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她,一定會嫁給我
loading...

楊青離開後,霍庭深勾唇輕笑。


想起了之前,在她手機裏看到的,‘校長家的傻兒子’這個稱呼。


他不禁搖了搖頭,這個女人……


沒多會兒,林少康敲門進來,將溫情的手機交給了他。


“三爺,這是剛剛那位楊青送上來的,說是您要的。”


他將手機接過,對林少康道:“從今天開始,調查一下於成偉,我要拿他的把柄處理他。”


“好的,三爺。”


他將手機裝進口袋裏,起身:“我先走了,有事兒給我打電話吧。”


“好的。”


霍庭深下樓,開車去溫情家。


此刻的溫情,正提著菜從菜市場回來。


走到樓門口的時候,老遠就看到了白南誠。


見到她,白南誠快步走了過來,“小情,我對不起你。”


“哥,你看你又來了,我說過了,別說對不起這種話。”


“可是昨天……”


她打斷他:“又不是你把他們帶去見我的,再說,他們是他們,你是你。”


“那你今天為什麽不接我電話?”


溫情努嘴:“我在忙啊。”


“你這丫頭,還真是不讓人省心啊,我真的以為你生我的氣了呢。來,給我一個熱情的擁抱,平複一下我這受傷的心。”


他說著,上前將她擁進了懷裏。


她吃痛,喊了一聲:“好痛。”


白南誠忙鬆開她:“怎麽了?”


她後退了兩步,將菜放下,手輕輕的捂著自己的小腹。


“哥,你太野蠻了,我現在可是病號。”


白南誠心裏一緊:“怎麽回事?快給我看看。”


溫情無語:“好了哥,你別太激動,我就是今天不小心被熱水燙了一下,擦過藥,用紗布包起來了,不碰的時候沒有那麽疼。”


“都這麽大的人了,怎麽這麽不小心,是去醫院處理的,還是自己胡亂處理的?”


“去醫院處理的。”


兩人推推扯扯之間,霍庭深的車已經開了進來。


他下車,走向兩人。


看到他的那一瞬,白南誠臉色瞬間冷了。


這個男人怎麽會知道這裏的。


難道……他之前已經來過了?


霍庭深走到溫情身前,像是沒看到旁人般對溫情道:“怎麽樣,好點兒了嗎?”


溫情點了點頭:“嗯。”


白南誠側身,將溫情拉到了自己身後,望向霍庭深。


他竟然知道溫情受傷了。


看來,溫情並沒有聽自己的話,還是在跟他往來。


兩個男人對視,火光似箭。


溫情別提多尷尬了。


她知道,她哥很忌諱霍庭深。


“哥……”


“你先上樓去,”白南誠的聲音有些冷。


可是溫情知道,他是在跟自己說話。


霍庭深勾唇:“白總,你這樣命令溫老師,不合適吧。”


白南誠冷聲一笑:“我怎麽跟她說話,是我的事情,與霍三爺無關。”


“她是我看上的女人,你說跟我有沒有關係?”


白南誠咬牙,看著他的眼神裏滿是敵意:“那霍先生隻怕要失望了,溫情她,不嫁霍家人。”


“這個,恐怕就不是你一個白家人說了算的吧。”


霍庭深邪魅一笑:“她,一定會嫁給我。”


“霍三爺未免太自負了,我雖然是白家人,但溫情她一定會聽我的,至於原因,霍三爺不是也很清楚嗎?”


霍庭深冷笑:“就憑你是他名不正言不順的哥哥?白南誠,我看自負的人,是你吧。”


“是不是名不正言不順,可不是霍三爺說了算的。”


霍庭深眼神一淩:“你們白家人錦衣玉食、幸福和樂的時候,她永遠都隻有一個人。她需要家人的時候,白家人是她的敵人。現在,她不需要家人了,你反倒跳出來,冒充什麽好哥哥了是嗎?


白南誠,做人不能太卑鄙,我不妨把話給你撂在這裏,溫情的事情,你這個白家人,說了還真不算。”


白南誠握拳:“不管有沒有公布這件事,她身上都是流著白家的血,這一點,毋庸置疑。”


“夠了。”溫情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對話。


她呼口氣:“你們兩個有完沒完?”


她走到霍庭深身前:“霍庭深,我謝謝你這些日子以來對我的幫助,但是希望你能記住,我的初衷不會改變,我的確不會嫁給你。”


她一說完,白南誠挑戰似的看著霍庭深勾起諷刺的笑意。


溫情愧疚的看了霍庭深一眼,又回身看向白南誠。


“還有你,哥,我承認你是我哥,但這不代表,你的所有話我都會聽,你隻是我承認的哥哥,可我不會讓你改變我的人生。


我恨白家人,所以你再也不要說什麽,我身上流著白家人的血這種話了,如果可以,我真想把我身上流著的白家人的血放幹淨,哪怕痛死也無所謂。”


她說完,走過去將袋子拎起:“兩位,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就不奉陪了,你們慢慢吵,再見。”


溫情直接進了樓棟,上樓去了。


回了家,她將菜扔在了門邊,走到了沙發上坐下,伸手捂著額頭。


怎麽偏偏這兩個人碰到一起了呢。


剛剛的畫麵,實在是太嚇人了。


真怕他們會打起來啊。


過了五分鍾,門口忽然傳來了門鈴聲。


她正晃神,聽到這門鈴神,莫名的緊張了一下。


她走過去,從貓眼裏向外看去。


是霍庭深。


她將門打開,左右看去。


霍庭深走了進來:“別看了,隻有我一個人。”


她納悶:“我哥走了?”


“不然你還希望他跟我一起上來?”


“那你怎麽沒走。”


霍庭深回身,斜向他:“你就這麽不待見我?”


溫情咬唇:“我……”


霍庭深將她的手機掏出來,遞給她:“以後不許再當著外人的麵兒拒絕我,尤其對方還是白家人。”


“你要是怕沒麵子,以後就不要再來找我了,剛剛我的話,是真心的。”


他望著溫情,一臉淡定的道:“我說過了,咱們來日方長,有些話你說的越多,未來就會越打臉,我怕你到時候會因為丟臉,而想要找老鼠洞。”


她臉微紅,這個男人怕不是又要嘲笑她昨晚的事兒了吧。


正想著呢,他卻一臉認真的問道:“白南誠在你手機裏叫什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