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你不知道西年到底有多愛你
loading...

第671章 你不知道西年到底有多愛你


莫西年想也不想的道:“我不答應你。”


霍懷恩驚呼:“為什麽?”


“我一看你這眼神兒,就知道不是什麽好事兒。”


霍懷恩不服氣:“你聽都沒聽,幹嘛這麽武斷啊。”


“因為我太了解你了。”


霍懷恩無語道:“是好事兒。”


“好,你說來聽聽。”


霍懷恩一臉認真的道:“我就是希望,以後如果你後悔了,想要一個孩子了,可以告訴我,我……”


“閉嘴,”莫西年打斷她:“我就說了我了解你,你自己聽聽,你說的這是什麽話?讓我想要孩子時,就放棄你是嗎?這能算什麽好事兒?你這丫頭是不是傻?嗯?”


霍懷恩憋氣:“我是不希望……”


“你非要等我去做了結紮手術後,才能老老實實的跟我過日子是不是?”


“不是不是,”霍懷恩擺了擺手:“算了,誰願意管你。”


她說完,將水杯放下,轉身就在床上躺下。


莫西年曖昧的湊近,正要對她做什麽的時候,霍懷恩卻打斷了他。


“西年哥哥,你幹嘛?”


“你說呢?”


霍懷恩攏了攏自己的衣服,一本正經的道:“不行。”


“不行?”


霍懷恩揚著下巴:“沒錯。”


“之前,你可沒說不行。”


“那時候是那時候,現在是現在。”


莫西年咬牙:“你小丫頭什麽意思,都答應跟我結婚了,現在反倒不讓碰了?”


“對,結婚以前,就是不給你碰,”她努了努嘴,往旁邊翻了個身:“你要麽忍著,要麽去別的房間睡好了。”


莫西年嘶了一聲,這丫頭,故意整他的吧。


他偏偏不走。


他伸手環著她的腰,不讓碰就抱著睡。


不就一個月嘛,他忍得了。


第二天晌午,蘇瑤來了。


有些日子沒見,蘇瑤臉上多了幾分憔悴。


她買了花兒,遞給了霍懷恩,問道:“最近怎麽樣?”


霍懷恩接過,笑了笑道:“挺好的,你呢?”


“我也不錯。”


霍懷恩指了指她的臉,倒也直白,直接問道:“可你臉色不太好。”


蘇瑤摸了摸自己的臉:“有嗎?可能是家裏的閑事兒太多,不過我都能應付。”


莫西年正要提醒兩人坐著聊的時候,接到了秘書的電話。


掛了電話,他對兩人道:“你們坐會兒吧,我去處理一份文件。”


莫西年離開後,兩人就直接在院落裏閑坐。


阿姨來給兩人送了咖啡後離開。


蘇瑤看著霍懷恩問道:“你們兩個和好了?”


霍懷恩愣了一下:“西年哥哥跟你說了?”


“傅少跟我說的,說你最近在跟西年鬧分手,西年三天兩頭的就去找他喝酒解愁。”


霍懷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蘇瑤問道:“為什麽呀?”


霍懷恩看著蘇瑤一臉好奇的樣子,也不隱瞞:“我身體出了點狀況,不想連累他,所以才想分手的。”


蘇瑤眼神一轉:“什麽狀況。”


霍懷恩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做不了媽媽。”


蘇瑤瞠目結舌:“你知道了?”


聽到這話,霍懷恩有些驚訝:“你也知道?”


蘇瑤望著霍懷恩,表情凝重的點了點頭:“那天送你去醫院的時候,我也在,所以聽到了醫生跟西年的對話。西年一聽完醫生的話,半分猶豫也沒有,就堅定的對醫護人員下了封口令,還囑咐我,不許把這件事兒告訴你。”


霍懷恩微微歎了口氣。


蘇瑤伸手拍了拍她的手:“所以,你就是因為這事兒才非要分手的?”


“嗯。”


“傻姑娘,你怎麽那麽傻呀,你不知道西年到底有多愛你。那天,他在雲洛家找不到你,眼睜睜的看著手機app裏,關於你心率的信號越來越弱,他幾乎都瘋了。


他把雲洛拉到了陽台邊,威脅雲洛,如果不把你交出來,就要把雲洛從陽台上推下去。你沒看到他當時的眼神,那天我趕到的時候,雲洛半截身子都掛在圍欄外。若不是我及時阻止,西年現在極有可能,已經帶著手銬腳鐐在監獄裏了。”


霍懷恩心驚,她一次也沒聽人詳細的說過當時的情景。


蘇瑤又道:“當你被人從冷庫裏找出來的時候,西年撲上去,瘋了一樣的喊著你的名字,想要喚醒你。我真的,從來沒見過那麽失態的莫西年。當時我就在想,一個男人要怎樣把女人刻進骨髓裏,才能露出那樣的深情。”


霍懷恩的手,放在了心髒上,光聽著,都覺得心痛。


“就因為他愛我,我才不想讓他承受,別人都不願意承受的痛苦,跟我結婚,他連做爸爸資格也會失去。”


蘇瑤望著霍懷恩一臉失落的樣子,安撫道:“別這樣灰心喪氣的,現在醫學這麽發達,總有辦法解決的。”


霍懷恩呼口氣,醫學一直很發達,可是不孕不育的夫妻,還不是很多?


“懷恩,”蘇瑤雙手握住了霍懷恩的手:“真的,不能這麽早就放棄,你還年輕,再說,醫生也說了,隻是有可能無法懷孕,又沒說一定不能懷孕。


人生嘛,不能什麽事兒都急著屈服,就算生活給了你一記響亮的耳光,你也不能光喊疼啊,要反擊,要為自己爭取,幸福本來就是靠自己爭取來的呀,這世界上,奇跡比比皆是。


就算你努力過後,還是沒有成功,也不要失望,反正人生苦短,何不高高興興的跟自己愛的人,攜手度過呢?別管別人說什麽,你若在意他們的閑言碎語,那你就輸了。”


蘇瑤的話,像是給霍懷恩打了雞血一樣。


讓已經頹廢了很多天的霍懷恩,忽然想明白了。


沒錯,這是她自己的人生,如果她自己都放棄了,那誰還能救贖她?


西年哥哥因為愛她,才跟她結婚的。


她若整天隻因為這些事情自哀自怨,那她也好,西年哥哥也好,又有誰能幸福?


她不能做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她要強大起來。


霍懷恩如釋重負的一笑,望向蘇瑤:“蘇瑤,今天真的謝謝你能來,你的話,讓我太受益了。”


蘇瑤淺笑:“你能想開了,我也很為你高興,以後有什麽需要我的地方,隻管跟我說。”


霍懷恩也不客氣,一臉期待的道:“我現在就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