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我寵愛她都來不及
loading...

第676章 我寵愛她都來不及


一早,莫西年就帶著霍懷恩來到了莫家老宅。


一開始霍懷恩有些排斥,她不知道該如何麵對此刻的婆婆。


可是……莫西年卻說,既然要攤牌,就要氣勢洶洶。


兩人一起出現的時候,莫媽媽就猜到了什麽。


以往,她見到霍懷恩,總是熱情的很。


可今天卻態度冷淡至極。


“大清早的,什麽風把你們給吹來了。”


莫西年轉頭對女傭工道:“去把我父親請下來。”


莫媽媽凝眉:“西年,你要幹什麽呀?”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他說著,拉著霍懷恩的手先坐下了。


沒多會兒,莫爸爸出來了。


霍懷恩起身,恭敬的打了個照麵。


莫爸爸對她點了點頭,麵色也不如往昔。


霍懷恩心裏失落。


莫西年道:“爸媽,請坐。”


莫爸爸和莫媽媽對視一眼後,各自坐在了沙發的兩側。


莫西年看向兩人:“想必懷恩的身體狀況,你們也已經知道了吧。”


兩位長輩麵色都冷了幾分。


這結果不言而喻。


以母親的縝密,不可能在得到消息後,不調查清楚,就去找懷恩的麻煩。


那他之前準備的自己的假病例,也沒必要給兩位看了。


莫西年點頭:“很好,我就今天帶懷恩來,就是要給你們表態的。第一,我的婚姻大事,是我自己的問題,與二位無關。二位於我隻有養育之恩,沒有幹涉我人生的權利。”


莫媽媽有些惱:“莫西年,你……”


“第二,”莫西年打斷了莫媽媽的話,繼續道:“我的妻子,隻能是霍懷恩,如果你們因為她的身體不好,而從中使壞,傷害她,或者欺負了她,一旦被我發現,我會立刻去做結紮手術,斷了你們的所有念頭。”


莫媽媽慌了:“別別別,咱們有話好說。”


莫西年唇角染著淩冽:“我不是來跟你們好好說話的,我這是來警告你們,不要幹涉別人人生的。”


一直沉默的莫爸爸麵色也凝重了幾分。


莫媽媽無奈道:“那你讓我們怎麽辦?你以為我們願意傷害懷恩嗎?她可是我們看著長大的孩子,可你有沒有想過,莫家隻有你一個子嗣,如果你沒有……”


“不管你們願不願意,現在現狀如此,我為了能夠跟懷恩在一起,可以去做任何事。所以,你們隻有兩個選擇,要麽選擇隨遇而安的祝福我們,要麽,就自己努力生二胎,來繼承你們莫家的產業。”


莫爸爸抬手,拍了沙發一下,“莫西年,你說的是人話嗎?”


“當然,總比你們背著我,逼懷恩跟我離婚要好的多。”


他說完看向霍懷恩:“還有,懷恩你也聽著,如果以後,他們再有誰找你的麻煩,你卻不告訴我,我就把這個家裏鬧翻,聽到了嗎?”


霍懷恩沉默,未語。


莫爸爸看到莫西年這副樣子,心中惱火。


他沉聲道:“懷恩,你先出去呆一會兒,我跟西年單獨談談。”


莫西年一把按住了霍懷恩的手:“不可以,我在哪兒,她在哪兒。”


莫爸爸看向霍懷恩道:“懷恩,你放心,我並無惡意。”


霍懷恩點了點頭,拍了拍莫西年的手:“我在外麵等你。”


她將自己的手,從莫西年的手心裏抽出後,起身對兩位老人恭敬的道:“爸媽,那我先走了。”


霍懷恩離開後,莫爸爸看向莫西年,冷聲道:“莫西年,你還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你看看你現在這副德性,像什麽樣子。”


“爸,不如你來提醒提醒我,我是什麽身份?”


“你是莫氏集團的總裁,一直以來沉穩內斂,辦事可靠,是我跟你媽最信任的人,可你現在,卻像是一個街頭流氓一樣,回來對我跟你母親撒混?”


“所以,你們也還記得,你們是莫氏集團的老總裁和老夫人?”


莫西年睨向莫媽媽:“那你們知道你們昨天做的那是什麽事兒嗎?有事兒為什麽不找我談,卻去為難懷恩?你們以為,你們的行為比我的高尚?”


莫媽媽凝眉:“我說過了,我無心為難懷恩,之所以去找她,隻是因為太了解你的個性,可我著實沒想到,懷恩這丫頭,嘴巴這麽不牢靠。”


莫西年諷刺一笑:“你們覺得,懷恩做為我的妻子,對我坦誠一切,是錯的?”


莫爸爸沉聲:“這不是討論誰對誰錯的時候。”


“好,不討論對錯,我們來談責任,你們知道,懷恩為什麽會生病嗎?”


兩人對視一眼後,都未做聲。


莫西年道:“雲洛愛慕我,她為了毀了我跟蘇瑤的婚約,把懷恩牽扯了進來,見我對懷恩動了真心,雲洛便再次想要阻攔,差點兒殺了懷恩。若不是那天我們趕到的及時,別說生兒育女的能力了,她連命都沒了。她變成這樣,全都是因我而起的,你們怎麽還能忍心傷害她。我寵愛她都來不及,你們又怎麽能背著我傷害她。”


莫爸爸沉聲:“女人的嫉妒心本來就很重,這筆賬,不該算在你頭上。”


莫媽媽點頭:“我們這樣,也是無可奈何,莫家子嗣問題,對我們來說才是一等一的大事兒,你就不能為我們考慮考慮嗎?”


“那你們有誰為我考慮過?”


“懷恩才20歲,因為我,失去了生兒育女的資格,現在還為了能夠幫我延續子嗣,每天喝著別人聞到都犯惡心的中藥,你們知道我看她每天喝完藥,想要吐,卻又隻能捂著嘴巴不肯吐的樣子時,有多心疼嗎?


你們知道我看到她每周去針灸,身上紮著密密麻麻的針時,作何感受嗎?她為了我,一直在努力,可你們做為公婆,卻這時候在她的心上紮刀。”


莫媽媽歎了口氣:“西年,我跟你爸爸都不討厭懷恩,這你都知道的。”


“可你們還是傷害了她,她是霍家唯一的女兒,她從小就是天之嬌女,在父母身邊是寶貝女兒,在哥哥們的眼中是他們最疼愛的妹妹,憑什麽到了我們莫家,她就要吃盡這前二十年都沒有吃過的苦。


你們隨意拿捏別人的時候,想過自己的嘴臉,有多麽的令人惡心嗎?你們讓我在麵對懷恩的時候,覺得自己有你們這樣的父母很恥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