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如此坦誠
loading...

第675章 如此坦誠


霍懷恩抬眸望向莫媽媽。


糾結良久後,她堅定的搖了搖頭:“媽,對不起,我不能。西年哥哥不說分手,我就不能放開他,這是我答應過他的。”


“所以……你是真想毀了他?”


“我不會毀了他的,我們在一起,他很幸福。”


“那有什麽用,這些事情,都隻是暫時的,等你再年長一些,他就老了,到時候你們就會明白,一個家裏沒有孩子,到底意味著什麽。”


莫媽媽握住了霍懷恩的手。


“懷恩,咱們兩家是世交,你們剛結婚幾個月,如果公然鬧僵了的話,對兩家都不好,所以,咱們就好聚好散,我送你出國繼續深造,等過了風頭,你們再公開,我還是你的好阿姨,你還是我喜歡的好孩子,好不好?”


霍懷恩凝眉,沒有做聲。


莫媽媽一臉的哀求:“懷恩,這樣,媽給你幾天時間考慮,考慮好了以後,給我一個好的結果,好嗎?”


霍懷恩垂眸,沒有說話。


莫媽媽見自己說什麽似乎都沒用了,索性也就站起身道:“懷恩,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跟霍家鬧,可若你們最終真的毀了我兒子,這件事兒,我跟你爸是無法坐視不理的,你明白嗎?


我找過你的事情,不要讓西年知道,他的個性你也了解,死心眼兒的很,若要分開,也隻能由你開口。哎,我先走了,你也好好衡量一下吧。”


莫媽媽離開後,霍懷恩雙手交疊在了茶幾上,額頭輕靠在上麵,心中隻覺沉重不堪。


晚上回到家,她情緒不是很好。


莫西年拉著她回房間纏綿,她卻阻止了。


“西年哥哥,今天不行。”


“怎麽了?來月事了?”


霍懷恩搖頭:“沒有,隻是……快要考試了,我心裏壓力有點兒大,對這種事情提不起興趣。”


“那我來幫你找到興趣。”


“西年哥哥,”霍懷恩表情凝重的按住了他的手。


莫西年看了她良久,歎了口氣:“好好好,聽你的,不過,考試完你總不能再找借口了吧。”


霍懷恩抿唇淺笑,“不會,我又不是騙子。”


莫西年冷哼一聲,將她摟進懷裏:“這可不好說。”


“什麽呀,”霍懷恩抬手拍了他胳膊一下:“我什麽時候騙過你了嗎?”


“當然,以前難道不是你說的,等到結婚以後,就由著我為所欲為的?結果呢?”


霍懷恩無語,那時候,她哪裏會想到這位‘老人家’會這麽勤快。


莫西年在她耳畔嗤聲一笑:“無言以對了?”


霍懷恩淡定道:“我是困了,要睡覺而已。”


莫西年不禁勾唇,環著她入睡。


聽到耳畔傳來均勻的呼吸聲,霍懷恩微微歎息一聲。


躺了良久,她怎麽也睡不著,索性就從莫西年的懷裏鑽出來,下床出了房間。


她去樓下取了一瓶酒回到二樓廳裏,給自己倒了一杯後,她便坐在窗邊小酌了起來。


四嫂說,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找她一起去喝酒。


她雖然不會真的去找四嫂,但她卻認可四嫂的話,心情不好失眠的時候,喝點酒,真的可以短暫的拋開煩惱。


霍懷恩在外麵呆了很久,小半瓶酒都快喝完了。


她有些頹廢的歪在沙發上,心裏的壓力難以釋放。


身後傳來房門的開關聲。


霍懷恩眼睛有些迷離的回頭。


看到莫西年,她打了個酒咯,嗬嗬一笑:“你怎麽出來了。”


莫西年走上前,看著她手中的酒杯,蹙眉。


“大晚上的不睡覺,為什麽跑出來喝酒?”


霍懷恩對他舉起酒杯:“因為……睡不著。”


莫西年打量著她,這丫頭,有些醉了。


他蹲下身,手捧著她的臉:“那你跟我說說,為什麽睡不著。”


霍懷恩拍了拍自己的心髒:“心情不好,西年哥哥,我現在心情,超級超級的差哦。”


“怎麽?誰給你氣受了?”


霍懷恩的手指,戳著莫西年的眉心:“還能是誰,當然是你,就是你莫西年唄。”


“我?”


霍懷恩站起身,身體搖搖晃晃的離開了莫西年的包圍圈,站在了窗邊,回頭看向他:“我後悔了,我不應該跟你結婚的。”


莫西年臉色一淩,走上前,將她手中的酒杯搶過,放到了茶幾上。


他雙手捧住霍懷恩的肩膀:“你知道你在說什麽嗎?”


“我當然知道,西年哥哥,我隻是頭有些暈而已,但我沒醉。”


“你……”莫西年臭著臉:“沒醉為什麽要胡言亂語,為什麽要說後悔跟我結婚?你給我把話說清楚。”


霍懷恩伸手,摟著了莫西年:“西年哥哥,我太累了,好多事情,我都應付不來,我太弱,太差了,我明知道自己……我就不該跟你結婚,我是真的後悔了。”


莫西年將她從自己懷裏推開,可雙手依然握著她的雙肩。


看到她臉上的淚痕,莫西年心裏一慌:“懷恩,告訴我,你到底怎麽了?”


霍懷恩閉目,眼淚斷了線般。


莫西年惱了:“霍懷恩,說話。”


“西年哥哥,媽她知道我身體不好的事情了,她今天下午來找我,想要讓我跟你離婚,因為你是莫家唯一的子嗣,莫家不能沒有後。媽顧忌兩家的關係,更因為了解你的個性,所以隻能來找我,我本來也想自己承擔下所有的,可是我做不到,我是真的不想連累你,連累莫家,可我也不想跟你分開。”


霍懷恩抬手,也握住了他的手肘:“西年哥哥,我真的承受不了這樣的壓力,你告訴我,我該怎麽做,才能改變這該死的現狀。”


莫西年咬牙,心中深感憤怒。


可很快,他就壓製住怒火,將霍懷恩摟進了懷裏,輕輕撫摸著她的後背。


“懷恩,你什麽都不用做,安安心心的呆在我身邊就好。我們才是夫妻,是一體的,你不要在乎別人說什麽,你隻要在乎自己幸不幸福,快不快樂就好。


別人的心情,與你無關。今天你能把這件事兒告訴我,我很高興,也希望以後,你能永遠都對我如此坦誠,嗯?”


霍懷恩的額頭抵在莫西年的肩上。


不說的時候,害怕說出來會惹禍。


可真的說出來的那一瞬,心裏的恐懼,反倒都沒了。


有句話叫做……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管未來結果如何,她覺得自己應該都可以坦然接受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