對自己不利,隻能點了點頭,正準備離開的時候,警察來了,要以故意傷人的罪名,將鍾藝帶走。


鍾藝大哭,望著莫媽媽哀求。


“幹媽……幹媽救命啊。”


這哭鬧聲,引得醫院走廊裏投遞來無數的目光。


莫媽媽忙上前安撫道:“別怕,按照我剛剛說的,等西年情緒穩定一點了,我一定會幫你求情的。”


最終,鍾藝被帶走。


莫媽媽不知道該怎麽辦,隻能回家找莫爸爸商量。


霍懷恩懷孕的事兒,不到半個小時,就傳遍了霍家。


等霍家人一起趕過來的時候,莫西年又後悔了。


病房裏鬧哄哄的,莫西年站在一旁有些擔心。


他將霍庭深拉到一旁,低聲道:“我不是說,懷恩得靜養嘛,你怎麽把大家都帶來了。”


霍庭深哼了一聲:“你看看這三個人,哪個是我能攔得住的?”


莫西年揉了揉眉心,回頭看向病床上有些虛弱的霍懷恩。


霍懷恩臉上掛著剛剛沒有的笑容。


“三嫂,你也太厲害了,要不是你,我今天可能會耽誤最重要的治療時機。”


童好道:“你三嫂好歹也是有過多次經驗的,以後這方麵的事兒,多聽聽她的沒錯。”


霍懷恩蹙眉:“醫生說,我現在的各項指標都不太好,我其實有些擔心。”


溫情安撫道:“懷恩,記住了,現在這種時候,一定要保持好心情,相信你自己,這孩子既然悄悄來了,就是認準你了,好好配合醫生,一定沒問題的。”


霍懷恩點頭。


莫西年給霍庭深使了個眼色。


霍庭深無語的笑了笑道:“行了,這兒有一個擔心懷恩休息不好的,正等著趕我們走呢,你們三個差不多得了啊。”


霍霆仁起身:“既然這樣,我們就先回去。”


霍懷恩其實還想留家裏人在這裏待一會兒。


可看莫西年緊張兮兮的樣子,她反倒是說不出口了。


霍庭深一行四人離開後,莫西年坐到了病床邊。


“今天是我疏忽了,我該等你情況穩定一點再通知庭深他們的。”


霍懷恩看他:“可是,我哥哥嫂子們來看我,我心情特別的好,感覺好像什麽事情都有了底氣一樣。”


“我在你身邊,難道還不是你最大的底氣?”


霍懷恩抿唇:“老公給的底氣,和娘家人給的底氣,是兩碼事兒啊,如果不是有娘家人,我可能也沒那麽大的勇氣,跟自己的婆婆對著幹。”


莫西年歎息了一聲:“是我讓你受委屈了。”


“我這樣說,不是在怪你,再說,這件事又不是你的錯,你一直都在保護我啊。”


霍懷恩說著,按住了莫西年的手。


“西年哥哥,我們不要互相埋怨,因為以後,我們是要共度一生的人。”


莫西年揉了揉她的頭:“我的懷恩長大了。”


霍懷恩一手被莫西年握住,另一手,輕輕撫摸上了小腹。


是該長大了。


第二天晌午,莫爸爸和莫媽媽一起來了。


莫媽媽在病房門口,沒敢進門。


莫爸爸自己拎著食盒走了進來。


“懷恩呀,我來看看你,你身體怎麽樣了?”


一看到父親,莫西年如身上長滿倒刺的刺蝟,站起身擋在了床前,冷睨著自己的父親:“你來這裏做什麽?”


莫爸爸斜了莫西年一眼,這小子,簡直就把他當成了敵人。


“你媽煲了湯給懷恩,可她怕懷恩看到她會心情不好,所以留在門口沒進來。”


他將湯遞給莫西年:“你給懷恩盛出來,讓她趁熱喝吧。”


莫西年並沒有伸手去接,隻冷淡的道:“不必了,家裏的廚房已經準備了吃的。”


莫爸爸凝眉:“西年,這畢竟是你媽的一番心意,再說,這不是給你的,是給懷恩的。”


“你覺得,我不接受的東西,懷恩就能接受了?懷恩今天會躺在這裏,是拜誰所賜?你們怎麽好意思出現在這裏的?”


莫爸爸知道,莫西年這個人認死理,說準的事情,從來說一不二。


他看向床上的霍懷恩道:“懷恩呀,你媽已經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她想進來跟你道歉,如果你還沒消氣,就讓她再多吃幾點閉門羹也無妨,這些日子呢,你就好好養身體,別的都不要多想,好不好?”


霍懷恩抿了抿唇角:“爸,道歉這件事兒就算了,有些事情,做過就是做過,道歉是無法彌補的。”


莫爸爸蹙眉,還要說什麽,隻聽莫西年道:“我們夫妻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如果沒什麽事兒的話,你們以後也不要再找過來了。”


“你混賬,”莫爸爸冷臉:“你昨天威脅你媽說要脫離母子關係,你知道你媽回家後哭了多久嗎?她是做錯了,可她在懺悔,你們做小輩的,怎麽能連這點容人之量都沒有?”


莫西年聲音不自覺的提高了幾個分貝。


“所以呢,你的妻子因為做錯事情,懺悔的哭了,你都要心疼,來找我們的麻煩。我作為兒子,就應該明知道她害我的妻子受了苦,還大度的原諒她?怎麽,你的妻子高貴,我的妻子,就該被我輕賤?什麽時候開始,做錯事情的一方,也可以如此頤指氣使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