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我愛你,別離開我
loading...

第664章 我愛你,別離開我


“你說,你不愛我?”


莫西年的話,讓霍懷恩睜開了雙眸。


她從沒見過西年哥哥如此無力的樣子,心裏真的撕心裂肺的難受。


可……都已經走到了這一步,難道要前功盡棄嗎?


若現在放棄了,終有一天,這份持續了數日的痛,也還要再進行一次的。


隻是那時候,他們可能已經用情更深,更難分開了。


所以,不該猶豫,也不能糾結。


長痛……不如短痛。


她點頭:“是的,不愛了。”


他緊緊的握住了霍懷恩的手腕:“既然不愛我,那晚你為什麽要把自己交給我?”


霍懷恩移開視線:“我……那時候以為自己很愛你。”


“霍懷恩,”莫西年咬牙切齒的從牙縫中擠出了她的名字。


霍懷恩站起身:“西年哥哥,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不用原諒我,我也不會再來見你,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不要因為自己,影響了你跟我三哥的感情,我……”


莫西年喝道:“閉嘴。”


霍懷恩呼口氣,是該閉嘴了。


她邁步往外走去。


莫西年快步上前,擋住了門。


霍懷恩望向她:“西年哥哥,咱們不要糾纏好不好。”


“不好,”莫西年眼神堅定:“我這輩子說出去的話,還從未反悔過,不管你愛不愛我,這婚都必須結,今晚你就住在這裏,好好的想想一個月後的婚禮想在哪裏辦,喜歡什麽風格。”


他說完,先一步拉開門出去。


他對家裏的阿姨道:“送你們懷恩小姐上樓休息,如果誰由著她離開了,那你們就可以卷鋪蓋走人了。”


這話聲音不小,分明是說給霍懷恩聽的。


莫西年摔門離開了家。


霍懷恩被阿姨請上樓,送進了房間。


這一晚上,她在房間裏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她想不明白,西年哥哥為什麽不肯放手。


明明他比誰都清楚自己的病,卻為什麽還要她?


難道他真的不要自己的未來,也不管莫家的未來了嗎?


她霍懷恩何德何能,憑什麽去承載這份厚愛。


夜半,枕頭被淚打濕。


房門吱呦一聲,被從外麵推開。


莫西年踉踉蹌蹌的走了進來。


他在床邊坐下的時候,一股酒氣湧入霍懷恩的鼻翼間。


好重的酒氣。


西年哥哥這是喝了多少酒……


很快,莫西年從她背後緊緊的抱住了她,聲音近乎哀求。


“別離開我,懷恩,我愛你,真的……很愛你,別離開我。”


霍懷恩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般,無聲的落下。


這可是高高在上的莫西年啊。


他何曾在別人麵前如此低聲下氣過。


可現在卻因為自己……


霍懷恩覺得自己簡直就是莫西年人生中的災難。


“你讓我怎麽活,怎麽……活。”


莫西年的聲音,似乎有些哽咽。


霍懷恩知道,這種狀態下的莫西年,一定是醉了。


清醒著的莫西年,怎麽可能會說出這種話……


霍懷恩再也壓抑不了內心的悲痛,轉過身,緊緊擁住了他。


莫西年低頭,親吻上了她的唇。


霍懷恩沒有絲毫猶豫,給予了回應……


清晨,天已大亮。


霍懷恩從睡夢中醒來。


莫西年正坐在旁側,直勾勾的看著她。


她心裏一驚,忙坐起身。


可因為昨晚兩人……


此刻她身上並沒有什麽遮擋。


她快速的伸手拉過被子,擋住了自己,眼神四下閃躲。


莫西年勾起唇角:“早安。”


霍懷恩慌亂不已。


那天,在海邊,西年哥哥曾經說過,希望以後每天清晨醒來,都能對她說早安。


她不敢再多想,快步裹著被子跳下床。


她將床上唯一的被子帶下了床,莫西年自然就原生態的露在了她眼前。


她沒敢看,紅著臉撿起了地上的衣服,跑進了洗手間。


等她穿戴整齊出來的時候,莫西年也已經換好了衣服。


霍懷恩呼口氣:“我得去學校了。”


莫西年道:“急什麽,反正已經遲到了。”


霍懷恩不理,轉身就往門口走去。


莫西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懷恩,你敢看著我的眼睛,再說一次你不愛我嗎?”


霍懷恩抬眼看向他,咬牙堅定的道:“我敢,我不愛你。”


莫西年扳過她的身子,與她麵對麵。


“你在撒謊。”


“我沒有,”霍懷恩道:“我就是不愛你。”


“那你如何解釋昨晚的事情?”


霍懷恩心裏發慌。


昨晚,她本想事情結束後,就起來去隔壁房間睡的。


可沒想到,因為太累,自己竟然就那麽睡著了……


莫西年眼神堅定的道:“你說,之前你願意把自己交給我,是當時誤以為自己很愛我,那昨晚呢?你也是誤以為自己很愛我?”


“你喝多了,”霍懷恩不敢看他:“我……沒有力氣推開你。”


莫西年勾著唇角:“懷恩,看來以後,我得陪你喝幾次酒了。”


他伸手捏著霍懷恩的下巴:“我的酒量,可比你想象的好太多了。”


霍懷恩心想,完了,“你昨晚……沒醉?”


“我當然沒醉,所以才能清清楚楚的記得,是你翻身抱住了我,我們才開始的。從頭到尾,你根本就沒有反抗過,你昨晚乖巧配合的樣子,可比現在渾身帶刺的你,討巧多了,嗯?”


“你……”霍懷恩被緊緊握住的手,有幾分抖:“所以,你是故意說醉話,騙我的?”


“醉話?當然不是,昨晚,我以為你睡著了,所以才會說的那番話。”


霍懷恩心跳加速。


莫西年的唇,湊在她的耳畔,用磁性的聲音盅惑道:“懷恩,你應該知道,我從不撒謊。所以,昨晚黑暗中,你聽到的每一個字,都發自我的真心。我是真的愛你,我不能失去你,也絕不會對你放手。”


霍懷恩推開他,後退了兩步。


她後悔了,她昨晚不該衝動的。


兩人四目相對,莫西年從她眼底看到了恐慌。


莫西年雙手捧住他的雙肩,聲音低沉的問道:“懷恩,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你可是霍懷恩,背後靠著這世界上最牢固的兩座靠山,你到底在怕什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