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這樣,咱們才算兩清
loading...

蘇佩一臉不服氣的看向溫情。


正這時,門口於總和楊青一起走了進來。


見到於成偉,蘇佩忙離開座位,走到於總身前,一臉委屈:“於總,這工作真的沒法兒幹了,您這到底是從哪兒找來的臨時工,她也太囂張了吧,你看看我這身上。”


她說著,氣的跺腳。


於成偉凝眉:“又怎麽了。”


蘇佩指著溫情:“她來找我要醫藥費,還潑了我一身水,我昨天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道過謙了,今天這算什麽呀?”


溫情聲音清冷:“剛剛不是你在辦公室裏,求大家潑你的嗎,話是你說的,現在別人幫了你,你又來告狀?蘇佩,你不能因為自己是合同工,就任性的把公司當自己家吧。”


“溫情,你給我閉嘴。”蘇佩喝了一聲。


於成偉凝眉:“都給我打住,你們兩個到底想幹什麽?從昨天開始就鬧事兒,怎麽,沒完了是吧。”


“明明就是她的問題,她沒來之前,我們辦公室裏一直都很和睦,”蘇佩不爽的看向溫情。


於成偉這時候也將目光落到了溫情的身上。


還不等於和偉說什麽,楊青道:“誰說辦公室裏一直都很和睦的,之前,你一直囂張的欺壓大家,讓大家敢怒不敢言,不得不恭維你,這算是什麽和睦。”


“楊青,你少胡說八道,我什麽時候這樣做了,再說了,大家憑什麽被我欺壓。”


“你一直都在這樣做,至於理由,在場的人,除了合同工以外,還有人不知道嗎?”


辦公室裏瞬間安靜了下來。


於和偉也知道,這事兒再鬧下去,對自己沒有好處。


他斜了楊青一眼:“行了,大家都少說一句,溫情,你回到你的辦公桌上,我有事情要宣布。”


溫情轉身要回座位,蘇佩拉住她的手腕,不爽:“於總,那您的意思是,我身上這些水就被白潑了?”


溫情淡定道:“你這件衣服值多少錢,拿著發票給我,我原價賠給你,另外,明天我來公司的時候,也會把我那件衣服的發票拿給你,到時候,你也照單賠償,這樣,咱們才算兩清。”


她一說完,蘇佩立刻不說話了。


於成偉道:“你們兩個要是繼續鬧,就都給我出去。”


蘇佩借著這個台階,冷哼一聲,鬆開了扯著溫情的手,回去坐下。


溫情也回到了辦公桌前坐好。


於成偉站在辦公室中央,一臉嚴肅的道:“大家都把視線往我這邊集中一下,我有事情要宣布。剛剛,我接到人事部的通知,從今天開始,楊青被提拔為培訓部的主管,以後,大家再有什麽問題,可以去找楊主管請示,楊主管解決不了的,她會找我來商量的。”


聽到這個消息,辦公室裏的人立刻為楊青鼓掌。


楊青對大家笑道:“以後,還請兄弟姐妹們繼續多多指教。”


蘇佩氣憤,將筆甩到了桌子角落裏。


楊青側頭看向溫情,對她抿唇柔和的笑了笑。


溫情也回以微笑,可是她心裏卻有些納悶,感覺楊青好像對她很好。


可是為什麽呢?


中午吃飯時間,大家陸續離開後,溫情也拎著盒飯準備出去。


可還不等她站起來,陳梓諾走了過來,和樂的道:“溫情,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吧。”


溫情連忙將還沒拎起來的盒飯放下:“我還有點東西沒看完,要不你先去吧。”


“沒關係,我等你一會兒吧。”


溫情站起身:“那要不我們先去吃飯吧,吃完飯我再回來看。”


“好呀。”陳梓諾隨和的挽著她的手臂。


溫情還覺得有些不習慣,走到辦公室門口,她還不忘回頭看了一眼自己桌子下的便當袋子。


這可怎麽辦。


兩人來到員工餐廳,她快速的點了份快餐。


見她吃的很快,陳梓諾笑了笑道:“你怎麽吃這麽快,別噎著了。”


“沒事兒,我吃飯一直都很快。”


她三下五除二的將一份米飯,兩份菜扒拉進了肚子裏,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對陳梓諾道:“梓諾,不好意思啊,我得抓緊時間上樓去一趟,看完資料,我還有點別的事情要去處理。”


眼看著她是真的很著急,陳梓諾連連點了點頭:“那你快去吧。”


溫情小跑著回了辦公室,這時候,辦公室裏隻有寥寥幾個人。


她將便當盒拿起,一路躲躲防防,一會兒電梯,一會兒樓梯,好不容易才混到了36層。


來到霍庭深辦公室門口,她敲了敲門。


裏麵傳來霍庭深冷峻的聲音:“進來。”


溫情推門進去,霍庭深冷著一張臉,比了比自己的手表:“我還以為,你今天又打算不給我飯吃了。”


溫情尷尬了一下:“抱歉,剛剛同事叫我去餐廳吃飯,我又沒有借口拒絕,所以隻好先跟她去吃完飯才上來的。”


“所以,連吃飯這件事兒,我都不是第一順位?”


溫情嘻嘻一笑,將飯盒打開,轉移話題道:“我今天做了辣子雞,和素炒油菜,可是我忘記問你,吃不吃辣椒了呢。”


“可以。”


溫情一拍手:“那太好了,快過來嚐一嚐吧,這可是我的拿手好菜。”


霍庭深起身,冷著臉走過去:“今天傷口怎麽樣?”


“不碰都不會痛的,我燙的沒有那麽嚴重,應該很快就能好的。”


“別說應該這種話,你不是醫生,還是要小心護理才行,那種見不得光的地方,萬一磨破了,夠你受的。”


“知道了,”她看著他,淡淡的笑了笑。


媽媽走後,很久都沒有人這麽關心過她了啊。


霍庭深飯吃了一半,門外忽然傳來了敲門聲。


溫情心裏一陣緊張,蹭的站起身,看向他。


霍庭深往門口看去,淡定道:“誰?”


“三爺,是我。”門外傳來了秘書林少康的聲音。


溫情低聲道:“怎麽辦,怎麽辦?”


霍庭深看著她緊張兮兮的樣子,邪魅勾唇,“親我一下,我幫你想辦法。”


“喂,”她低聲瞪他。


“不然,我可讓秘書進來了,回頭他出去亂說,可就不是我能管的事情了。”


“你……”


霍庭深側過臉,點了點自己的臉頰:“不為難你,親一下臉也可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